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真土豪

回到家,看到門是鎖著的,夏耀條件反射地緊張起來。

“袁茹還沒回來啊?”

袁縱說:“我給她報了一個進修班,全封閉管理的,沒有特殊原因不許離校。”

“你還真打算把她送出國啊?”夏耀意外。

“出不出國另說,先得讓她學點兒東西,不然滿腦子都是男人的那個玩意兒。”說著還捏了夏耀的雀雀一下,“就跟你一樣。”

夏耀解釋的將袁縱的手打掉,呲牙瞪眼,“誰跟她一樣啊?”

“不說了,我去做飯了。”

“我跟你一起去。”

路上還吵吵給不停的兩個人,回到家又好得跟什么似的。現在夏耀也能幫著忙活一點兒了,有時候洗洗菜,有時候拍拍黃瓜,今天還做起湯來了。

“嘗嘗咸淡。”夏耀舀了一勺遞到袁縱嘴邊。

袁縱邊吹邊問:“你自個怎么不嘗?”

問完吸溜一口,眼神挺意外,“調得不錯么,味道正合適。”

夏耀嘿嘿一樂,“我就想聽你夸夸我。”

做好之后,袁縱將飯菜端上桌,夏耀先去喂鳥。

一走到陽臺,兩只小黑鳥就在籠子里嘣噠起來。

“想我沒有?”

“想我沒有?”

“……”

一聲一聲比嗓門一樣的重復問,夏耀先把自己配置的鳥糧放到鳥籠子里,然后一左一右地認真應和。

“想你了。”

“也想你了。”

吃過飯,洗完澡,又到了夏騷包的鬧妖時間。

袁縱憋了一泡尿起碼打算清空,夏耀偏不讓,猴一樣地躥到袁縱身上。兩條腿使勁夾著他的腰身,臀部蹭著他的小腹,一個勁地跟那“擠尿”。

袁縱只能掛著這么大個礙事的家伙去解決。

夏耀聽著身下的水聲,惡趣味地調戲袁縱的嘴唇和耳朵,每調戲一下,水流就會變小或者戛然而止。于是迷上了這種斷斷續續的節奏感,就像音樂臺上的指揮家,親一下啃一下吸一下,然后聽著下面偶爾湍急偶爾舒緩,欣賞完畢后在袁縱耳旁吃吃地笑。

“啥時候讓我干你一次?”

又到了袁縱展現其語文功力的時候。

“我為什么要讓你干?”

夏耀急了,“剛開始做的那幾次咱不是說好了么?你先試著來,然后換我試著來,找到一個最適合咱倆的方式。”

“你不用試了。”袁縱相當霸道的口吻,“現在已經是最佳方式。”

夏耀不依,玩了命地在袁縱身上揮拳蹬踹。

“得得得……”袁縱使勁穩住夏耀的身體說,“咱現在還在磨合期,這種搭配漸入佳境,還是暫時不要打破和諧。”

“操!”夏耀使勁薅扯袁縱的頭發,“你丫不是個爺們兒!”

袁縱將夏耀掄甩到床上,欺身壓上去。

“我寧愿做操你一輩子的娘們兒。”

“唔……”

就在黑豹特衛狀況越發低迷的時候,袁縱的公司反而蒸蒸日上。各種開放性政策出臺后,公司斂了一大批資金,決定建立一個慈善基金會,扶助那些退伍的傷殘老兵。

屆時會有個基金會的成立保證金,除了公司自己注入的資金外,工作人員和學員們也要示意性捐贈一些,表示對慈善事業的大力支持。

夏耀作為“總裁夫人”這種角色,掏錢是必不可少的。

以往在夏母面前提都不敢提銀行卡的事,今兒終于底氣十足地問了一下。

“媽,我這兩年攢了多少錢?”

夏母心中那根弦立刻繃緊,“你問這個干嗎?”

“不干嘛,就是問問。”

夏母把存折拿過來瞅了兩眼,淡淡回道:“沒多少,還不到二十萬。”

“就這么點兒?”夏耀皺眉,“加上壓歲錢呢?”

“也就五十萬吧。”

夏耀問:“那我能把這五十萬取出來么?”

問都不問是干什么用的,夏母直接甩過去兩個字。

“不能。”

夏耀軟語相求,“媽,我又不是拿這錢去糟踐的,我是要捐贈到慈善基金會做好事用的。”

夏母斜眼掃著夏耀,“又沒地震沒海嘯的,你捐那么多錢干嘛?”

“不干嘛,就……積德么!”

“你爺爺沒拿過公家一分錢,你爸爸每個月的工資都有慈善投入,祖宗三輩兒的德都給你積好了,還用得著你操心?”

夏耀只好實話實說,“媽,其實是這么回事,袁縱他們公司要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我跟他關系這么好,不意思意思哪成啊?是吧?”

說到袁縱,夏母的臉色緩和了一些。

“真是為這事,不是為別的?”

夏耀舉手,“我發誓,絕對是為了支持朋友的慈善事業。”

夏母吧了口氣,“袁縱對你,對咱家確實不錯,沒事總來看看我……”

“還給您做飯吃。”夏耀使出殺手锏。

夏母掃了他一眼,“我倒不是為了那幾頓飯,就覺得他人品不錯,干正事,為了慈善咱確實可以支持一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