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除去心病

夏耀的痛哭聲沒有預熱,沒有過渡,也沒有女孩的細膩和楚楚動人,打一開始就是強烈而悲慟的,充斥著不肯服輸卻又難以承受的崩潰情緒。

正因為如此,才更讓袁縱心疼。

夏耀深藏在心底的很多郁結都被哭聲硬生生地逼出,難受的感覺愈演愈烈,越發難以收場。他開始薅扯袁縱的頭發,啃咬袁縱的臉頰,一拳一拳捶擊袁縱的胸口,歇斯底里地哭嚎和嘶吼。

袁縱任他打罵不還手,任他哭不勸哄,只是用大手反復幫他擦著眼淚。

夏耀哭得腦袋嗡嗡響,臉頰貼在被淚水打濕的胸膛上,枕著那份咸澀的濕意,悄無聲息地掉眼淚,目光中透著未曾褪色的倔強。

袁縱深沉的目光注視著夏耀眼角涌出的淚花,看著看著自己的眼眶都泛紅了。

夏耀的眼淚還在不受控地往下掉。

袁縱原本是不想哄他,讓他痛痛快快哭一聲,可實在是心疼得撐不下去了,大手按住他的后腦勺,埋到自己的頸窩處。

“不哭了,聽話。”

夏耀的眼淚還在滋潤著袁縱脖頸的皮膚。

袁縱的心被夏耀的眼淚打擊得潰不成軍,勸哄的聲音都帶著哀求的意味,“寶寶,咱不哭了成么?”

夏耀輕啟薄唇,含住袁縱脖頸的一塊肉,輕輕地吸吮,就像在吸袁縱的血。

兩個人都經歷了心里的煎熬過后,夏耀的臉從袁縱的脖頸處移開,泛著濕意的薄眼皮撩起來,定定地注視著袁縱。

“我這樣是不是特別不爺們?”

袁縱說:“是,太可憐了。”

夏耀感覺自己流的不是眼淚,是力氣,停止的那一瞬好像身上的力氣都被抽干了,很快沉沉地睡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覺身體還沒調整過來,就被一個人搖晃醒了。

夏耀瞇著眼睛朝袁縱看去,問,“幾點了?”

“四點。”

夏耀煩躁的揉揉眼,“這么早把我折騰起來干什么?”

“帶你出去玩。”

夏耀的腦袋又一次扎進被窩,“別鬧了。”

結果,袁縱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不容分說地給夏耀穿上衣服,然后又把他拉到衛生間,強行給他洗臉刷牙。

全部整理完畢后,袁縱把夏耀拖上了摩托。

重型機車的轟鳴響讓夏耀仿佛還在夢中,摟著袁縱不知道睡了多久,等醒來的時候天剛亮,眼皮撬開一條小縫,柔柔的陽光從田地間拋灑過來。

夏耀伸了個懶腰,差點兒從疾馳的摩托車上摔下去,摟住袁縱的一剎那,眼睛募的瞪開,仿佛才看到周圍的環境。

“你……你干啥呢?”

袁縱沉穩的語氣回道:“帶你出來散散心。”

“你是不是瘋了?你們公司昨天剛開完動員大會,今天新模式試運營的第一天,你身為老總居然在外面逍遙快活?!”

“我不管第一天還是第二天,當前第一要務就是讓夏小妖同志痛快。”

夏耀去衣兜里摸手機,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又去摸袁縱的手機,結果也沒發現。

“別找了。”袁縱說,“全讓我扔家了。”

夏耀使勁在袁縱身上捶了兩拳,“你丫真瘋了,萬一有急事怎么辦?”

袁縱說:“現在你才是最大的急事。”

“可我也得上班,也得請假啊!”夏耀說。

袁縱置之不理,車開得越來越快。

夏耀開始還罵罵咧咧的,說袁縱人來瘋,腦子有毛病;后來被風堵住了嘴,開始享受路上的寧靜;再后來徹底按捺不住了,嚷嚷著要換成他來開。

現在已經到了九月底,路上的景色重復了去年的這段時光。

半路停下來的時候,夏耀問袁縱:“如果我再讓你給我變點兒吃的出來,你還能變么?”

“你說吧,你想吃什么。”

“先等一下。”夏耀去搜袁縱的衣服。

袁縱配合地將衣服掀開,袖口什么的都擼起來,任夏耀檢查。夏耀檢查完畢,確認沒有藏東西之后,直接來了個高難度的。

“肉夾饃。”

本來就是說著玩的,結果袁縱竟然真把手在他眼前比劃了兩下。

說:“掏你的衣兜。”

夏耀一掏竟然真的掏出兩個肉夾饃,更牛×的是它竟然還是熱乎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耀深深地記得去年袁縱就栽在一屜熱騰騰的小籠包上面,沒想到時隔一年過去,袁縱的本事又見長了。

其實袁縱早就做好了,一直放在儲物箱的保溫飯盒里,夏耀剛一停車的時候袁縱就偷偷拿出來了。等夏耀要給袁縱搜身的時候,袁縱又迅速放到了夏耀的衣兜里。

不是本事見長了,是感情又濃厚了。

夏耀咬了一口,特別意外地瞪大眼睛。

“這是你做的?”

“不然呢?”袁縱說,“大早上四點多鐘去哪買現成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