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烽火戲諸侯。

夏耀和袁縱走了之后,田嚴琦一個人在車里承受著煉獄般的折磨。

夏耀的朋友給田嚴琦打了好幾個電話,田嚴琦恍若未聞,嘴里嘰里咕嚕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目光直勾勾地掃到窗外,豹子那似笑非笑的面孔在視線內不斷放大。

一個多小時后,夏耀的朋友才找到田嚴琦所在的位置。

這會兒天已經黑透了,夏耀的朋友剛走到田嚴琦的車前,還未將車門打開,就感覺一股強力從身后襲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豹子的手輕輕一拉,車門開了。

田嚴琦赤紅的瞳仁看著他。

“怎么著?我來幫你解決一下燃眉之急?”

田嚴琦幾乎把嘴唇咬出血來,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在叫囂著渴望,但是潛意識里還在垂死掙扎著。他這輩子還沒跟誰做過愛,不能就這樣將自個葬送了。

于是田嚴琦自己把手伸進褲子里,旁若無人的套弄起來。

“夠浪的。”

豹子嘲弄的口吻調侃了一句,然后坐進車里,硬是將田嚴琦的手攥住,不讓他自行解決。惡趣味地看著田嚴琦掙扎扭動,痛苦粗喘。

“怎么樣?用不用我給你解決?”

田嚴琦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成串地往下飆,瞳孔外凸,眼睛里充斥著欲望和憤怒交疊的火,在豹子的注視下猙獰地燃燒著。

豹子又把手伸到田嚴琦的衣服里,剛觸碰到他的皮膚,田嚴琦就一陣劇烈地顫抖。

“真不用?”

田嚴琦死咬著牙關,艱難地擠出兩個宇。

“不一用。”

豹子哼笑一聲,他是過來人,對付田嚴琦這樣的小嫩雛輕而易舉。只不過要看他的心情了,畢竟田嚴琦的表現還未到挑起他興致的地步。

“呃……”

田嚴琦眉頭痛苦地擰動,褲襠處一陣戰栗,濃稠的液體無意識地滑了出來。

豹子瞇著雙眼注視著田嚴琦,心中嘖嘖稱奇,行啊!小伙子挺有種,讓大叔我刮目相看。若是放在豹子年輕那會兒,他是斷然做不到的,尤其為一個根本看不上自個的男人。

于是,豹子將手伸進了田嚴琦的褲子里。

“啊啊啊啊——”

田嚴琦不受控地狂瀉而出,銷魂的呻吟聲終于將豹子的“老二”吵醒了。

“別忍著了,有什么意義啊?”

“你就把叔當成醫生,給你治一治,無傷大雅。”

田嚴琦嘴唇都咬爛了,瀕臨昏迷狀態,還在死死扛著。

豹子眸間閃過一抹厲色,手指攜著粘糊糊的液體往下深入,在田嚴琦歇斯底里的嘶吼聲中,沖破了他用命堅持的那道防線。

一瞬間,田嚴琦吼出了袁縱的名字。

即便豹子對田嚴琦毫無好感,但聽到這個名字,依舊有種挑戰欲在作祟。

袁縱,跟你當了這么多年死對頭,今兒也幫你一把。

在嘗了無數松貨和黑木耳之后,突然一個緊致的吸附把豹子逼得粗吼一聲。

“我操,真尼瑪是個處!”

田嚴琦不知道是太爽還是太絕望,突然自己擺動起來。

保鏢全能大賽冠軍,可以在二米多高的墻頭翻上翻下,體能僅次于袁縱。再加上催情油的強悍藥性,田嚴琦的這一番律動可謂是石破天驚、風卷殘云、氣勢磅礴。

就連身經百戰的豹子,此刻都有些把持不住。

“我操……你特么要折老子的壽啊!!”

“還來?你是多渴望被人操啊!”

“別夾老子,我操尼瑪,爽!”

“……”

自打豹子跟人做愛的那一天起,就沒這么酣暢淋漓地干過一場。田嚴琦是真彪啊!這無師自通的床上功夫,讓豹子對他的印象大大改觀。

田嚴琦身上的熱度開始退散,眼神從亢奮漸漸過渡到頹然疲憊。

“小土田兒,爽不爽?”豹子的手勾起田嚴琦的下巴。

田嚴琦的頭漠然地扭過去直視著窗外。

豹子輕笑一聲,將一直在錄像的手機遞到田嚴琦的面前。

“你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田嚴琦猩紅的目光直戳著錄像里那張銷魂的面孔,想象著在公司大樓上的顯示屏上播放時,工作人員包括袁縱那驚愕嫌惡的眼神。

“要么當一個供所有人唾棄八卦的大紅人,要么跟著我干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

第二天,田嚴琦把車開回了公司。

夏耀看到扭曲走形的車門,想起豹子昨天出現在田嚴琦和袁縱的車旁,瞬間明白過來怎么回事,用拳頭狠狠在車頂上砸了一拳。

“我這回一定要徹徹底底掀了豹子的老巢!!”

換做平時,田嚴琦聽了這話,一定會熱血沸騰,加入到夏耀的戰隊當中。

但是今天,他的神色特別淡然。

“夏警官,我要走了。”

夏耀神色一頓,驚愕的目光看向田嚴琦。

“你說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