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大神從天而降。

夜色已深,營房外依舊歡歌熱舞,HIGH個不停。

一段脫口秀表演過后,田嚴琦跟著大伙一齊吹口哨叫好。突然有個人拍他的肩膀,扭頭一看是睡在他上鋪的哥們兒。

“今兒你又不回去睡了?”室友問。

田嚴琦俊朗的臉上浮現熱情未褪的紅暈,“不回去了,隨便找個空帳篷迷瞪一宿就成了,外面多涼快。”

“你不怕蚊子么?”室友納悶。

田嚴琦擼袖子展示光潔的手臂,特有優越感地說:“我血苦,天生不愛招蚊子,只要我身邊有一個人,我就絕對不會挨叮。”

“我操!”室友咒罵一聲,“跟你丫坐一塊真特么倒霉!我說我怎么一會兒的工夫就被叮了三個大包呢,敢情你丫把蚊子都攆到我這邊了。”

田嚴琦但笑不語,又拿著大蒲扇在那一個勁地扇,旁邊坐著的人就是袁縱。田嚴琦一舉兩得,既讓自個涼快了,又幫袁縱把蚊子趕跑了。

室友又說:“我聽說有個名流相中你了,要聘請你當私人保鏢,出價上百萬。行啊,說話就要飛黃騰達了,到時候可別忘了哥們兒!”

田嚴琦像是沒聽見一樣,繼續為下一個節目鼓掌叫好。

室友不死心地繼續八卦,“你簽約了沒啊?”

田嚴琦依舊不回答,看節目看得興致盎然。

室友旁邊的一個哥們兒拽了拽他,小聲附在他耳邊說:“你丫是不是傻B啊?當著袁總的面說這個!你不知道現在田嚴琦就是咱公司的活招牌么?他走了袁總不得哭死啊?”

“呃……我把這事給忘了。”

于是起身欲走,又朝田嚴琦確定了一下,“你真不回宿舍了?”

那個哥們兒邊拽著室友走邊數落他,“我說你是不是真缺心眼啊?他能跟你回宿舍么?他丫一看就是要和袁總睡在一個帳篷里的。”

“哈哈哈……多虧提醒。”

室友走了之后,田嚴琦把蒲扇往地上一放,扭頭看向袁縱。

“嘿,袁總,問你個事唄!”

袁縱淡淡回道:“說。”

田嚴椅緊了緊嗓子,略顯緊張地問:“你希望我走么?”

袁縱剛要回答,手機就響了。

田嚴琦只好又拿起蒲扇繼續扇。

“你說什么?”袁縱雙眉死擰。

一看袁縱這夸張的表情變化,田嚴琦就知道,此事一定涉及夏耀。看來是問不出個答案了,田嚴琦識相地抬屁股走人,和學員們一起放孔明燈去了。

活動場地太亂,袁縱兩秒鐘轉移到十幾米開外。

“那個……夏警官在朋友家穿丁字褲秀身材。”

袁縱這回聽清了,臉硬的像一塊鐵。

掛斷電話之后,這邊嚴密盯梢的兩個男人發生爭吵。

“我就說這事不算意外,不算意外,你非得給袁總打電話。你聽聽,袁總煩了吧?嫌咱多事了吧?都特么賴你!”

“不是你讓我打的么?”

“我讓你打你就打啊?你自個沒點兒判斷力么?”

“我不是怕那個朋友有啥不良企圖么?”

“兩個爺們兒能有啥不良企圖?”

“那你說現在咋辦?電話都打過了!”

“能咋辦?接著看唄!”

“草,我先來,我先來,先讓我看!”

“你給我靠邊,剛才你丫看了多少眼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穿丁字褲……你還別說,真特么夠味兒!趕明幾我也得買兩條穿穿,我穿出來絕對比他更有型!”

“……”

彭澤見夏耀穿出來放果這么好,為了一飽眼福,慷慨解囊,把私家貨全都甩出來,各種風格的任夏耀挑選嘗試。

熒光的、閃亮的、炫酷的、單朵繡花的……

夏耀忍不住感慨,“你們兩口子以前的小日子真特么淫蕩,怪不得劉萱滿足不了你。”

“快快,再試試這個。”

彭澤又給夏耀選了一款冰絲豹紋網紗的T褲。

夏耀本來就有穿別人衣服的怪癖,加上有人這么縱容,一瞬間收不住了,越試越來勁,越試越沒有顧忌。

今兒爺們兒不在,老子也特么放縱一把!

夏耀剛一走出來,還沒走到彭澤身邊,彭澤就一個跟頭栽到床上。

兩個巴掌捂臉,一副難以接受的表情。

“我草你大爺夏耀,你特么真是……”

布料絲滑極致,薄如蟬翼,讓內部春光呼之欲出;U型陰囊的透視設計,讓飽滿的前端立體直觀;特有的低腰讓視覺更強大、更性感。

夏耀自個都有點兒不忍直視,“這條是不是有點兒忒騷了?尼瑪就跟沒穿一樣,前面還是透的。”

“豈止是忒騷啊?”彭澤雙手攥拳,作勢張牙舞爪朝夏耀撲過來,“我特么的真想把你丫那倆屁股蛋兒割下來!”

夏耀無奈地搖搖頭,“說實話,這種東西我還是接受不了,鬧著玩穿穿還行,真穿?還是算了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