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拆穿。

今天是劇組開機的日子,啟動儀式過后,劇組的車輛在酒店外排起一條長龍。

所有工作人員和演員幾乎全部到齊,整個宴會廳氣氛熱鬧非凡,主創人員齊倒香檳塔,一陣歡呼聲過后,就到了相互敬酒和熱聊的階段。

王治水一直瞄著宣大禹,寸步不離,別的不防,喝酒這個環節必須防著。

因為宣大禹同志說過:“有些真相是掩蓋不了的,你知道我和夏耀那晚的誤會是怎么結清的么?因為我又喝醉了,我只要一喝醉,上一次喝醉的情景就會重現。所以你等著,等我再喝醉,就是你敗露的那一天!”

所以,王治水怎么舍得讓宣大禹喝醉?

藤蘿三番五次地向宣大禹敬酒,都被王治水成功攔下了。

后來張晨東又朝宣大禹說:“我跟著劇組跑了幾天幾夜,最后還是沒能入了宣制片您的法眼,我這杯酒您不能再推了吧?”

宣大禹爽快笑道,“那是,那是。”

“對,對。”王治水跟著在一旁應和,“這是我的問題,我搶了你的角色,這杯酒理應我敬你。”

猛的搶過宣大禹的酒杯一口干。

張晨東翻了個白眼走人了。

沒一會兒,又有幾個陪酒的嫩模走到宣大禹身邊,一個勁地跟他搭訕。

“宣少,您看我有拍電影的潛質么?”

宣大禹彬彬有禮地回敬美女,“有機會。”

“那宣少以后再投資什么電影,有合適的角色一定要想到我哦,我要求很低啦,只要能客串一個很小很小的角色就好了。”

宣大禹和她碰杯,結果手往嘴邊送的時候發現杯子不見了。

一扭頭,酒杯不知怎么就竄到王治水的手里。

“這事好商量!”一口悶。

后來整個劇組的人都發現王治水在幫宣大禹擋酒,各種招式都嘗試失敗過后,他們開始將攻擊目標轉移到王治水身上。

道具師過來拍著王治水的肩膀說:“那邊有兩個朋友想認識你,過去喝兩杯?”

王治水立刻去拉宣大禹,“過去一起喝唄。”

道具師說:“人家跟宣少喝過了,就想跟你單獨喝兩杯。”

王治水一副為難的表情,“不行啊,我不能離開宣大禹,你不知道,他一喝酒就降輩兒,拽著誰都叫爹。”

道具師嘴角抽了抽,“那你喝酒降輩兒么?”

“我一喝酒就抬輩兒,看見誰都叫兒子。”王治水哈哈大笑。

道具師也跟著笑,“那我就跟你喝兩杯,給你抬抬輩兒。”

于是道具師就開始灌王治水,暗想我把你丫灌醉了,我看你怎么給宣大禹擋酒?

“話說,你的名字是后來改的么?”道具師好奇地問。

王治水又是一口悶,“后來改的?”

“大禹治水,大禹治水,你不是為了配合宣少的名字重改的么?”

“哈哈哈……我要說我倆的名字是湊巧拼到一起的,你信么?”

“不是吧?這也太難得了!”

“所以我說這就是緣分!”

“為了緣分咱必須得干一杯!”

“……”

一來二去,觥籌交錯,道具師先醉了。

拍著王治水的肩膀,醉醺醺的口吻說:“你不是說你喝完酒就抬輩兒么?我也抬一個,我管你叫爹,你敢不答應試試!”

“那我可真不敢。”

“就是嘛,爹!”

“哎。”

“真聽話。”

“……”

沒一會兒的工夫,宴會廳倒了一大片,只有宣大禹和王治水的戰斗力依舊強勁。宣大禹是基本沒喝幾口,王治水那是喝完沒多久就去廁所把酒引出來,出來就跟沒喝一樣。

眼瞧著酒會進入尾聲,很多人紛紛朝宣大禹道別,被助理攙扶著走出宴會廳,王治水又要逃過一劫。

于是,感覺胃里的酒精存儲差不多了,宴會廳也沒幾個人了,王治水便放心地去衛生間“排水”。

回來之后,猛然間發覺宣大禹面前的酒瓶子空了。

心里暗呼一聲不妙,忙問宣大禹,“這……酒誰敬你的?”

言外之意,哪個孫子這么狠?死里逃生后又給我補了一槍。

“沒人敬我,我自己喝的。”宣大禹說。

王治水咽了口吐沫。

宣大禹又說:“我就喜歡喝悶酒,人多的時候我喝不下去,這人一散了我反倒有興致了。”

王治水直跺腳,功虧一簣,防不勝防啊!

回去的路上,王治水眼睜睜地看著宣大禹胃里的酒精上頭,卻無力回天。

只能期盼著宣大禹的“醉酒論”是個幌子,只是拿來嚇唬嚇唬自個兒的。

回到家之后,王治水迫不及待想哄宣大禹睡覺,結果宣大禹異常的亢奮。

“睡什么覺?沒聞到我這一身的酒味兒么?放水,伺候爺洗澡!”

“好嘞!”王治水美顛顛地去給宣大禹放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