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你是個神經病

誰都不知道田嚴琦藏在了哪,因為他藏身的地方讓所有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他藏在了豹子的辦公室。

每天生活在這個給他帶來噩夢的男人的辦公場所,看著被倒騰一空的柜子抽屜,望著窗外凋零殘敗的場景,拼命汲取著巨大犧牲后的唯一成就感。

白天,田嚴琦就在辦公室自由進出,從未有人發現他。

三更半夜,就戴個口罩出門,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地方,把第二天的糧食買回來。

這天夜里,他照例翻墻而出,一個漂亮的側空翻,沒有觸碰到墻頭的任何警報裝置,卻在落地的一剎那,因為看到一道身影而險些踉蹌著摔倒。

袁縱高大英武的身影在黑暗中泛著幽幽的暖光。

田嚴琦心緒未平,開口時違章有些抖。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這?”

袁縱一把薅住田嚴琦的衣領,猛的將他推擠到墻角,粗糲的視線刮蹭著他的臉,質問聲中帶著濃濃的情緒變動。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田嚴琦第一次在袁縱的眼神中看到了因自己而產生的波瀾。

“我故意的。”田嚴琦說,“我就是想讓你后悔拋下了我。”

袁縱喉結滾動,粗重的氣息燒灼著田嚴琦的臉。

“你知道你這么做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么?”

田嚴琦哼笑一聲,“如果我自己不曝光出來,就被豹子要挾一輩子,我憑什么要讓傷害我的人繼續傷害我而不反擊?”

“你是因為他強迫你與他合作來報復我,所以才這么干的么?”袁縱問。

田嚴琦斷然否決,“錯了,我不是為了阻止他報復你,而是為了報復他。當然,也包括報復你和夏警官。反正代價也出了,與其默默忍受,不如把你們兩個一起拽上。”

袁縱沒因為這番解釋有絲毫的釋懷,眼神反而更加糾結扭曲。

“故意說這種話往我臉上扇巴掌么?”

田嚴琦第一次如此底氣十足地直視著袁縱,“我真是這么想的,每個人做出決定都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個利益除了外在的還有內在的,對我而言,用一件事讓你徹底記住我,就是最大的利益。就好像你為了夏耀高興,寧可把我這個大隱患從公司放走,這不是一個道理么?”

袁縱說:“你是個神經病。”

田嚴琦說:“神經病也比沒有存在感要強,坦蕩磊落就是我手里的武器,我不是為了犧牲才這么做,而是為了繼續奮斗。我不需要你們的愧疚和憐憫,在你們看來是陰影的東西,在我看來恰恰都是資本。”

“上車。”袁縱說。

田嚴琦還沉浸在個人演講里,聽到這話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你說什么?”

袁縱沉著臉說:“我讓你上車。”

田嚴琦就像一個精神分裂病患者,前一秒鐘還在面不改色地闡述自己的人生觀,下一秒鐘就因為袁縱的邀請而變得倉促緊張。

“大半夜的,你要帶我去哪?”

袁縱說:“去了你就知道了。”

路上,田嚴琦又試探性地問:“袁縱,我現在這樣,有沒有一點兒洋氣?”

“你只是從低端土變成了高端土而已。”袁縱說。

田嚴琦毫不介意地笑笑。

然后又問:“那你喜歡夏耀哪?”

袁縱實話實說,“不知道。”

田嚴琦沒再追問,閉著眼睛靠在車座上,深吸了一口氣。

“這樣心平氣和地和你聊天的感覺,真好。”

袁縱把田嚴琦帶到了一個新房,這里比袁縱的家還要大幾十平米,裝修更要精致華麗得多。而這套房,就是袁縱買給田嚴琦的。

田嚴琦已經瀕臨冰點的一顆心,終于在這個房子里回溫了。

袁縱給他在這間房子里做了一頓飯,一頓田嚴琦這么多天來唯一吃到的熱乎飯。

“太好吃了。”田嚴琦說,“你這樣會讓我陷得更深的。”

袁縱面色平淡地說:“我這么做只是想告訴你,以后我就是你在北京唯一的親人。”

田嚴琦心里一動,雖然與他想象中的有所偏差,但已經讓他溫暖備至。

忍不住和袁縱調侃,“為什么不能當小三呢?你看房子都有了,大半夜還跑來給我做夜宵,這硬性條件就齊全了,就勢唄!”

袁縱說:“我已經有小三了。”

田嚴琦手中的筷子一頓,目光中透露出濃濃的不可置信。

“有了?誰?”

袁縱說:“夏耀白天是我的正妻,晚上是我的小三。”

田嚴琦差點噎著,好讓人羨慕嫉妒恨的解釋。

臨走前,袁縱朝田嚴琦說:“這幾天你就別出門了,這里的隱蔽性還不錯,我派幾個人供你差遣。你想吃什么,想買什么,直接跟他們說就成了。”

田嚴琦點頭。

袁縱剛走到樓下,手機就響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