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其實你早就后悔了。

田嚴琦以為,接連發生的這幾件事,怎么都夠袁縱判他“死刑”了。也許在外人看來,他田副總的名號喊得響,位置坐得穩,其實只有田嚴琦自己明白,袁縱對他只有義務沒有情分,讓他走人是遲早的事。

加上他間接促成夏耀和袁縱分手,加劇了這種關系的緊張程度,今天又鬧了這么一檔子事,從警局出來的時候,田嚴琦幾乎已經篤定袁縱要轟他走人了。

但出于他意料的是,袁縱非但沒轟他走人,還給他正名了。

田副總這個敬稱變成正式的稱號了。

但就像袁縱離開的那一個多月,田嚴琦開始干勁十足,后來隨著工作勞碌和壓力的增加,身體和心理越來越吃不消了。

他以為回去意味著兩個人的攜手并進,意味著更深一層的交往,但結果恰恰相反。袁縱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田嚴琦又忙得站不住腳,兩個人交流不增反減。

眼瞧看到了十二月份,田嚴琦見到袁縱的次數屈指可數。

月底田嚴琦到警察局辦事,碰巧遇見夏耀來這個分局找朋友,兩個人打了個照面。

夏耀又白了,氣色比上次見面好了很多。相反,田嚴琦眼眶發黑,面色昏暗,精神狀態并不是很好。

這么一看,失戀的倒像是田嚴琦了。

“找個地方坐坐。”田嚴琦主動清纓,“好久沒跟你一塊聊了。”

夏耀就是不樂意,為了面子也得大大方方地跟他貧兩句。

“袁縱這程子總是不見人……”田嚴琦說。

夏耀挺驚訝,“是么?”

他倒是時不時就看到袁縱,今個在小餐廳明個在俱樂部的,哪哪都有他。

田嚴琦盯著夏耀看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心里咯噔一下。

“你們倆和好了?”

夏耀反問:“誰告訴你的?”

田嚴琦說:“我猜的。”

夏耀知道他是怎么猜的,犀利的目光反射過去。

“你以為我只有跟他和好了才能心情好么?”

田嚴琦挺尷尬,“那倒不是。”

夏耀明知故問,“你們倆還沒在一起呢?”

“怎么可能?”田嚴琦自嘲地笑笑,“我現在連他人都見不著。”

“不至于吧?田副總……”

甲嚴琦被這聲稱呼刺激得頭皮發麻,忙解釋道,“你別多想,他給我這個位置是純工作關系,與個人感情無關。”

夏耀像是說繞口令似的,“有沒有關系,跟我有什么關系?”

田嚴琦被夏耀漠然的態度刺激得心里不舒服,說實話,他現在還很懷念剛認識夏耀和袁縱那會兒。夏耀真心把他當朋友,他也是真心替夏耀看管袁縱,偶爾有點兒小私心,也僅僅是幻想和傾慕。

那會兒起碼還能天天見到袁縱,還有夏耀這么個好哥們兒。

現在有種獨孤求敗的感覺。

“夏耀,我想問你一件事。”田嚴琦突然開口。

夏耀揚揚下巴,“說吧。”

“你是因為見到我房間內的擺設才決定和袁縱分手的么?”

夏耀沒說話。

田嚴琦又說:“那些擺設跟他沒關系,都是我一廂情愿的,他把我當親人,我想把那里布置得像個家一樣。其實那些東西他都沒用過,也沒在那住過,迄今為止只去過兩趟,每次都是坐坐就走。”

夏耀用調侃的口吻掩飾著內心的巨大震蕩。

“你跟我說這些,就不怕我倆和好?”

“你們倆和不和好,他都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田嚴琦語氣淡然。

夏耀納悶了,“既然你心里明鏡似的,干嘛還擺成那樣?”

“我愿意。”田嚴琦說。

夏耀嗤笑一聲,點點頭,又拍了兩下巴掌。

“行,你挺有種,我替你自豪。”

田嚴琦沒再說話。

夏耀把自己盤子里的東西吃得差不多了,突然開口朝田嚴琦說:“既然你這么癡情,我幫幫你吧。”

田嚴琦筷子一頓,“什么意思?”

“幫你和袁縱牽牽線啊!”夏耀說,“我的話還是挺有分量的吧?”

田嚴琦納悶,“你不喜歡他了么?”

夏耀挺謙虛,“沒你喜歡,跟你一比相形見絀。”

“喜歡程度與付出多少沒關系,愛是不計代價的。”言情哥模式開啟。

“別介!我不能老讓你在前面沖鋒陷陣,我來享齊人之福啊!也該讓你轉到臺前,我來當幕后了。”

田嚴琦把碗里的面條吸溜干凈,大口大口地喝湯,然后將碗一撂。

“如果你誠心想幫我,我當然求之不得。”

夏耀心里那叫一個咬牙切齒,有這么不要臉的人么?

行!你走著瞧吧,我肯定會好好幫你一把的!

今冬的第一場雪,從昨天晚上一直下到今天中午。

夏耀的腳踩在雪地里發出咯吱咯吱的脆響,制服外面裹了一件特別厚實的長身棉襖,腦袋上戴著從小輝頭上摘過來的大棉帽子,慢吞吞地從辦公樓往大門口蠕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