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什么才叫真愛?

夏耀在家里被綁了十幾天,除了上廁所、吃飯的時候被短暫地放行,其余時間都在床上度過。手機、電腦之類的全都不讓碰,對外面的風云變幻芒概不知。

小鷯哥也蔫了,這幾天一直沒聽它叫喚,而且頻繁地嘔吐。

夏耀和夏母說:“媽,我想帶小鷯哥去看看病。”

“不行。”夏母斷然拒絕。

夏耀說:“可它一直吐。”

“那是因為前兩天喂了生冷的東西,喂點兒大蒜水就好了。”

“我喂過了,沒用。”

夏母不耐煩地說:“我現在有事要出去,等我下午回來,我再帶它去看。

夏耀著急,“還要等到下午?您看看它現在都什么樣了?不能再拖了。”

“那我就找個人帶它去看。”

夏耀說:“它看到生人就害怕,我不放心。”

夏母故意說氣話,“那就讓它等死吧!”

夏耀來了句更狠的。

“它要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夏母咬牙切齒地說:“瞧你那點兒出息!我現在就把它宰了,我看你死不死!”

結果,夏母剛把鳥籠子摘下來,小鷂哥就在里面發出難受的哀鳴聲。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突然一口血吐出來。

夏耀傻了,大喝一聲。

“媽——!”

夏母的手抖了抖,愣在床邊猶豫了很久,終于還是抵擋不住心疼松口了。

“你出去可以,手機不許帶,我找兩個人跟你一起去!”

夏耀點頭答應。

為了防止身強力壯的夏耀有偷襲隨從人員的野心,夏母沒把夏耀的手銬招下來,而是將兩只手銬在一起,就這么被押上車。

十多天來頭一次上街,盡管夏耀一直在暗示自己鎮定下來,可依舊難以掛制內心的激動。袁縱那到底怎么樣了?有沒有度過危機?小田是不是整天和袁縱并肩作戰,他是不是又要重返公司了……

種種擔憂闖入腦中,讓夏耀的心跳速度越來越快。

別瞎想了……現在想也沒用,你不能亂來,一旦反抗不成很可能鬧出大事。到時候非但幫不上忙,還可能添麻煩,忍著吧……

或許是天意弄人,車突然在半路熄火了。

夏耀剛有些平緩的心跳陡然加劇,隨著其中一個人的下車達到巔峰值。

車上只剩下司機和夏耀兩個人。

夏耀伸手去拿衛生紙,一不小心衛生紙卷出溜下去,滾到車座下面。司和大哥體諒夏耀的手被銬著不方面撿東西,便彎腰替他去撿。

夏耀眸色一沉,突然將手肘對準司機的后腦勺,猛的襲了上去。

司機哼都沒哼一聲就暈過去了。

下面的人喊,“給我遞一把鉗子下來。”

夏耀拿著鉗子走了下去,那人正彎腰檢查著,也沒看送工具的人是誰,就把手伸了過去。結果沒接到工具,反而被人狠敲了一記,腿一軟癱倒在車尾箱荒

夏耀激動地坐上駕駛位,卻意識到自己的兩只手被銬著,沒法攥握方向盤。于是只能將兩個人拽上車,再把車鎖上,匆忙攔了一輛出租車。

“快,去縱橫特衛有限公司。”夏耀說。

司機師傅笑道:“那個公司最近挺火的么。”

夏耀剛想多問幾句,突然發現這輛車沒有計價器,忍不住問道:“師傅您不打表么?”

司機說:“不打,來這就是為了接你,打什么表?”

夏耀驚了,再扭臉看向司機,心里暗呼一聲不妙。

急忙去拽車門,結果發現車門鎖上了。

司機說,“我們老總想清您去喝杯茶。”

夏耀一腳飛踹上司機的臉,司機猛的一剎車,脖子差點兒轉不回來。

就在夏耀搞定司機準備開車的時候,后車門突然被打開,跳上來六名壯漢。依舊是當初企圖迫害袁茹的那六位,經歷裸曬之辱后,對夏耀的笑容又猙獰了幾分。

“夏公子還是省點兒勁吧,您這么高貴的身份,加上手還被銬著,就別逼著我們欺負人了。”

夏耀知道逃是逃不掉了,只能沉著臉陪他們走一趟。

汽車開到一套豪宅前利車,夏耀被六個保鏢帶了下去。

豹子正在魚池旁喂魚,聽到腳步聲把頭扭過來,臉色瞬變。

“我讓你們把人‘請,過來“請,不懂么?誰他媽讓你們用手銬的?”

領頭的說:“我們遇上夏公子之前,這個手銬就已經在他手腕上了。”

豹子看著夏耀的手腕,忍不住哼笑一聲。

“這叫主動送上門么?”

夏耀陰著臉不說話。

豹子客氣地擺了個,‘請”的手勢,“夏公子來看看我為你安置的新家吧,這個地段怎么樣?不錯吧?”

夏耀轉身,“沒事我走了。”

豹子猛的拽住夏耀的衣領將他扯了回來,一把摟進懷里。

“好不容易把你清過來,不坐一會兒合適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