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再也不玩了……

忙完一天的工作,田嚴琦有種馬上就要暴斃的感覺。

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辦公大樓里沒有幾盞燈是亮著的,田嚴琦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突然敲門聲又響起來了。,

心跳陡然加快,在說“進來”之前還有那么一絲小小的奢望。

可惜,奢望落空,來的人是下午派出去遞交文件的部門主任。

“田副總,那邊說這份文件必須由總經理親自按手印。”

田嚴琦揚揚下巴,“我知道了,放這吧。”

從公司出來之后,田嚴琦試著給袁縱打了個電話,結果又是占線模式。自從田嚴琦上任以來,似乎只有袁縱想給田嚴琦打電話的時候手機才能接通,即便是袁縱剛把電話掛斷,田嚴琦再撥過去;都會是占線的。

田嚴琦驅車趕往袁縱家中,在這之前他也去過袁縱家里幾次,而且都是晚上去的,每次去都是家門緊閉,敲門也沒人來開,田嚴琦不知道袁縱是不在家還是不愿意給他開門。

這次田嚴綺再去也沒抱多大希望。

果然,敲門還是無人來開。

田嚴琦剛要走,腳步突然頓住,他聽到房間內似乎有說話聲,難不成是要來開門?田嚴琦又等了片刻,房間內不時地傳出急促的腳步聲,就是沒人給他開門。

田嚴琦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目光瞪著門鎖,果然有被人撬開的痕跡。

不好,進賊了!

田嚴琦直接把門擰開,大步沖了進去。

窗口灌入冷風,賊已經溜了。

我操!

田嚴琦恨恨地咒罵一句,都怪自己顧慮太多,察覺得太晚,結果讓賊給跑了。

田嚴琦在各個房間里檢查了一下,沒發現有被亂翻的跡象,可能進來的還是比較及時的。同時他又發現袁縱的房間有種憋悶的感覺,那是長時間沒有通風換氣造成的,而被褥、柜子之寫字桌等等一系列沉靜的跡象都表明袁縱這段時間沒在家里住過。

但是田嚴琦又發現廚房還有新鮮的蔬菜,冰箱里更是擺得滿滿當當的,有半成品還有從未動過的原料。

原來他是在家里做飯而不在家里住……”田嚴琦暗想,看來我抓的時機不對,我下次應該在飯點兒過來,還能蹭一頓。

田嚴琦轉著轉著就轉到了夏耀的房間。就連田嚴綺這種與夏耀接觸并不算特別多的人,一進這個房間都能感受到濃濃的夏氏風格。這種風格不是隨著夏耀的入住才帶進來的,而是從裝修的小細節就透漏出設計者的良苦用心。

疼愛無需言表,浮光掠影便足以讓人瘋狂嫉妒。

如果是田嚴琦,縱然產生再大的誤會,他也不會對這樣一個男人說“分手。

田嚴琦拉開衣柜,禁不住一陣愕然。

下面六層掛著的是夏耀的衣服,上面的一層都是他的內褲,按照風格和顏色分門別類地掛在三個衣桿上,掛得滿滿當當,足足有一百來條。

我操,這是偶爾要在家里辦個內褲展覽的節奏么?

田嚴琦還發現這些內褲都是洗干凈的,香皂的味道還未散去。

袁縱每隔幾天就會把夏耀的這些內褲煮一煮,再放到陽光底下暴曬,這樣可以起到殺菌的作用,所以兩個人以前那么頻繁都沒感染過什么病。

田嚴琦把衣柜門關上,剛要踱步出去,就發現床頭柜上有個詭異的黑色旅行包。

這個旅行包與房間內的風格太不搭了,也難怪田嚴琦會起疑心。

長時間的訓練讓田嚴琦警惕性相當高,他用一根絕緣體挑開旅行包的拉鏈,然后閃到一米開外駐足觀察。

里面大約十幾根管狀物體,可以確定是爆炸物,用幾根黑色寬膠帶纏綁著,兩側各接有四根電線,連到了炸藥上方的一個傳呼機上,上面還有計時裝置。

看到上面的時間顯示,田嚴琦的腦袋轟的一下就炸了。

五分鐘!只有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他打電話報警根本來不及了,最好的方式就是馬上離開這個房間,馬上遠離爆炸物。因為田嚴琦已經從包內的炸藥數量判斷出爆炸的殺傷半徑,只有十米左右,只要離開這個房間,離開袁縱的家就是絕對安全的。

但是田嚴琦沒走。

他在部隊接受過拆彈訓練,在袁縱的公司也學過排爆技能,拆除這個裝罩不在話下。但是演習和實際操作有著極大的差距,尤其對人的心理素質考驗是相當大的,出現一絲紕漏都會死無全尸。

田嚴琦腦子里就一個想法,死也要保住袁縱的這個家。

于是,他開始不計后果地動手。

甲嚴琦選擇性地剪斷導線,每六根導線都是一次生命的賭博,每次剪斷后依舊閃爍的計時器都在宣告著田嚴琦的失敗,同時也在為他的死亡倒計時。

一共八根導線,田嚴琦剪斷了四根,時間還剩下一分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