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撕開偽裝

黑豹特衛徹底倒閉了。

一個苦惱經營了數十年,在業內頗負盛名的保鏢業巨頭,終于葬送在豹子的手里。高層領導跑路的跑路,逮捕的逮捕,精英人士在公司陷入危機時便陸續跳槽,底層員工只能熬到最后一刻收拾東西走人。

取而代之的是,袁縱的公司在這個區域雄霸天下的局面。

好消息來得太突然,砸得受益者有點兒措手不及。

這幾天公司的業務量翻了好幾番,意識天公司巨大的發展潛力,很多圈內的精英也投奔到這里,進一步壯大了公司的力量。領導層的人集體商議開個動員大會,為公司的下一步發展宣傳造勢。

既然是動員大會,酒宴是必不可少的。

領導員工齊聚一堂,帥哥美女紛至沓來,偌大的宴會廳人聲鼎沸,一片熱鬧祥和。

袁縱走進宴會廳,無視擁護者熱絡的目光和搭訕,徑直地走到酒桌旁,拿起一瓶酒仔細端詳了一下,問負責人:“誰讓你們定茅臺的?”

負責人說:“這酒不是咱花錢買的,是有人甘愿出錢贊助的。”

“我不管這酒是買的還是送的,馬上給我撤了,換別的酒。”袁縱說。

負責人點頭,“好,好,我們馬上就撤。”

夏耀晚上加班,開車過來的時候酒宴已經進行到一半了,他被服務人員領到宴會廳的門口,目光一斜突然掃到一道不和諧的身影。

田嚴琦倚在后門口抽煙,旁邊就是衛生間,每出來一個人他就迅速閃進衛生間等那人走了,他再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定定地看著里面熱鬧的場景。

這樣的“參與方式”,讓人唏噓不已。

夏耀問門口的招待人員,“怎么不讓他進去?”

招待人員說:“不好意思,我們只是按照該公司的要求,持邀請函進入。沒有邀請函,則需要內部的員工協同帶入。”

夏耀抬起腳朝田嚴琦走去。

田嚴琦看得太入神,直到夏耀走到距離他四五米遠才意識到,迅速往衛生間閃去。結果夏耀眼疾手快地幾大步跨過去,一把薅住田嚴琦的衣襟給拽了出來。

“嘛呢你這是?”夏耀瞪著他,“瞧你這點膽兒!”

說完強行攬住田嚴琦的肩膀往里走,“跟我一塊地去。”

田嚴琦掙脫了一下,“這樣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夏耀說,“誰特么敢多說一句閑話,我撕了他的嘴!”

說完,徑直領著田嚴琦進去了。

一開始剛走進宴會廳,的克有人露出驚愕的表情,但是看在夏耀的面子上,誰也不好多說什么。畢竟那個視頻剛一曝光就被封了,看到的人極少。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還算推波助瀾的大功臣,沒有他就沒有這場宴會。

后來夏耀就領著田嚴琦到處和人拼酒,這些人很快就拋開那些糾葛和田嚴琦熱絡地聊了起來。

袁縱逮著一個機會問夏耀,“你怎么把他帶過來了?”

夏耀故意把胳膊肘搭在袁縱肩膀上,斜眼瞄著他。

“公開場合都不讓露面,真把他當小三養著呢?”

袁縱在夏耀屁股最軟的那塊肉上使勁掐了一把,說:“你見過比小三還騷的正室么?”說完拿起小鏡子在夏耀的俊臉上照了一下。

夏耀氣哼哼地推掉鏡子,剛要和袁縱自由,就看到袁縱的目光在門口閃了一下。

夏耀轉過頭,瞬間被王治水這條緊身褲亮瞎了。

瞬間原諒了袁縱那一刻的分神。

宣大禹作為基金會的贊助人,必然會收到邀請函,王治水是跟著一起過來湊熱鬧的。打一進門眼珠就四處偷瞄,等宣大禹和夏耀聊起來,他更是直接湊到袁縱面前。

“大神,碰一杯?”王治水小俊臉透著喜慶。

來了這么多賓客,袁縱難得揚了揚唇角。

王治水踮起腳尖,湊到袁縱耳邊說:“告訴你一個秘密。”

袁縱斜睨著他。

“我們現在這部電影,就是以宣大禹和夏耀當年的故事為原型的。我現在演的這個角色,就是以夏耀為人物原型的。我一點都不在乎,你呢?”

袁縱眉骨聳動,眸底藏著濃濃的肅殺之氣。

王治水奸笑兩聲。

“嘿,嘛呢你這是?一秒鐘不盯著,你丫就犯賤是吧?”夏耀厲吼一聲,猛的將王治水從袁縱身邊拽開。

后來李真真也來了,是跟著錢程一起來的。

夏耀一看到李真真和錢程在一起,心里頗為不自在,但轉瞬間又掃到彭澤和劉萱,心里邊突然又爽了。拍著李真真的肩膀,示意他看向門口。

李真真一看到彭澤和劉萱,鼻孔里哼出不屑的氣息。

彭澤一看到李真真和錢程站在一塊,兩手不由自主地攥拳。

劉萱倒是挺大方地跟李真真打招呼,“你也在這啊?”

李真真笑著回道:“是啊,那咱就坐一塊吃唄。”于是,四個人找了一個相對安靜的位置,酒店提供了自助餐,彭澤和錢程一起去取餐。李真真和劉萱就在位置上等著,劉萱熱絡地和李真真東扯西扯,還把彭澤送她的戒指顯擺給李真真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