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街頭偶遇。

彭澤把車停在袁縱公司的宿舍樓下,看到李真真迫不及待下車的那股勁幾,真想一手給他拽回來,往屁股上甩兩巴掌。

沒一會兒,錢程從宿舍樓走了出來。

彭澤也下了車,倚在車門口抽著煙,注視著不遠處對話的兩個人。

錢程笑著看向李真真,“怎么這么晚過來了?”

“過兩天是平安夜,給你送點兒蘋果啊!”

錢程的大手扣在李真真的頭頂上,不遠處的彭澤神經一緊,好在錢程很快就放下來了。

“那是洋鬼子的節日。”錢程說。

李真真噘嘴,“洋鬼子的節日也是節日啊!節日就是拿來聚會消遣的借口,你管意義干嘛?拿著。”

錢程把蘋果接了過去,掏出一個在袖口擦了擦,一口咬下去,半個蘋果沒有了。

李真真著急,“別,還沒洗呢。”

“洗它干嘛?擦擦就成了。”

李真真雖然無奈,但也喜歡看錢程那股粗魯勁兒,感覺看他吃個蘋果都熱血沸騰。

“你這么晚過來,怎么回去?”錢程問。

李真真狐貍眼勾搭著錢程,說:“我壓根就沒打算回去,在你們宿舍蹭一宿唄。”

錢程說:“我們宿舍不是單間的,還有其他哥們呢。”

“你讓他們先去別人屋湊合一宿唄。”

錢程說:“這不太好吧?”

假如是女朋友,把人家往外轟還情有可原,來了個爺們,誰會讓位啊?

李真真見錢程猶豫了,伺機說道:“那我跟你一個被窩湊合湊合也成。”

錢程和李真真一個被窩睡過覺,就在上個月,李真真放假在家,以彭澤糾纏他為借口,非要讓錢程留宿一夜。錢程也確實跟他一塊睡了,但李真真睡覺躇人,手腳都不老實,弄得錢程那一宿特別,“難受,”

這要在李真真家里還好,就兩個爺們兒,忍忍就過去了,這要是在宿舍,在別人的眼皮底下,就有點兒不太好辦了。

李真真看到錢程猶豫了,一臉煩悶的表情看著他。

“你怎么就這么不待見我啊?一個被窩睡又怎么了?”

錢程說:“我不是怕你睡得不舒服么?走,我送你回學校。”

李真真不走,站在原地執拗著。

“那你以前怎么沒這么多顧慮啊?”

錢程直說,“以前也有,但彭澤纏著你,我不放心只能陪著你一起睡。”

李真真指指彭澤,“他今天又纏著我,你看都追到這了。”

可憐的彭澤以前是李真真拽上錢程一起刺激他,現在他淪落到配合李真真刺激錢程的地步了。

錢程的臉噌的一下就黑了,作勢要朝彭澤走過去,李真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玩命抱住錢程不讓他過去,生怕他動手。

“別介,你冷靜點兒,他不是又糾纏我,他……”

彭澤直接走過來了,把李真真從錢程身上硬生生地“拆”了下來,好言相勸道:“走,跟我回去吧,別讓人家為難了,你沒看到他那么不待見你么?”

李真真又開始掙扎,“你離我遠點兒。”

彭澤軟的不行來硬的,直接呵斥道:“你丟不丟人?人家不想跟你一起睡你丫還賴在這,跟我回去!”

“你是誰啊我跟你一塊回去?”李真真企圖撇清和彭澤的關系。

彭澤氣正不打一處來,結果錢程還對他動手了。

這一拳掃到他胸口,差點兒一口氣沒上來。

“松開他!”錢程怒道。

彭澤死不松手,赤紅的眼珠瞪著錢程,錢程又一拳掃下去,李真真都已經聽到了骨頭咔咔作響的聲音。

“錢程,你別這樣,我讓他松手就成了。”李真真把目光轉向彭澤,“你趕緊松手啊!快點兒!”

彭澤還不松手。

其后,錢程就開始對彭澤持續性的毆打。彭澤拼命還擊,但礙于實力有隈,他只有被打的份。這一頓苦打真心夠殘暴的,彭澤臉上傷痕遍布,無論錢程怎么拳腳相加,李真真怎么嚷嚷,他就是不撒手,手背上的骨頭都快露出來了,依舊咬牙挺著。

這一刻,李真真胸口有種撕裂的痛楚。

“行了!!”對著錢程怒嘬一聲,“我跟他回去!!”說完,攙扶著彭澤上了車。

直到彭澤的車離開錢程的視線,錢程才回過神來,不對,夏警官貌似說過我的責任就是刺激彭澤,促成他倆在一起,我怎么動手了?

回去的路上,李真真反復勸彭澤,“去醫院吧。”

“這么晚了還去醫院?”

李真真說:“有醫生值班的。”

“懶得去。”彭澤說。

李真真知道彭澤怎么想的,只能從車廂里找到醫藥箱,拿出消毒藥水和藥膏,不太情愿地親自動手給彭澤涂藥。

彭澤突然感慨道:“我記得以前我的手讓紙牌割了一個小口,你還上趕著要給我涂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