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大局已定。

夏耀假裝看不見,拉著朋友從前面一個道口拐彎了。

“誒,你不是說要去那條街么?”朋友詫異。

夏耀壓低聲音說:“先在這條街逛逛吧。”

結果,夏耀躲了半天還是沒躲開,袁縱的翻譯直接追了上來。

“夏警官,夏警官……”

夏耀假裝沒聽到,還捏著朋友的手暗示他也裝作不知道。

翻譯鍥而不舍地追到夏耀身邊,攔住了他的路。

“夏警官,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啊?”

夏耀故作聽不懂中國話,用韓語配合夸張的表情問了一句。

“你在說什么?”

翻譯被迫用韓語回復,“難道你不是夏警官么?”

夏耀聳聳肩,“我想你認錯人了吧。”

“呃……”

夏耀旁邊的朋友也跟著說了一句,“他是職場白領,哪里是你說的警官?

也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夏耀和朋友一唱一和的,翻譯再看夏耀怎么看怎么不像。

于是翻譯掃興而過,把情況和袁縱說了一下。

“他根本就不是夏警官,他是韓國人。”

袁縱微斂雙目,“韓國人?”

“對,說的一口地道的韓語。”

至于夏耀會說韓語這事,袁縱根本不知道,要是知道當初就讓他在床上用多國語言叫床了。

翻譯又說:“旁邊他的朋友說他根本不是警官,而是白領。”

袁縱臉色變了變,沒說話。

“該不會是一個韓國人按照夏警官的模樣整的吧?”

“……”

夏耀這邊剛松了一口氣,卻又開始不受控制地瞎琢磨:敢情袁縱一直貓在這,他來韓國干什么?而且一待待了這么久,該不會是料到我會來才往這跑的吧?別自作多情了堆……

后來夏耀突然想到了豹子被摧毀的那張臉,瞬間明白了什么。

果然自作多情了,操!

朋友看到夏耀心不在焉,忍不住打聽。

“你怎么了?剛才那位是誰啊?”

夏耀回過神來,敷衍道:“就是一個冤家,我很反感他。”

“原來如此。”

結果,兩個人剛要進一家店鋪,就在門口被人攔截住了。

還是那名翻譯,手里多了一束花。

“這位先生,我的老總非常喜歡您,想要您的聯系方式。”

夏耀繼續裝,“抱歉,我不知道您的老總是誰。”

“他叫袁縱,是一名青年企業家,在中國赫赫有名。”

“什么企業家我都不感興趣,我討厭陌生人的搭訕。”

說完想撥弄開翻譯繼續往里走,結果翻譯還不依不饒地把花往夏耀的懷里推。

“我的老總想追求您。”

夏耀此時此刻特別想說:滾尼瑪遠遠的!你不是有田小三了么?不趕快給田小三正名,瞎J‘勾搭什么?!

但夏耀還是耐著性子回了一句,“對不起,我對男人不感興趣。”

翻譯依舊攔著夏耀不讓他走,嘴里反反復復都是那句話。

“我們老總想追求你,我們老總想追求你……”

夏耀終于煩了,手臂一揮將翻譯甩出三四米遠。

就這武力值,還敢說不是警官?

然后翻譯就拿著一束掉了瓣的殘花,一瘸一拐地走到袁縱的車旁。

“袁總,你猜對了,還真是夏警官。”

“……”

臨行前一天,夏耀去醫院復查。

給夏耀主刀的醫生姓金,和樸醫生在一家醫院工作,兩個人水平不相上下。但因為金醫生長得非常對不起這份職業,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樸醫生的名號響。當初豹子就是在兩名醫生中間躊躇,結果看到金醫生的臉后,果斷選擇了樸醫生。

其實夏耀也很納悶,金醫生既然干了這份職業,為什么不就勢給自己整整。

金醫生給夏耀檢查眼角,夏耀不由自主地盯著金醫生近在咫尺的丑臉看。

金醫生感覺到了夏耀的異常目光,問:“這么盯著我看干什么?”

夏耀尷尬地笑笑,趕忙把目光移開了。

“沒什么。”

金醫生是個心胸很開闊的人,即便知道夏耀心里想什么,依舊滿不在意地笑笑。

“有什么話想說就說,不用顧慮太多。”

夏耀還是沒有明說,只是側面暗示了一下。

“您是崇尚自然美么?”

金醫生哈哈太笑,“我不容許比我水準低的人在我臉上動刀,所以一直沒找到能讓我變漂亮的那雙手。”

夏耀朝金醫生投去贊嘆的目光,佩服金醫生的這份自信。

“醫生,您應該接過不少中國藝人的生意吧?”

金醫生謙虛道,“只是偶爾,樸醫生比我接的要多。”

“樸醫生?”夏耀好奇,“就是醫院廣告宣傳欄上的明星御用整形師么?

金醫生點頭,“就是他,他最近又接了一單大生意。”

“哪個明星?”夏耀也忍不住八卦。

金醫生說:“這個我們需要為客戶保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