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180真特么爽!

夏耀走到袁縱面前,與他的臉不足五公分的距離,目光跟著眼角斜幽幽地向上挑起,毫不忌諱與袁縱的對視。

“你給爺說說,什么叫沒人樣?”

“你這就叫沒人樣。”

“我怎么沒人樣了?”

袁縱不說話了,答案盡在被夏耀整個人霸占的冷眸中。

夏耀手在袁縱胡茬上拽了一下,冷哼道:“有人樣,不干人事也白搭!”說完,轉身將一旁觀戰的王治水攬到懷里,瀟灑地朝會場中心人多熱鬧的地方走去。

“呦呵,這不是夏公子么?”一個小鼻子小眼的男人和夏耀打招呼。

夏耀看著眼熟,就是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陶三賢,你忘了?咱倆還在俱樂部斗過舞呢!”

哪百輩子的事了?夏耀早就忘了。

陶三賢的眼珠子在夏耀身上溜溜轉了一陣,笑呵呵地調侃道:“我記得你從來不參加這種酒會啊……”邊說邊在走過去的模特屁股上摸了一把。

夏耀說:“誰說我不參加?那是你沒碰上。”

陶三賢和夏耀碰杯,喝酒的時候還透過酒杯窺視著夏耀。,啟動儀式過后,又到了自由鬧妖時間,吃飯的吃飯,熱聊的熱聊。動感的音樂一響起,演員在臺上熱舞,嘉賓在臺下跟著扭。

陶三賢挑了挑眉,朝夏耀說:“走一個?”

夏耀爽快應戰,“走一個。”

于是兩個人合了一段舞,兩個男人的貼身熱壽是力量和性感的激情碰撞,是相當博眼球的。尤甚像夏耀這種人,本身就是個發光體。熱度以兩個人為原點迅速往四周擴散,最終迸射到整個宴會廳。,

袁縱灌入一口墨西哥烈酒,甜辣甜辣的,纏綿于喉。

音樂聲舒緩下來,陶三賢喘息的間隙,附在夏耀耳邊小聲說:“那邊有個人老盯著你看。”

夏耀不用看也知道陶三賢說的是誰。

“那人就是袁縱吧?”陶三賢明知故問。

夏耀滿不在乎地扭著腰,“是啊,怎么了?”

“聽說好多人喜歡他,想跟他上床。”

高腳杯在夏耀手里一轉,又回到托盤上。

“滿上。”

陶三賢給夏耀滿上酒,遞過去的時候故意挺胯在夏耀小腹處蹭了蹭,終于問出一直想問的,“前眸子鬧得特熱的那個與保鏢公司老總搞基的官二代就是你吧?”

夏耀差點兒把酒潑上去,“你他媽怎么這么嘴欠呢?”

“得得得……我鬧著玩呢。”陶三賢忙勸哄道,“我就覺得你特帥,真的,和這一屋的帥哥都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了?”夏耀問。

陶三賢把手放到夏耀扭擺的腰身上,附到他耳邊小聲說:“讓人特想操你。

夏耀黑臉,“玩你媽蛋去!”

“我媽沒長蛋。”

夏耀剛想在這孫子褲襠上來一腳,就聽到有人在門口喊:“陶三賢,有人找。”

袁縱就在離門口不遠的位置,冷硬的目光注視著他走了出去,然后一轉身也閃出門外,跟隨著陶三賢的腳步由慢及快,突然在某個時刻凌然暴動,飛跨兩大步,芒個高腳杯直接插進陶三賢的后腦勺。

“啊——”正端著盤子過來的服務員尖叫一聲。

夏耀循聲跑出來,看到一地的血和癱倒在墻邊的陶三賢,瞬間驚愣在原地。

袁縱直接薅著夏耀的衣領將他拽出了酒店。

“我操,別尼瑪拽我衣服!”夏耀嚷嚷。

袁縱像拽小狗一樣的把單褲單衣的夏耀從溫暖的大廳拽出去,拽到冷風習習的大街上,拽到他的車旁,赤紅的眸子怒瞪著他。

“夏耀,我問你,你到底想干嗎?”

“我想干嘛?”夏耀冷哼一聲,“我跟人家跳個舞又怎么了?跟你有關系么?你們家田兒都把被窩給你暖好了,你來這跟我叫什么勁?”

袁縱將夏耀按在車身上吼道:“你明明知道我們倆什么都沒有,你心里明鏡似的,還說這些話有什么意義?有你這么耍渾的么?”

夏耀費力地扭過脖子,尖刻的目光刮蹭著袁縱的臉。

“我不知道。”

袁縱扭攥著夏耀后脖頸的手再次施力,“你捫心自問,你真不知道?”

夏耀依舊硬著頭皮甩出那四個字。

“我-不-知-道。”

袁縱注視著夏耀那張絕然執拗的面孔,心碎得跟渣似的。

外面本來就冷,夏耀又穿得這么少,還被按在冰涼的車夏鋼板上,凍得牙齒直打顫。袁縱心頭的憤怒、無奈、愁屈都抵不過心疼,手臂一轉,將夏耀攬入懷中。

夏耀與袁縱胸口碰撞的一剎那,熟悉的心痛又開始撕裂他的神經。

他不知道自己在較真什么,在別扭什么,就是有一根巨大的刺扎在胸口,讓袁縱抱他的時候,除了溫暖還有劇烈的心疼。

袁縱強行將夏耀拖上車,車門緊鎖,車里的空調開得很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