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回家。

不料,夏耀的仗義執言只換來袁縱的一巴掌,結結實實量在屁股上。

“鬧什么?”袁縱瞪著他。

夏耀臉紅脖子粗地跟袁縱嚷嚷,“我特么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別老用跟傍家說話的語氣跟我說話!就算真要論個名分,我也是你老爺們兒成么?”

一瞬間,整個樓道死一般的寂靜。

袁縱和夏耀原本就站在小會議室的門口,里面前是焦躁忙碌的人員,這一聲爆料,徹底將里面緊張的氛圍打破了。

所有埋頭苦干的人都在那一刻將頭抬起來,舉目四望,一片整齊劃一的驚呆表情。

“敢情這事是真的啊?”

“那小田怎么辦?”

“對啊,小田怎么辦?”

田嚴琦略顯無奈地看著他們,“該干嘛干嘛,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工夫討論這個?”

袁縱把夏耀拽到了車上,兩個人來了一次鄭重其事的談話。

夏耀說:“你丫是不是把我當娘們兒養著呢?每天供我吃,供我喝,再操一操就算完事了?”

“有你這么難伺候的娘們么?”袁縱點煙,“人家娘們兒隨便操兩下就完事了,老子哪天晚上不得伺候你三四個鐘頭?”

夏耀惱紅著臉說:“都什么時候了,你丫還跟我扯淡?”

袁縱顧自抽著煙,眼中的情緒隱藏得很深。

“你現在貧這些,就是打心眼兒里看不起我,覺得我只配跟你聊這些俗重兒。”夏耀說著說著語氣莫名的低落,“在你丫心里,就小田能耐,就他能幫你干事。”

袁縱抖了抖煙灰,依舊沉默著。

夏耀憤憤不平,“他也不是你公司的人,憑什么他就可以想插一腳就插一腳?這事明明關系到我,你還一個勁地把我往外攆。”

袁縱還不表態。

夏耀急了,“你要老這樣,咱倆分了得了,你跟小田好去吧!”

袁縱突然將手里剩下的半截煙甩掉,一條胳膊將夏耀大半個身體拖拽過來,如老虎鉗子一樣的硬手在夏耀的屁股上狠狠掐擰著,擰得夏耀嗷嗷叫喚,腦門兒青筋暴起。

“我跟沒跟你說過,別隨便提‘分,這個字?”厲聲質問。

夏耀呲牙怒喊,“你丫松手,疼著呢……”

袁縱虎目逼視著他,“還說不說了?”

夏耀繃不住一聲求饒,“不說了,快松手……”

袁縱松手之后,又換來夏耀一陣瘋狂的反擊。

兩個人吵著爭執著,后來夏耀一撇嘴,袁縱又把他摟回了懷里。

夏耀讒:“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跟你矯情,我是怕你一個人忒累。有時候為你做事就是一種享受,能幫到縱爺,就覺得倍兒有面子。”

袁縱說:“我要是這點小事都處理不了,就白干你夏警官這么多回了。”

“我知道你能處理,可處理的門路那么多,你為什么不選擇好走的那條呢?別的事就算了,可這事涉及到我本人啊,我不能袖手旁觀吧?這要讓別人聽了,多栽我夏公子的面子啊!你就給個面兒唄,給一個唄!”

袁縱架不住夏耀軟磨硬泡,還是點頭答應了。

夏耀立刻露出一個如釋重負的笑容,高興得直顛顛兒腿。

袁縱斜晚著他,“又不是去逛窯子,帶你上戰場還這么高興?”

“能和縱爺并肩作戰,乃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

袁縱看著夏耀壯志勃勃的模樣,心像是被電鉆捅穿一個大窟窿,不停地往外冒血。

兩個人在公司里待了沒一會兒,夏耀的手機就響了。

“回家。”

簡單的兩個字,將額娘的情緒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出來。

夏耀和袁縱說:“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怎么?”袁縱擔憂地看著夏耀。

夏耀說:“我怕我媽把我扣在家里。”

袁縱點頭。

回去的一路,夏耀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眼皮一會兒合上,一會兒往上翻,不停地練習著新聞發布會的臺詞,嘀嘀咕咕的小樣兒特別可人疼。

袁縱這一路不知道看了夏耀多少次,直到車輪在夏耀家門口停止轉動。

夏耀的呼吸變得異常緊張,迎接他的勢必會是一場空前絕后的暴風雨。

不料,夏母開門后看到袁縱和夏耀兩個人,只是稍微愣了片刻,便讓兩個人進門了。

夏耀暗松一大口氣,小心翼翼地換鞋進屋。

而后,夏母開口說:“袁縱,你到書房來一下。”

夏耀著急,“媽,您要干嘛?有話當著大家的面一起說唄。”

“沒你的事。”說完,夏母先進去了。

袁縱和夏耀交換了一個眼神后,也跟著一起進去了。

夏耀在外面焦灼地等著,等了二十多分鐘,夏母和袁縱一起走了出來。兩個人的表情都很平靜,完全是和諧交談后的釋然,沒有絲毫鬧翻的跡象。

夏耀趁著夏母去廚房的工夫,偷偷將袁縱拉到一旁問:“你都跟我媽聊什么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