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事故頻發。

八月份的北京,一場又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充斥著人們的生活。通常都是白天萬里無云,傍晚突然就電閃雷鳴,暴雨傾盆。

今天也不例外。

到了下班時間,一輛黑色的轎車迎著暴風雨,到公安局門口準時蹲點兒。

隔著被雨水不停洗刷的汽車玻璃,隱約可見里面兩張嚴肅冷、不茍言笑的面孔。四道目光如犀利的冰刀,“刀刃”不停地在門口進進出出的身影上驚險擦過。

然而,兩個營造出緊張氛圍的當事人卻說著不著邊際的閑話。

“這幾天真邪門兒了,老趕在這個點兒下雨。”

“就是,看夏警官都看不清楚了……”

“你看那么清楚干嘛?”

“那個……我的意思是下雨天會阻礙視線,影響我觀察夏警官身邊那些潛伏著的危險。比如身上有金屬物易遭雷劈,鞋面太滑容易摔倒之類的。”

“……”

“我發現日久生情這個詞說的真對,我每天和夏警官朝夕相處,都有感情了。”

“你拉倒吧!你什么時候跟夏警官朝夕相處了?袁總明確警告過不能在夏警官面前暴露身份,你近身都沒近身過,哪來的朝夕相處?”

“那……那眼神交流不是交流啊?”

“你什么時候跟他眼神交流過?你要真跟他眼神交流了,他不是早就把你認出來了?”

“得得得,我不跟你爭論這些了。”

“說點靠譜的,你說為什么這幾天袁總要親自往這跑一趟?”

“大概是因為下雨,怕咱盯守不利,出什么岔子吧?”

“以前多危險的環境咱都單獨出過任務,也沒見袁總這么操心啊?”

“這……難道是小田拉高了袁總看人的標準?”

“沒準。”

“你說今天袁總還會來么?”

“今天肯定不會來了,你沒聽說么?咱公司要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今天晚上有個特別重要的飯局,就是商討這件事的。”

“是哦,這個點兒都該開飯了,應該不會……”

“呃……我貌似看到袁總的車了。”

“……”

袁縱的車和兩個副手的車的唯一區別就是,袁縱的車在門衛師傅那“備案”過,可以直接開進大門,開到辦公樓底下。

夏耀和小輝有說有笑地從辦公大樓走出來,看到袁縱的車又候在外面,再跟小輝說話立刻就心不在焉了。

“投胎真是個技術活兒。”小輝不由的感慨,“我這連傘都沒帶,接您的車都開到臺階下面了。”

夏耀笑著把車鑰匙拋給小輝,“別擠公交了,開我的車回去吧。”

“成勒!那我把張田拉上。”

夏耀沒有直接上車,而是打著傘走到駕駛位的車門處,敲了敲車玻璃。

袁縱假裝沒聽見,側臉很酷。

“剛才我同事夸我們家大粽子特別貼心。”

冷面閻王甩了夏耀一個不耐煩的眼神,“別貧了,快點上車吧。”

夏耀哼笑一聲,“還不好意思了。”

上車之后,袁縱遲遲沒有啟動,夏耀也沒反應過來為什么,就自顧自地玩手機。等車開動的一剎那,袁縱的臉突然就沉了下來。

這一路,夏耀無論和袁縱說什么,袁縱的臉都和天氣保持一致。

后來夏耀意識到問題出在哪了,平時趕上陰天下雨,袁縱過來接,夏耀上車都會表示一下,今兒一疏忽就給忘了。

急忙補上一吻,瞬間雨過天晴。

外面風雨雷電,車內卻洋溢著簡單的寧靜與幸福。

一個人專心致志地開車,一個人自顧自地玩著手機,偶爾放一段音樂,讀一個小段子,連堵車都因為能來個“小互動”而變得沒那么焦灼。

就在車拐過最后一個彎,馬上就要到家時,夏耀的手機突然響了。

“有緊急任務,我還得回去一趟,要不你先回家做飯吧,我再打一輛車去。”

“不著急,我開車送你過去吧。”袁縱說。

到了事發地,已經有兩輛警車停在那了,夏耀讓袁縱把車停在稍微遠一點兒的地方,套上一件雨衣就跑了出去。

另一輛車也開了過來,不用袁縱吩咐,里面的兩個保鏢迅速朝夏耀的方向跟了過去。

即便知道萬無一失,袁縱還是下車走到可保護的最遠距離處,悄悄盯著那邊的狀況。他嘴上不提,心中極度有原則,要在夏耀安全前提下給他足夠的人格尊重,公私分明。夏耀工作時怎么被雨淋他都不插手,一旦到了私人時間,絕不讓夏耀沾到一丁點的雨水。

夏耀跑到群毆現場,和其他警察一起維持秩序。

在不停的纏斗和叫罵中,警察們大致了解了情況,爭斗雙方是農民工和承包商請來的安保人員,爭斗緣由就是農民工討薪問題。

混亂的場面并沒有因為警察的到來而有所緩解,安保人員仗勢欺人,相當猖狂,農民工群情激奮,玩命反抗,矛盾愈演愈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