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痛快一把!

夏母覺得,總是把夏耀錘在家里也不是辦法,人憋久了會生病,尤其夏耀本身就有很重的,“心病,”看著外面風頭弱了一些,夏耀打算把夏耀遣送到夏任重那看管幾天,讓夏耀散散心的同時也讓自己喘口氣。

臨別前,夏耀跟夏母說:“媽,我想去朋友那一趟。”

“哪個朋友?”夏母問。

夏耀說:“小田。”

夏母不知道誰是小田,在她心里,夏耀無論提誰都是在為其找袁縱編造借口。

“去可以去,我陪你一起去。”

吸取隨行人員被砸暈的教訓夏母決定凡事親自上陣。

夏耀反問:“有這個必要么?您看我現在的狀態像是要去談情說愛么?”

夏母掃了夏耀一眼,確實不像。

夏耀這幾天精神狀態極差,眼眶暈黑,眼神渙散,臉色差勁,如果不是這樣,夏母也不會想把他送到夏任重那里。

“您要是想讓我踏踏實實過去,就給我休一天假吧。”

夏母沉著臉不發一言。

夏耀又說:“我無處可逃。”

“行,我給你放一天假,你把該處理的那些糟心事都處理了,晚上六點之前必須回來。”

“用不了那么晚。”

說完這句話,夏耀就換了身衣服出門了。

田嚴琦接到夏耀的電話,百忙之中抽空出來見他。

“公司怎么樣了?”夏耀問。

田嚴琦詫異,“你怎么不問袁縱?”

“我就想問你。”

田嚴琦笑笑,說:“基本度過輿論危機,現在已經訴諸于法律,更改戶名又怎么樣?照樣把他從幕后揪出來,徹查嚴辦!”

夏耀點點頭。

“有你這種精英駐守在公司,我就放心了。”

“別笑話我。”田嚴琦說,“我沒打算回去,袁縱也不會讓我回去,我只是想插手管這件事而已,畢竟這也關乎我的私仇家恨。”

夏耀臉色變了變,“還沒鄭重地給你道個歉。”

“你沒必要道歉,是我太隨便誤喝了袁縱桌上的東西,這是自作自受。”

夏耀說:“帶我去你新家看看吧。”

“我新家?”田嚴琦有些意外。

夏耀態度很明確,“沒時間么?”

“哦,有時間。”

田嚴琦開車帶著夏耀去了袁縱為他買的房子里。

推門進去,兩雙拖鞋赫然在列。

不過沒什么,每個人家里都會多預備幾雙拖鞋……”夏耀想,雖然拖鞋的碼數只適合袁縱那逆天的腳丫子,但大一點兒總比小一點兒要好。

房間干凈整潔,盡管裝修精貴,但絲毫看不到奢靡之風,一看袁縱就曾費心地參與到裝修上面來。

夏耀每個房間都轉了轉,他避丹臥房,先去了健身房,里面的健身器應有盡有。很多都是電嚴琦親手制作,零件都是自己打磨的,夏耀在每個上面前試了試,想象著當袁縱試玩時那種同樣驚喜的表情。

書房里都是關乎器械制造和經商管理的工具書,書桌上的電腦是袁縱慣用的牌子,鼠標墊是帶有公司LOGO的內供品。書柜里面還珍藏著公司發展的影集,學員的寫真,還有袁縱親筆批示的文件復制品……

夏耀一轉身又進了廚房。

櫥柜上面擺了兩副碗筷,不多不少就兩副。

除此之外,冰箱里擺放的都是袁縱喜歡喝的酒水,還有他很早以前送過來的醬菜,一直存放在里面舍不得吃。

“想喝什么就從冰箱里拿,我就不給你泡茶了。”田嚴琦說。

夏耀嗯了一聲,又問。

“臥室可以看看不?”

田嚴琦大喇喇地說:“當然可以了,我之前一直跟學員混住,沒那么講究。

夏耀走了進去,六張寬大雙人床擺放在臥室中央,床上兩個疊放整齊的被子,床單拽得六絲壓痕都沒有。這是家里而不是公司,若不是總有強迫癥的石常來光顧,誰會如此苛刻地要求自己?

也許真有這種人……夏耀暗示自己,也許就是習慣而已。

打開衣柜,和袁縱體型相符的睡袍猝不及防地刺入夏耀的瞳孔里。

盡管是新的,可在夏耀眼中,僅僅是存在的,沒有新舊之別。

衛生間也有一系列,‘存在”之物,比如沒有動用過的牙刷,洗發水,毛巾……”通通都是雙份,想讓人覺得這是一個人居住的地方都難。

后來,夏耀聽到了陽臺的鳥叫聲,踱步走了過去。

大鷯哥一看到夏耀,立刻在籠子里活蹦亂跳,嘰嘰喳喳。

“你好,你好,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平時在公司里,田嚴琦就經常陪大鷂哥玩,大鷯哥跟他熟了,袁縱沒空管的時候就放在由嚴琦這養,無可厚非。”

但是夏耀卻在大鷯哥的旁邊看到了另一個鳥籠子,另一只小鷯哥。

在這之前,夏耀一直面色平靜,但看到這一幕之后,情緒突然有點兒收不住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