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完璧歸趙。

兩日之后,夏耀和袁縱雙雙回國。

自從打探到夏耀和袁縱分手的消息后,王治水就一真密切關注夏耀的動向。夏耀剛從韓國回來,王治水就過去探望了,與其說是探望,倒不如說是探風。

看到夏耀第一眼,王治水的心里就咯噔一下。

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不遺余力地減少夏耀與宣大禹的見面機會。

“你這眼睛……”王治水明知故問。

夏耀說:“之前不是受傷了么?微調一下,做個修復。”

在王治水的眼里,這豈止是微調啊?簡真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眼角有瑕疵的時候沒覺得有什么,這一調整好了,氣質簡直提升好幾個檔次!活脫脫一個穿著黃袍的太子爺,一舉一動間貴族范兒爆棚。

“這么看著我干嘛?”夏耀問。

王治水嘿嘿一笑,“沒什么。”

夏耀習慣性地把玩著打火機,玩著玩著突然想起什么,打火機脫手,飛到王治水的眼前。

王治水想接沒接住,打火機落在桌面上發出清脆的一聲響。

“這個,還你。”

王治水神色一滯,“還我?”

夏耀說:“這不是袁縱從你那買過來的么?”

王治水點頭,“對啊,當時我正缺錢,就把它賣了。”

夏耀揚揚下巴,又說:“現在物歸原主。”

幸福來得有點兒太突然,王治水受寵若驚。

“那你呢?”問夏耀。

夏耀輕描淡寫地說:“我留著它干嘛?”

“這是大禹送我的,可也是袁縱送你的啊,情義一樣重。”

夏耀臉色變了變,依舊一副滿不在乎的口吻。

“大禹挑這件禮物花費了多大心思?這可不是有錢就能買來的!袁縱那算什么?趁機鉆空子,花幾張票就從你手里買走了。”

“那可不是幾張票的事啊!”王治水一副夸張的表情,“他可是花十萬從我這買走的。”

夏耀硬著頭皮說:“十萬塊對他而言根本不叫個事兒。”

“可那天咱一起喝酒的時候,他真是放下身段讓我把這個打火機賣給他,還說要用他的那塊表跟我換,他的那塊表可是軍表,有年頭了……”

“行了!”夏耀突然打斷王治水,“說還你就還你了,哪那么多廢話?”

王治水說:“現在我有錢贖了,所以這十萬得還你。”

“別還我了,又不是我花的錢,要還就還袁縱去吧。”

王治水立刻露出一臉怯色,“我可不敢去碰釘子,要還你去還,反正這錢我是打你卡上了。”

“……。” 夏耀去銀行把這十萬塊錢取出來了,不想去袁縱的公司,便守在他每天回家必經的一個路口等著。

袁縱剛去學校看完袁茹,開車回去的路上,復耀的那張臉依舊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結果到了拐彎的路口,就看到路燈的燈柱上倚靠著一個人。

袁縱把車停了下來,搖下車窗。

夏耀把十萬塊錢甩了進來,說:“王治水還你的。”

袁縱問都不用問,就知道這一句,‘王治水還你的”意味著什么。分手到理在已經一個多月,剛剛得到緩釋的心又被這句話驟然擊潰,巨大的情緒波動無法遮掩地充斥在冷硬的眉宇間,雙目飆血地怒瞪著夏耀。

夏耀有點兒不敢看袁縱的眼睛,只是淡淡地說一句:“我走了。”

抬腳剛要走人,突然瓦片一樣的人民幣從后背襲來,砸在夏耀的身上,一個接著一個,力度特別狠,砸得夏耀滿心怒氣,一邊擋著一邊忍不住發飆。

“你他媽要干嘛?”

袁縱說:“你自個兒留著吧。”

夏耀怒火中燒,毫不留情地還嘴。

“我留著干嘛?打火機是你們倆的交易,跟我有個屁關系啊?”

袁縱也被夏耀絕情的話激得繃不住發飆。

“那我是不是也該把那五十萬還你?”

夏耀雙目赤紅,猛的抄起砸回來的人民幣,情緒失控地朝袁縱的臉上砸去,一邊砸一邊怒罵:“袁縱我草你MLGB!你他媽不是個人……”

袁縱眸色一沉,大手撈起那幾沓錢,一股腦全都甩了出去。拴好的皮筋崩裂,砸到夏耀頭上之后紛紛揚揚地往地上散落。

夏耀就像一棵掛滿錢的圣誕樹。

突然來了一股風,錢四處飛散。

這回夏耀沒法砸回去了,錢都散了,飛得到處都是。夏耀急著四處去撿,一邊撿一邊朝車里的袁縱咆哮。

“你丫個畜生!這尼瑪都是錢啊!”

袁縱什么都沒說,直接開車走人了。

夏耀把地上的錢一張一張撿起來,索性街上人不多,路過的都是心眼好的,幾乎都把錢還給了夏耀。有幾張票子飛到人家廠房大院的狗籠子里,復耀也翻墻進去撿了出來,足足撿了一個多小時,才把這十萬塊錢一張不落地找回來。

袁縱開車直奔田嚴琦的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