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見異思遷

后面領導再說什么,夏耀就沒聽到了。

儀式過后是宴會,整場酒席過程中,夏耀形若游魂。

他和辦不到還有公司其他幾位領導坐在一起,袁縱先去賓客桌敬酒,等回來的時候,發現夏耀的餐具異常干凈,幾乎就沒吃什么。

“怎么了?”袁縱問夏耀,“飯菜不合口么?先湊合墊墊肚子,回家我再給你單做。”

夏耀沒說話,拿起筷子夾菜吃飯。

而后,一桌人歡快地聊了起來,圍繞的話題就是小田捐的那五百萬。

袁縱基本沒參與,所有注意力都在夏耀身上。他給夏耀夾的菜夏耀一口沒落全吃了,但是目光一直都是散的,味覺也是麻痹的。

夏耀拼命在忍著,忍著不去聽那些讓他堵心的談話。

一旦沒有沒人夾菜,田嚴琦就會轉桌子,把好菜都轉到袁縱的面前。

這個細節沒有人發現,如果不是這種時候,夏耀可能也不會發現。

他的眼睛一直在隨著田嚴琦的手指轉動,不聲不響的,悄無聲息的,就這樣默默地熬了半個小時。終于在眾人開心地大笑起來,田嚴琦又下意識地把好菜轉到袁縱面前的那一刻,夏耀爆發了。

筷子一撂,二話不說直接拎包走人。

袁縱的臉瞬間變色,拋下幾百人的熱鬧宴會,大步追了出去。

飯桌上的人面面相覷,田嚴琦也是一臉慮色。

“怎么回事啊?夏警官怎么突然就走了?”

“不知道啊,剛才咱說了什么針對他的話么?”

“他不會以為咱夸小田是諷刺他沒捐款吧?”

田嚴琦立刻插了一句,“別瞎說,夏警官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何況他的朋友還捐了那么多呢!”

夏耀一直疾走到車旁,袁縱才將他拽住。

夏耀掙脫不成,狠狠一拳甩向袁縱的臉頰。

袁縱沒躲,嘴角泛紅。

夏耀看到袁縱嘴角滲血,目光中沒有絲毫的惱怒和心虛,又忍不住心疼了。

袁縱無視酒店門口的安保人員和進進出出的顧客,強硬地將夏耀摟進懷里。

夏耀的委屈終于決堤,“你就這么舍不得他走么?”

袁縱知道夏耀是因為那五百萬的事,錢是袁縱昨天給的,事情匆忙也沒來得及跟夏耀說。不想田嚴琦突然來了這么一出,把袁縱弄了個措手不及。

“不是我舍不得讓他走,而是我不能讓他無緣無故地留下。”

夏耀依舊硬繃著一張臉不予理解。

袁縱定定地注視著夏耀的眸子,說:“我只是用五百萬跟他撇清關系,你是希望他因為人情而留下,還是希望他因為錢?”

“我希望他走。”夏耀回視著袁縱,“既然是撇清關系,為什么不花五百萬讓他走?”

“我為什么要出五百萬讓他走?我花錢留他在這是為我效勞的,我花錢讓他走又是因為什么?我欠他的么?我跟他有過什么嗎?我要是想讓他走,就是一句話的事!”

“既然這么簡單,那你就讓他走吧。”夏耀說。

袁縱二話不說轉身就往酒店里面走,腳步沒有一絲猶豫。

夏耀幾大步追上去,一把拖住袁縱一陣拳打腳踢。

“袁縱你特么混蛋!你知道我不可能讓你這五百萬白花的,你知道我不忍心轟他走的!你丫就是在綁架我的好心眼兒,你特么不是個東西!”

袁縱使勁箍住夏耀掙扎晃動的身軀,一句斬釘截鐵的保證砸下來。

“如果你心里不落忍,我愿意出一千萬讓他走人。”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不忍心的是誰,我特么不忍心的是你!不是他!”夏耀紅著眼圈嘶吼一聲。

袁縱將夏耀死死摟進懷里,心揪得生疼。

“我會盡最大努力讓他對我死心。”袁縱說。

夏耀聽到這話,心情才稍稍緩和了一些,但注視著袁縱的目光依舊尖銳。

“如果你敢多看他一眼,我就早離開你一天。”

袁縱反問,“那如果你多看別人一眼呢?”

夏耀說:“那你也可以早離開我一天。”

袁縱實話實說,“那還不如忍著。”

夏耀一拳砸在袁縱胸口,破涕為笑。

“你MLJB,還老說我嘴甜兒不是好東西,你丫更不是好東西!”

袁縱一看到夏耀笑,那真是從地獄陡然轉到天堂。其實夏耀根本不用對袁縱有任何威脅,只要臉一沉,對袁縱就是致命的打擊。

夏耀來神了,又朝袁縱一陣數落。

“下次再給錢提前跟我商量一下,什么啊這是?一出手就是五百萬、五百萬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袁縱說:“這不是又回來了么?”

“那也在他手里轉了一遭啊!”

“……”

晚上回到家,泡在浴缸里,夏耀還在耿耿于懷。

“他捐了五百萬啊……五百萬……”

夏耀現在都不敢提自己的五十萬了,雖然是攢了幾年的壓歲錢和工資,雖然平時從不亂花錢,買個充氣娃娃還得借錢,可在五百萬的光芒沖擊下,只能讓它默默地打水漂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