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153、當言情哥遇上豹彥祖。

周五的早上,天陰沉沉的。

夏耀昨天出警有些中暑,上吐下瀉的,遂請了一天的假。被袁縱接到家里面,吃過藥早早地睡了,一覺悶到大清早,因為睡得過沉,遲遲沒有醒來的跡象。

袁縱用棉簽蘸著消毒藥水給夏耀潤了潤眼角。

夏耀睡得正香,眼角突然一陣發癢,忍不住用手去揉。

“別動!”袁縱強按住了夏耀的手。

夏耀覺得不舒服,忍不住哼道:“你干嘛呢?”

“給你眼角上藥,我估摸再有兩天就能好了。”袁縱說。

夏耀不耐煩,“你就不能一會兒再說么?”作勢要翻身。

袁縱整個上半身壓在夏耀身上,強制不讓他動彈,一只手箍住夏耀的雙頰,一只手輕輕在他眼角上涂著藥膏。

“我一會兒得去上班,到時候誰管你?”

一聽說袁縱要上班,夏耀的睡眼半瞇半睜,狹窄的縫隙中看到袁縱異常溫柔的面孔。

“你猜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夏耀邊打哈欠邊問。

袁縱涂完之后又用棉棒給夏耀輕輕按摩了幾下,加速藥物的吸收。

“看到什么了?”

夏耀慵懶地笑著,手掰住袁縱的下巴,幽幽地說:“看到一個你深深迷戀的人。”

袁縱把夏耀的手擰開,使勁攥了一下,并帶著溫柔的警告。

“別跟我來勁啊!我一會兒還有課呢。”

夏耀冷哼一聲,“袁縱你可真夠不要臉的!你說說,我怎么跟你來勁了?我不就說了句大實話么?嗯?我怎么你了?”

一邊拿腔作勢地逼問著袁縱,一邊把手往袁縱穿好的褲子里面伸。

“不許鬧!”袁縱態度真的強硬起來,“一會兒我真有課,別耽誤我正事!”

夏耀說:“我也想去聽。”

“你好不容易請了一天假,多睡一會兒,中午我就回來。”袁縱說著拍了拍夏耀的腦袋,又把被子給他蓋好,自個去換衣服了。

夏耀眼珠子一斜,掃到袁縱穿著頗有設計感的黑白相間的貼身襯衫,將整張臉襯托得英俊瀟灑、硬朗有型,忍不住輕咳了兩聲。

“嘖嘖……袁教官今天穿得很帥啊!”

袁縱余光掃到夏耀那欠搞的小賤樣兒,喉結忍不住翻滾兩下。極力克制著昨晚強憋到現在的淫念,在欲望和原則中艱難地周旋著,表情一直維持平穩。

夏耀突然將袁縱搭在身上的薄被踹開,僅著一條T褲在床上愜意地翻滾。

經過幾天的實驗之后,夏耀發現這種內褲確實穿著很舒服,輕薄透氣,特別適合在夏天穿。

從袁縱的角度看過去,夏耀光潔的兩瓣朝向他,幾乎就跟沒穿內褲一樣。

袁縱整理皮帶的手指翻上轉下,手背爆出青筋。

一陣雜亂的響動過后,厚重的鞋底落地的鈍響朝床邊襲來。

大床一陣搖晃,袁總教官又拋棄了信守十余年的原則。

“你不是說今兒有課要講么?”夏耀故意問。

袁縱在夏耀臉側烙下粗重的一吻,“我覺得我有必要先給你上一堂課,以后老這么沒觀矩還得了?”

……

等袁縱到公司的時候,他那一堂課已經進行到一半了,本以為課堂會雜亂無章,學員們七嘴八舌地聊著天。結果出乎他意料的是,課堂秩序相當好,有人已經為他“代課”了。

田嚴琦按照袁縱平日的要求,讓學員們在訓練館站軍姿上課。

這里不僅有和田嚴琦同一級別的新學員,而且還有高他一個級別的老學員,六十個人無一缺席。全都昂首攙胸、屏氣凝神地聽講,毫無挑釁和不配合之意,課堂氛圍與袁縱在的時候相差無幾。

而田嚴琦也毫無怯意,一板一眼地講著,講課水平絲毫不輸于袁縱。

說實話,這堂課的內容袁縱從未提前傳授給田嚴琦,甚至連提都沒提過,更甭說如何講解了。至于田嚴琦私下花了多大心血備課,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袁縱來,田嚴琦小跑著過來,立正站直,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袁總,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把前面的引子講解完畢,下面的正題由你繼續講解。”一句話,將袁縱遲到的事情體貼地掩蓋了。

袁縱揚了揚下巴,“你繼續吧。”

“后面準備不充分。”田嚴琦說。

袁縱說:“那你就按照不充分的水平講。”

“是!”

事實證明,田嚴琦只會在袁縱面前說謙虛的話,目光轉到所有學員身上,那就是滿滿的自信和無法抗衡的優越感。一堂課講得鄭重又不刻扳,嚴肅又不失靈活,幾乎就是袁縱的一個傳話機。

袁縱始終背手穩立在一旁,目光直直地楔在田嚴琦的身上,情緒不明。

……

下課之后,袁縱直接回了家。

田嚴琦剛出公司的大門,想去對面的五金雜貨鋪買幾個零件,結果又掃到那輛熟悉的車。今天很特殊,豹子沒有跟蹤夏耀到家,而是一直潛在公司周圍,守著另一個獵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