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快還我大粽子!

車內的空氣越來越燙,而偏偏此時又遇上堵車,行進速度慢得像頭牛,加速點燃了心里那份焦灼的氣氛。

田嚴琦開車,袁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又趕上一個紅燈路口,田嚴琦踩下剎車的一剎那,整個人都暈乎乎的。異樣的感覺在兩腿中間升騰,田嚴琦緊了緊嗓子,掃向袁縱的目光中帶著幾分邪性。

“袁總,問你一個問題。”

袁縱還在注視著自己的手,頭也不抬地嗯了一聲。

“我很土么?”

其實這個時候袁縱應該回復田嚴琦一句,你不“土”,你很“火”。因為田嚴琦的臉已經紅得像一盤醬菜,五官就是主料,嘴里還在不停地冒熱氣。

“還可以吧。”袁縱說。

田嚴琦驀的一愣,“還可以?那是土還是不土啊?”

袁縱現在已經無心去和田嚴琦討論這個問題了,因為他的手心發燙得帶動渾身上下都開始發熱,腎上腺素飆升,滿腦子都是夏耀扭臀的浪樣兒。

田嚴琦比他更嚴重,喘息越來越粗重,心跳越來越快,汽車啟動后仍然沒有緩解。

此時此刻,袁縱已經明白了怎么回事。

夏耀包里灑的液體肯定有催情作用,既然灑了就一定會換杯子,現成的就是紙杯。田嚴琦承認自己喝了紙杯里的東西,肯定就是那杯催情液體。

又一個路口遇堵,車輛已經達到寸步難行的地步。

田嚴琦把汽車熄火,腦袋燒得喪失了基本的理智,嘴里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聲。

“去醫院。”袁縱說。

田嚴琦耳朵嗡嗡響,幾乎只能聽到自個的喘息聲,攥在方向盤上的手顫抖發熱,仿佛失去了控制力。

袁縱看田嚴琦這副根樣應該中“毒”更深,于是大手拽住他,企圖趁著停車的時候交換位置,田嚴琦坐車袁縱來開。

結果,田嚴琦在袁縱觸碰到他的一剎那,就像拽住一根救命稻草,整個人都粘靠在袁縱的身上,無論如何都不撒手。

此時此刻,堵車情況有所緩解,前面的車輛開始緩慢移動,后面的車狂按喇叭。

袁縱只好先把車啟動,拐到另一條路上,再找個沒人的地方停車。

而在這個過程中,田嚴琦就一直在袁縱的身上蹭來蹭去,煽情的悶哼聲猝不及防地從口中漫出,伴隨著失控的言語和挑逗。

“袁總……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田嚴琦滾燙的面孔貼靠在袁縱的肩膀上,手試探性地朝袁縱的褲襠上摸去。

袁縱一只手轉動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死死扼住田嚴琦亂晃的爪子。

結果,袁縱掌心的熱度進一步點燃了田嚴琦心中的渴望,他的情緒更加不受控制,開始把袁縱的手往自己的褲襠上拖拽。

“袁總,救救我,我難受……”

袁縱勉強穩住呼吸,赤紅著瞳孔朝田嚴琦命令。

“難受也先忍著,我帶你去醫院。”

田嚴琦拼命搖頭,臉上的汗珠飛濺,透著別樣的粗野和性感。

“忍不了了……我忍了太久了……每天晚上都想你想得發瘋,用自己的手代替你的手、你的嘴、你下面的那根……”

袁縱手上的藥效本來就擴散了,旁邊有個活物就想操上去,更甭說是同樣被催情藥禍害、此時此刻還在煽風點火的田嚴琦。

終于到了一處僻靜的街道,袁縱將車停下,用手去推車門。

結果車門根本推不開。

袁縱想用拳頭砸開,結果田嚴琦一把將袁縱抱住,整個人纏了上來。不僅如此,還將手摸索到袁縱的胯下,喘著粗氣的薄唇在袁縱耳旁廝磨著。

“我想看看你的JB……我知道它特別大……特別硬……每次水下技能訓練的時候……我都偷偷看……晚上回去再偷偷摸摸地想……”

袁縱讓田嚴琦逼得瞳仁赤紅,粗喘如牛,砸車門的氣力被削弱了一大半。

兩個人在車內獨處的時間越長,情況就越危險,因為袁縱完全心中的那根弦已經繃到細得不能再細,恨不得看一眼就能斷。

田嚴琦比他情況更嚴重,已經徹底喪失意志力,瘋狂沖擊著袁縱的承受底線。

“袁總……我受不了了……你干我吧……”

此時此刻,夏耀的車也堵在半路了。

眼看著天就要黑了,如果這個時候再追不上袁縱,就意味著更難找了。于是夏耀找個地方將車停下,用雙腳代替車輪在擁堵的馬路上狂奔。

夏耀一輛車一輛車排查,足足跑了七八里地,都沒看到袁縱的那輛車。

車呢?人呢?

夏耀都快急哭了,我的大粽子啊!你可不能讓人吃了!

就在夏耀跑到六個路口,想繼續前行的時候,猛然間發現了豹子的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瞬間轉向跟著豹子的車繼續追。

袁縱用拳頭不行換做用腳踏,每踹一腳車身都會劇烈地晃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