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心如刀絞。

五分鐘之后,助理帶著醫生火速趕到。

本以為是施力過猛導致的創傷,助理還特意叮囑醫生多拿了些肛腸科的急救藥物,哪想進去才發現流血的部位竟然是鼻子,讓助理大跌眼鏡。

“這……怎么回事?”問豹子。

豹子罵罵咧咧的,“哪個孫子配的破藥?”

助理悻悻地站在一旁不敢說話。

醫生很公正地說一句,“藥沒問題,是他扛得太久了。”

豹子煩躁地抽著煙,目光死死盯著夏耀,生怕出什么意外。

在醫生的救治下,夏耀的鼻血很快就止住了,醫生又給他注射了下火的藥,夏耀漸漸地昏睡了過去。

豹子此時才不得不感慨一句,“我以為小土田兒就夠變態了,沒想到他比小土田兒還變態,袁縱真是不養凡人啊!”

“行了,把床鋪收拾收拾,都出去吧。”豹子說。

醫生特意叮囑,“服藥剛緩過來,建議不要再繼續折騰了。”

“我也沒那個興致了。”

把眾人都趕走之后,豹子走到床邊,注視了夏耀良久。看到他衣服上還沾著血,便去柜子里給他找了件干凈的睡袍換上。

換衣服的時候,豹子終于知道袁縱這“沖冠一怒為紅顏”的動力從何而來了。

真特么白啊!

就像剛從奶缸子里撈出來的,渾身上下連個蚊子叮出來的印兒都沒有。

這樣的皮膚,不弱不娘,肌肉飽滿結實,毛發濃密黑亮。尤其臀部長得相當漂亮,皮膚松緊有度,摸一下肉感十足。

簡直就是個極品!

豹子粗糙的手指將復耀睡袍的帶子輕輕一系,自己也脫鞋上床,把夏耀摟在胸前,一邊抽煙一邊享受著坐擁天下的成就感。

下午公司正忙的時候,袁縱斂著一身的暴戾氣焰從辦公室走出去。

田嚴琦正巧要找他,一瞧袁縱這陣勢,禁不住佇足詢問。

“你去干嘛?”

袁縱淡淡回道:“出去一趟。”

田嚴琦還想問什么,袁縱已經從他身邊走過,卷起一股陰寒之風。

袁縱根據唐文才的描述,開車前往豹子為夏耀購置的豪宅所在地。

因為豪宅購置沒幾天,還沒有設立專門的警衛人員駐守在門口,袁縱的車輕而易舉地開了進去,繞過寬敞的私人草場,徑直地開到別墅前。

醫生和助理剛走沒多久,那幾個保鏢不敢打擾豹子,都貓在三樓打牌。

袁縱徑直地邁著大步走了進去,豪華布置的客廳正中央的照片墻上,全是夏耀的各種帥照。不知道什么時候抓拍的,姿勢都相當瀟灑自然,高清晰地喇入袁縱的視線內。

他的腳步如悶雷一樣砸在樓梯上,一步又一步,從一樓大廳到二樓的臥室和工作間,甚至還有專門的寵物房間。袁縱一間一間走進去,漫無目的,卻又像承載著沉重的任務,每一塊墻皮都要狠狠盯著看。

原本,袁縱只是來視察的,并無找人的目的。

然而當他推開其中一間臥室的門,“意外驚喜”就這樣闖入他的視線中。

就像一顆子彈穿過胸膛,天崩地裂,血肉橫飛。

豹子摟著夏耀瞇了一個小覺,這會兒剛醒,睜開惺忪的睡眼,突然掃到袁縱橫霸在門口的身軀,心臟陡然一震。

他怎么來了?

如果現在豹子的表情是得意的,袁縱會以為這是他故意設計好的套,等著自個兒來鉆。但豹子的表情偏偏是倉促的,意外的,始料不及的,給袁縱上淡了一場“捉奸在床”的精彩好戲。

天塌下來了,砸得袁縱發出粗暴的一聲惡吼。

這一聲吼從二樓貫穿到三樓,震得所有保鏢都拋下了手里的牌。

夏耀在那一瞬間醒了,但是沒睜開眼睛。

他不敢看袁縱現在的表情,怕看到那種質疑和悲愴。

心里突然有種絕望的情緒在滋生,所有渴求見到袁縱的心情都在這一刻被打擊一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鉆進了豹子設計好的套,只知道心中的感情世界變天了。

袁縱沒有看到豹子之前對夏耀的種種欺辱,看到的僅僅是十多天來朝思暮想的人躺在別人為他精心鋪設的大床上,安謐地睡著。

而豹子看到的,則是比那天在高速路上更讓他畏寒的暴戾身影。

袁縱將同等體型的豹子從床上掄甩下來,一拳掃在他的鼻子上。

高聳的鼻梁瞬間塌陷,假體在表層皮膚下面粉碎成渣。

豹子瞳孔飆血,揮拳反抗。

然而袁縱心頭的怒氣已將他的人性泯滅,無節制、無限度地施展自己的殘暴。拳拳見肉,掌掌斷骨,不用親自感受這種殺戮,光是聽到碎裂的聲響就足以讓人膽寒。

六個保鏢闖進來的時候,豹子滿臉是血,剛整好的臉已經全塌了。

甚中領頭的保鏢先沖上來,被袁縱卸下的椅子腿兒楔中側臉,整只耳朵連帶著周邊的皮肉都被削了下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