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夏耀看到袁縱的一剎那,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應該用“驚悚”。

“你……你咋真來了?”

夏耀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當著彭澤的面還大大方方的,當著自個老公的面倒矜持起來了。先是用手捂住前面,后來發現后面更露,于是一只手捂著前面,一只手捂著后面,結果還是擋不住。

然后夏耀就開始往彭澤身后躲,哪想彭澤更想躲在他身后。

于是兩個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在房間里團團轉,學么著脫下來的那些衣服。

“你的衣服貌似在衛生間,我去幫你拿。”彭澤先閃人了。

房間里只利下夏耀和瞳仁赤紅的袁縱。

“那個……我剛才吃飯的時候灑了一身,就把臟衣服脫下來換一下……就換一下……”夏耀局促地解釋著。

然后,彭澤就把夏耀的衣服給他送出來了,干干凈凈的,別說“灑了一身”,連點兒油點子都看不到。

夏耀藏刀的目光扎向彭澤,我操你大爺的,你可真是我好哥們兒,我幫李真真整你丫的真整對人了!

明著卻是一雷笑臉,說著自個兒都覺得蒼白無力的謊言。

“夠哥們兒啊!這么快就給我洗干凈了。”

夏耀一緊張就下意識地摸鼻子,一摸鼻子手就從遮擋關鍵部位的“崗位”上撤離。然后下面就春光乍泄,等意識到再回去擋的時候,該露的全都露完了。

袁縱只是掃了一眼,頭皮就像被火燎了一樣。

“那個……彭澤家的洗衣機真厲害,以后咱也買一個。”

夏耀一邊說著特別慫的假話,一邊去拽袁縱的手,不停地用眼神暗示他:有事咱回家再算賬,在我哥們兒這給我留點兒面子,拜托了,拜托了……

袁縱暗啞的嗓音說道:“先把衣服穿上。”

夏耀沒聽清,又問了一遍,“你說什么?”

“我讓你先把衣服穿上!”袁縱終于吼了出來。

夏耀小腹的肌肉猛的縮了縮,立刻應合道:“哦哦……我這就穿。”

因為再換內褲實在太麻煩了,夏耀就直接套上自個的牛仔褲,結果太著急褲子套反了,于是又脫下來重新穿……

袁縱嫌他太墨跡,直接脫掉自己寬大的上衣將夏耀包住,像抗麻袋一樣的將他扛在肩上。又拎起他那些七零八碎的衣服,徑直地朝門外走。

剛走到門口,突然又想起什么,再次折返回房間,把夏耀試過的那些丁字褲裹巴裹巴一齊帶走。

“誒,你把人家內褲拿走干嘛啊?”夏耀急著嚷嚷。

袁縱說:“難道要把你試過的內褲留在別人家么?”

“你咋知道我都試過?”夏耀問。

“廢話!”袁縱粗著嗓子一聲吼,“從我接完電話趕到這,已經將近半個鐘頭了,你還這哥德行,不是一直在試是在干嗎?”

夏耀干笑兩聲,“你太精了。”

袁縱臉都憋紫了。

“那你有沒有猜到,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會來,特意換好了內褲給你一個驚喜啊?”夏耀又使出拙劣的甜言蜜語招數。

可惜,已經不奏效了。

這次袁縱也少女心了一把,深深地明白了一個道理:越是嘴甜的男人越不可靠,千萬不能聽信男人的花言巧語,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汽車又在路上瘋狂地飆高速,每一次出現這種狀況,夏耀就知道回去免不了一頓“槍桿子燉肉”。

偷掃一眼袁縱的褲襠,發現又是豎著的,夏耀心中哼笑一聲。

還跟我裝黑臉,你丫不是也來勁了么?

夏耀做好了心理準備,大不了回去讓他狠干一場,實在扛不住還能睡覺呢!

于是,夏耀運功斂氣,打算趁著剩下的十幾分鐘想個可以化險為夷,減輕“體罰”力度的萬全之策。

可惜,他大大高估了袁縱的耐受時間。

他忘了袁縱不僅僅看到了他在“彭澤家里穿丁字褲”,而且也看到了“他穿丁字褲”。他忘了袁縱也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還是視他為“春藥”的無節操老公。

汽車開到一個沒有路燈的黑暗領域,袁縱一腳剎車將車停在半路。

夏耀正擺弄著衣服打算重新穿好,突然急剎車導致身體一陣搖晃,手里的衣服順著光滑的大腿出溜到車座下面。

“怎么停了?”夏耀詫異地看著袁縱。

袁縱大手箍住夏耀的腰身,一把將他從兩個車座中間的夾縫處拋到后車座上。車燈全部熄滅,四周一片漆黑,只利下車廂內粗重的喘息聲。

“你要干嗎?玩車震么?太刺激了吧?”

“屁股撅起來。”

“干嗎……別咬……額……好癢……”

袁縱將夏耀按在座位上,臀部高高翹起,手捏住絲帶的兩端來回扯拽,勒磨著敏感的臀縫。下流的動作配上車內隨時可能被偷窺的大膽氛圍,讓夏耀的身體感官刺激度增加了好幾倍,臀瓣的肉一直在顫抖戰栗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