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變天

第二天下午三點多,袁縱才將夏耀送回了家中。

兩個人的手機一開機紛紛顯示無數條短信和未接電話,夏耀的還好,都是一些問“你去哪了?”“你怎么沒來?”這類的話。袁縱的短信和電話就復雜多了,點開頁面密密麻麻,各種問題蜂擁而至。

袁縱還來不及看,又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袁總,你可算接了,我們以為你遭人綁架了呢!”施天彪說。

袁縱沉聲回道,“我又不是沒出差過。”

“關鍵現在是敏感時期,特殊情況太多,不得不防著點啊!”

袁縱一邊往外走一邊問:“什么特殊情況?”

“你回來我再細說吧。”

袁縱把手機一扣,朝夏耀說:“我先回公司了。”

“恩,我也得去單位一趟。”

等袁縱回到公司,才知道施天彪不是危言聳聽,他出去的這四天,確實發生了不小的動蕩。不是公司內部的各種業務糾紛,而是關乎整個安保行業發展環境的大問題。

施天彪給袁縱遞交了一份又一份的材料。

自打黑豹特衛退出保鏢行業之后,關于保鏢行業混亂的質疑聲就沒斷過,前幾天還好,袁縱走的這兩天突然掀起一陣輿論熱潮。揭露保鏢行業內幕的新聞不斷涌現,什么借著招生斂財,進行不法經營一類的。

中國的安保行業至今沒有一個完善可靠的秩序保障,這些問題確實在很多保鏢公司都曾出現過。問題是整個行業都受到波及的情況下,肯定輿論的矛頭會對準挑大粱的那個。

毋庸置疑,受到影響最大的就是袁縱的公司。

施天彪又說:“他們還在報道里提到‘開設體驗營’、‘建立基金會’一類的問題,這不是明擺著針對咱們么?”

袁縱面色凝重,不發一言。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人敲了一下。

“請進。”

田嚴琦椎開門,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施天彪看到田嚴琦臉色有些不自然,但還是跟他打了聲招呼,默默走了出去。

田嚴琦扔給袁縱一份資料,是一家剛掛牌營業的房地產公司資料。

“這家房地產公司的法人就是豹子,他把戶口名更改了。”田嚴琦說。

袁縱簡單地翻了一下,發現公司的注冊時間在上上個月,也就在黑豹特衛倒了之前。

田嚴琦又說:“現在很多實體企業都轉投房地產,我覺得他們早就計訓要全身而退。上個月我去黑豹特衛的時候,那就沒幾個人干正徑事了,我想即便我們不出擊,他們倒閉也是遲早的事。”

“你想說什么?”袁縱注視著田嚴琦。

田嚴琦目露狠戾之色,“真沒想到,我告發他竟然還干了一件成人之美的事。跨行業競爭的殺傷力是很大的,現在他置身事外,就可以毫無忌諱地對咱們打擊報復。他動一動筋骨是很容易的事,咱這卻要鬧個天翻地覆。”

比起田嚴琦的怒不可遏,袁縱倒顯得比較淡然。

“這是很正常的。”

田嚴琦又說:“袁縱,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說吧。”

“這件事你可不可以交由我來管?不親手閹割了這個畜生,我特么這輩子都活不踏實!”

袁縱直接拒絕,“你的個人恩怨可以自行了結,這是我公司內部的事,你不能插手。”

“我求你了。只田嚴琦攥住袁縱的手,苦苦哀求,“憑我個人的能力,根本動不了他一分一毫。我不是想為公司效多大的力,也不是想借此重返公司,我就是想出一口惡氣,就是想置他于死地!”

說到最后兩句時,田嚴琦的手一直在抖。

袁縱最終還是松了口。

“行事低調點兒,任何事情都吩咐人去做,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你現在還沒從風口浪尖上走出來,別再卷進去。”

田嚴琦激動得立正站直,又朝袁縱敬了一個軍禮。

然后火速到公關宣傳部,將領導和員工召集起來開了個會,將自己早已擬定好的方案和這些人商討過后,確認無疑便刻不容緩地實施了。

“劉文濤,你組織工作人員開一場大會,主要在敏感問題上統一口徑,以免應付媒體的時候出什么岔子。”

“卜良,你這兩天多去媒體那跑動跑動,尤其是咱公司的心腹媒體,一旦出事了,就指望他們站出來為咱說話呢。”

“優優,你和小敏兩個人去宣傳部跑一趟,把這份材料交到李處長手里。你們這份任務最重,務必要打好這個預防針。”

小敏面露難色,“我們已經遞交過材料了,但那邊的人說沒這個必要。”

“那是因為你們遞交的是你們自己整理的材料,我讓你們遞交的是我個人整理的材料。你只要能讓他們看一眼,他們就一定會收下。”

優優和小敏對視一眼,紛紛表示無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