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宣大忽悠。

怎么辦?

這是擺在王治水面前的一個異常嚴峻的挑戰。

現在宣大禹看似鎮定自若地繼續睡,那是因為他還沒完全醒酒,一旦明個早上他徹底清醒了,那報復的陣勢可就無法想象了。

王治水一定要在明天早上來臨前想到應對策略。

掩蓋是掩蓋不了的,宣大禹既然已經回憶起來了,就不可能再在他的記憶里橫插一刀,唯一解決的方式只有一個

以毒攻毒,以罪行掩蓋罪行!

于是,王治水來了一場制服誘惑。

穿上宣大禹喜歡的校服,一身青春范兒,再從名貴的盆栽上薅下幾十片葉子灑滿一床,鼓搗幾本書摞在床頭柜上。

氣氛營造好之后,王治水拍了拍宣大禹的肩膀。

“大禹,大禹……”

宣大禹煩惱地將眼皮撬開一條小縫,看到一張清新溫暖的面孔。

剛要沉醉其中,突然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誰,瞬間從鼻孔里發出煩躁的哼聲,“你丫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話音剛落,嘴唇就被封住了。

王治水嘴里噴了很多草芽味兒的口氣清新劑,侵入宣大禹口腔內部的時候真有種時光交錯的迷離感加上王治水二把刀的吻技,將這種青澀的感覺渲染得愈發濃厚。

宣大禹眼角微微開啟,凝視著令他錯亂的面孔,呼吸著唇齒間的青草香,手機觸到之處盡是脆生生的葉子,余光掃到的是泛著年華光澤的書封紙卷。

王治水總能用幾個簡單的道具把宣大禹擺平。、

不過他自己也沒多大的出息。

宣大禹剛把手臂圈到王治水的后背上,王治水就硬了。

瞬間褪去青澀,氣喘吁吁地去脫宣大禹的衣服。

宣大禹天生的少爺身子,皮膚好得不得了。

王治水貪戀地撫摸了好一陣,就像摸著小寡婦的屁股蛋兒,目光猥瑣下流。等到把宣大禹的內褲脫掉,趴在他胯下仔細欣賞之后,那粗重的呼吸都跟牛有的一拼了!

宣大禹開始還挺有感覺的,后來意識到王治水那猴急的樣兒,越來越不對勁,越來越不對勁,終于將眼睛募的睜開。

“你特么干嘛呢?”

王治水二話不說,迅速倒著趴在宣大禹的身上,腳丫放置在宣大禹的腦袋兩側,讓宣大禹的目光所到之處都是王治水的大白腿。

又一次醉了。

宣大禹把手伸到王治水的腿上一陣摩挲。

王治水給激動得夠嗆,拼命壓抑著不爽叫出來,舌頭嘗試性地在宣大禹腿上一陣滑動,感覺到宣大禹舒服地晃動,變本加厲地將舌頭往上移。

終于移動到宣大禹的命根上,一根個頭兒、硬度都很贊的大家伙,王治水羞澀了。

牛逼話說了一籮筐,其實他是第一次給人家干這件事。

無論心中對宣大禹的感情明晰與否,無論是否做好了全身心投入的準備,此時此刻王治水就清楚三個字——他愿意。

于是,王治水天下了宣大禹的“戰斗雞”!

宣大禹當時就一陣急喘的粗氣,赫然而起,又被身下的學生裝和大白腿刺激得一臉血,猛的抱住王治水的腦袋往下按。

也許是憋了太久沒這么爽過,宣大禹沒一會兒就射了。

王治水看到宣大禹正激動,本想著一舉拿下,直接騎上去。結果嘴唇剛一離開宣大禹的陽物,還沒來得及撤遠,就被噴了一臉。

人生的第一次顏射,都沒人給擦臉,好心酸。

更讓王治水心酸的是,宣大禹射過之后心滿意足地倒頭大睡。

“嘿!別睡覺啊!事還沒辦完呢!”

看來只能自食其力了,王治水這么想著,便又將宣大禹蔫搭搭的家伙拿起來。起初宣大禹還挺抗拒,迷迷糊糊說了幾句橫話,而后就不管不顧了,視若春夢一樣哼哼唧唧,由著王治水擺弄。

很快,宣大禹的那根又豎起來了,筆直向上,異常堅挺。

王治水運了一口氣,屁股挪到宣大禹的胯下。

二、三、走你!

呃……

一陣撕裂般的疼痛朝王治水襲來,他的身體像離弦的箭一樣拔地而起,猛的從宣大禹的胯下抽離,心中鬼哭狼嚎。

李真真這個受虐狂,還尼瑪一個勁地說爽,爽你大爺!

宣大禹被夾疼了一下,眼睛赫然睜開,疼痛轉瞬即逝,他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王治水運了運去,不死心再次嘗試。

One!Two!Three!Come-On!Baby!

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治水就像死在他刀下的那只雞,仰脖發出沉悶的嚎叫聲,不停地深呼吸再深呼吸,呲牙咧嘴、面目可憎!

好了……就這樣吧……就這樣吧……王治水對自個兒說,別動了,別尼瑪作死了,老老實實待著吧。

宣大禹先是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夾痛感,伴隨著王治水的撫慰,這種痛感慢慢消失,由溫暖的感覺取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