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一點兒人樣都沒有。

房間里就剩下宣大禹和夏耀兩個人。

夏耀一條手臂攬住宣大禹的肩膀,整個人挨靠了過去,就像一個大棉球貼在了宣大禹身上。腦袋歪著,變態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宣大禹看。

宣大禹心跳加速,急忙用手遮住夏耀的眼睛。

“別這么盯著我看。”

夏耀不明所以,“怎么了?”

宣大禹心虛地笑笑,“沒啥。”

夏耀冷哼一聲,腦袋歪在宣大禹肩膀上不說話了。

沒一會兒,宣大禹又撥弄起夏耀的腦袋。

“說說,你倆為啥分手。”興沖沖的口吻。

夏耀斜晚著他,“至于這么高興么?”

“快說!”宣大禹一副急不可耐要分享,‘快樂”的表情。

夏耀懶懶地口吻說:“有什么可說的?”

宣大禹見夏耀不說,自己猜測了一下。

“不會真是因為那個田嚴琦吧?”

夏耀沒說話等于默認。

“我說什么來著?”宣大禹手指狠戳夏耀的眉心,些這就叫魚找魚,蝦找蝦,烏龜單找大王八!人家要的就是東北大醬,你一碗燕窩瞎摻和什么?”

夏耀實話實說,“東北大醬本來就比燕窩好吃。”

尤其是袁縱親手做的……”這句話夏耀沒說。

宣大禹用一句東北話埋汰夏耀,“沒出息的玩意兒!這么完蛋呢!你這不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家威風么?”

“我這不是自貶,我是實事求是,他確實特牛X啊!”然后把田嚴琦的各種優勢特長吧啦吧啦一通說。

宣大禹嗤之以鼻,“這些東西能當屁眼兒操么?袁縱是找對象又特么不是找全能王!我跟你說,男人給太足了容易喪失欲望,總是差那么一點兒才能吊起胃口。”

夏耀摟著宣大禹的胳膊又緊了緊。

宣大禹感覺到夏耀不自主的哆嗦,忍不住問:“你穿這么厚還冷呢?我記得你去年這個時候就穿單褲單褂,也沒見你感冒啊!”

夏耀幽幽地說:“去年?去年有地方蹭暖,今年去哪蹭?”說完放開宣大禹,橫在沙發上,目光幽幽地瞪著天花板。

“再也沒有一個地方可供我臭美了。”

宣大禹看夏耀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忍不住問:“你還好吧?”

夏耀長出一口氣,“沒啥不好的,我已經習慣了,除了JJ有點兒癢之外。

宣大禹,“要不我……”

“用這個!”

宣大禹的話還沒說完,王治水就沖了進來,把一個清潔球遞到夏耀面前,笑道:“我單身的時候一直用這個,倍兒好使!”

宣大禹不耐煩地推搡著王治水,“去去去,你丫跟這湊什么熱鬧?”

夏耀撇開王治水的惡作劇,單純地揪住一句話不放。

“你現在不是單身了?”

宣大禹也瞄著他,一副死不認賬的表情,“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對象?”

王治水像是存心說給夏耀聽似的,“昨天晚上哪個孫子一直在我腿上摸?

宣大禹回斥一句,“那是你丫非得往我被窩鉆,我的床就那么一塊小地方,手不擱你身上擱哪?”

“夏警官你聽聽,這叫一個老爺們兒說的話么?”王治水唏噓。

宣大禹佯裝著用腳踢踹王治水,“再胡扯我抽你信不信?”

王治水湊過去,“你抽啊你抽啊!”

宣大禹把王治水按在沙發上一陣蹂躪。

夏耀看著他倆的熱乎勁,比暑期的時候濃烈多了,朝夕相處這么久,難免會有感情。

就像袁縱和田嚴琦,一不留神就特么惺惺相惜了。

就在宣大禹和王治水鬧得正歡的時候,夏耀突然爆出一聲吼。

“我決定!!!”

宣大禹和王治水動作一頓,不約而同地看向夏耀。

夏耀陰霾的表情一掃而光,目光爍爍地看著他倆。

“再也不這么活了!”

王治水當即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拍著夏耀的肩膀說:“你早就該這么想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重新搶過來!爺們兒就要能屈能伸,敢作敢為!”

“你錯了。”夏耀薅著王治水的衣領說,“我要正式邁出三人間,加入到你們的雞窩戰隊來。”

王治水,“啥?!”

晚上,夏耀直接跟著宣大禹去了他們家,和王治水各種,‘爭寵,”還明晃晃一副小三的口吻向正室發出挑釁。

“借你們家大禹用一宿成么?”

正室就要有正室的風度,王治水大手一揮。

“隨便用!”

小三還是有小三的自覺,把床留給了王治水,自己和宣大禹睡沙發。兩個人一人一頭兒,腦袋對著腦袋,絮絮叨叨地聊著從小到大的那點俗事兒。

可惜,王治水有正室的風度,卻沒有正室的心理素質,每隔幾分鐘就跑出來一趟。

“那個,我就去解個小手兒,你倆聊你倆的,甭管我!”尿聲震天!

沒一會兒又出來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