149 真不放心啊!

夏耀進了袁縱的辦公室,看到他正在收拾東西。

“今天回家住么?”夏耀問。

袁縱點頭,“好幾天沒回家了,那兩個保鏢又請假了,總把袁茹一個人撂家我也不放心。”

夏耀想想也是,他也好久沒去看袁茹了,不知道經過這么一件事的打擊,袁茹現在的情況如何,是時候該去看看了。

去超市買菜的時候,夏耀指著香芹說:“買點兒這個,袁茹愛吃。”

“今兒怎么還照顧起她的口味來了?”袁縱好奇。

夏耀如今的甜言蜜語信手拈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么!”

別人在對方全心金意對自己好的時候會疏于防備,而袁縱沉溺的時候會下意識地把自個兒的警惕性提高。沒辦法,夏耀溫存起來的時候能把人迷到姥姥家去,袁縱必須得提高憂患意識,才不至于把心肝兒丟了。

回到家,袁茹正在一邊吃零食一邊看電視。

以往袁茹看到夏耀和袁縱一起回來,通常都是翻個白眼或者不滿地哼一聲,今兒非但沒擺臉子,而且還站起來笑著看向他倆。

“哥,回來了?”

“嫂子,回來了?”

夏耀一聽這話,差點兒把正在換的鞋踢飛了。

袁縱臉色變了變,沒說什么,徑直地走進廚房。夏耀走到袁茹身邊,小聲朝她提醒道:“正常點兒。”

袁茹詫異,“我怎么不正常了?”

自打發生那天的綁架事件后,袁茹各種乖巧,各種老實安分,再也不網聊約炮逛夜店了,這回是徹底改頭換面、重新做人了。

“回歸你女流氓的本質!”夏耀說。

袁茹一哥大徹大悟的表情,“我現在已經不這樣了,我對男人、對這個浮華的世界已經不感興趣了。”

夏耀著急,“你變化這么大你哥肯定起疑心,你就再裝裝,裝回你之前女流氓的作風。”

“操!”袁茹無語了,“我四處野的時候,你們讓我收斂,讓我當淑女。等我好不容易轉型成功,你們特么的又讓我裝回去!”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說了……”夏耀拍拍袁茹的肩膀,“我去接個電話。”

看到是陌生號碼,夏耀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

“喂?”

“夏警官……”

果然!!夏耀怒斥一聲,“你能不能別煩我了?”

“怎么?你還怕袁老槍聽見?難不成你們家是夫管嚴?不像你的脾氣啊,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

夏耀咬著牙說:“我不是怕,我是心疼他!”

說完,直接掛斷。

然后把豹子的號碼拉黑,調整了一下情緒,徑直走進廚房。

“來,我幫你切菜!”夏耀瞬間變得特別殷勤。

結果有個比他更殷切的,已經揮著菜刀在案板上慢吞吞地切著了。看到夏耀走過來,袁茹像護寶一樣地死死攥住菜刀。

“不行,我來切。”

夏耀直接去搶,“你切什么切?你看你切的大厚片。”

“就因為切的不好我才要練啊!”

“女人做飯貶低自身價值,男人做飯增添個人魅力!來來來,換我來。”

“你別跟我搶,去去去。”

“……”

兩個人平時連碗筷都懶得擺放的人,今兒竟然會為了切個菜爭搶起來。袁縱是該納悶呢?還是納悶呢?還是納悶呢?

看到刀刃總在兩個人手指頭間流竄,袁縱沉聲在旁邊喝令一聲。

“別搶了。”

兩個人都停手,乖乖地等著袁縱發話。

袁縱朝兩個人看去,誰都是一雷殷切渴盼的目光,但是相比之下,夏耀那小眼神在袁縱眼里就可憐多了。即便打心眼里不想讓夏耀干這個活兒,但是看他這副模樣,還是不忍心說出拒絕的話來。

“行了,讓夏耀切吧。”

袁茹嘟嘴,“哥你偏心。”

“別鬧了,接著看電視去。”

袁茹氣哼哼地剛走了沒一陣,夏耀的手機又響了。

廚房里煎炸的聲響很大,夏耀沒聽見袁茹喊他,依舊美不滋的把裹了面的小黃魚一個一個下鍋。

袁茹把門踢開,大聲說:“夏耀,你的電話!”

夏耀手一出溜,小黃魚直接砸進油鍋里,熱油四外飛濺。袁縱反應極快地將夏耀的手包裹住往外拉扯,那點兒熱油幾乎都濺在了袁縱的手背上,索性撤得快沒被燙傷。

即便知道夏耀沒事,袁縱還是忍不住問了句。

“燙著沒?”

夏耀搖搖頭。

袁縱用手在夏耀腦門上順了順,生怕他受了驚嚇似的D

夏耀剛才聽到“電話”倆字確實一個激靈,現在想想沒啥了,都已經拉進黑名單了,還怕什么?

“你的電話!”袁茹繼續嚷嚷出來,“號碼是,1-3-6-6-6-6-8-8-8-8-8,哇塞,這個號碼好牛逼啊!”

袁縱聽到這個號碼前6位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此人是誰了。這才是豹子的本號,之前那個號碼不過是小號。豹子知道夏耀就會拉黑,才先用那個號碼做實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