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千萬要等我!

夏耀跟李真真告別之后就回了袁縱的公司,迫不及待要向袁縱顯擺他的戰利品——調情油。

結果袁縱不在辦公室,夏耀打開包一看,調情油的塑料瓶底裂了一個小口,滑膩膩的液體灑了一包。

我操……

夏耀急忙將瓶子取出,把里面的調情油暫時倒進一個紙杯里。

剛把皮包拎到衛生間,就聽到敲門聲。

“請進。”夏耀說。

“袁總,我想請個假。”

夏耀一聽是錢程的聲音,忙把包扔進盆里,洗洗手走了出來。

錢程一看是夏耀,臉上的表情瞬間放松了很多。

“是你啊?”

夏耀點點頭,“袁縱不在,你為什么請假?”

錢程本來已經編好了借口,結果換成夏耀就用不上了,直言不諱地說:“我看今天沒什么事,就想早點兒去找真真,順便吃個晚飯之類的。”

若是放在以前,夏耀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大加贊賞,但今天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事吧……說重要也沒那么重要,你還是盡量不要耽誤工作。何況這幾天彭澤也沒怎么糾纏李真真,你不用把自個兒逼得那么緊。”

錢程說:“我沒有逼自己,這是我心甘情愿的。”

夏耀心里一緊,忙轉換概念,“是啊,你是心甘情愿幫我以及我的朋友,我對此非常感激,同時呢,我又……”

“不,我是心甘情愿對李真真好的。”錢程直接打斷夏耀。

夏耀嘴角抽搐了兩下,走到錢程身邊,仰視著他英武耿直的面孔。

“那個,我想問你一件事,你務必要對我說實話。”

錢程點頭,“你說吧。”

“你對李真真……到底是怎么樣一種感情?”

錢程說:“兄弟之情啊!”

“你確定?”夏耀質疑的目光投向錢程,“可我覺得像你這種性格的人,不會跟李真真這種人做兄弟啊?”

錢程說:“最開始你讓我幫忙的時候,說實話我挺不樂意的,我不太喜歡這種不夠爺們兒的男人。后來接觸時間長了,發現他身上有很多優點,比如善解人意,能說會道。這都是我朋友圈那些糙爺們兒身上沒有的,我就覺得碰上這么個投緣的人挺難得的。”

夏耀又問:“那你對他有那方面的欲望么?”

“哪方面?”

夏耀用邪惡的眼神掃了掃錢程的襠下。

錢程立刻露出無奈的笑容,“你想哪去了?”

錢程這么一說,夏耀心里踏實多了。

“那我可就走了,回頭你跟袁總說一下。”

“別!”夏耀還是攔住了錢程,“那個,你有什么東西要送啊?給我吧,我正巧也要去真真家一趟。”

錢程猶豫了一下,說:“成,那你幫我捎過去吧。”

夏耀把錢程的東西拿過來之后,沒去找李真真,而是開車去了一所學校。

袁茹接到夏耀電話后,興高采烈地沖到門口,給了夏耀一個熊抱。

“好不容易看到親人了!”

夏耀問她,“在這待著怎么樣?煎熬么?”

“還成。”袁茹說,“課程挺有意思的,最主要一點,我們班帥哥特多。我跟你說,我又有一個目標了。”

夏耀臉色一變,“你不是說你改邪歸正,決定投奔錢程了么?”

“投奔前程?”袁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什么前程?”

我擦……夏耀忍不住腹誹:同樣是一個爹媽生的,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一個專情得要命,一個多情得要死!

“哦哦,說的是錢程啊……”袁茹忙補一句,“你不是說他不可以么?我只好換人了。”

夏耀突然攥住袁茹的手,說:“你別換了!”

“啊?”

夏耀又說:“那個……我跟錢程談了談,他表示對你挺有好感的,我覺得你應該出手了。真的,這種男人不好找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袁茹詫異地看著夏耀,“我怎么覺得你最近就跟神經病似的?一會兒一個變。”

夏耀摸了摸鼻子,“啊?有么?”

他又想起錢程買給李真真的那些零食,忙從車里提出來遞給袁茹。

“這個是錢程給你買的。”

袁茹更驚異了,“他給我買的?”

夏耀厚著臉皮點頭,“他聽說我要來學校看你,就讓我給你捎過來點兒吃的。”

這種話也就騙袁茹這種智商的將將夠用。

袁茹雖然有點兒不信,但還是美不滋的接了過來。

“替我謝謝他。”

“別光謝啊!”夏耀揮拳,“該出手時就出手!”

袁茹眨眨眼睛送著夏耀離開。

田嚴琦頂著烈日在營房里忙活了一個下午,突然想起五點鐘有個會,需要他和袁縱一起出席。于是擦擦頭上的汗,大步朝袁縱的辦公室走來。

夏耀走之前也沒有鎖門,田嚴琦直接推門進去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