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肩膀上的愛。

“妖兒,妖子……”袁縱焦急地喚了一聲。

夏耀聽到袁縱的聲音,恍惚間有了意識,但又不那么清晰。觸到袁縱溫熱的手掌,喃喃自語道:“總算找著你了。”

袁縱費力地將夏耀從水中托抱起,然后給他捆上繩子。

夏耀觸到熱源之后猛的將袁縱摟抱住,口中嗆出一聲哭訴,“大粽子……冷著呢……冷著呢……”

袁縱眼中熱淚翻滾,嘴唇貼在夏耀冰涼的臉面上親吻著他,柔聲哄道:“妖兒……聽話……再挺一會兒……這就上去了……”

袁縱即便再怎么不想撒手,也得先把夏耀捆上,一是兩個人的重量太沉,即便拉上去也要耗費很長時間。為了讓夏耀早點兒脫離險境,袁縱先把繩子梆縛到他的身上。

就在袁縱繩子綁好的一剎那,夏耀的腦袋赫然清醒。

“我要跟你一起上去!”狠狠攥住袁縱。

袁縱沉聲朝夏耀勸哄道:“兩個人的重量太沉了,你先上去,我可以自己往上面爬。等你被拽到井口,我也爬上去了。”

“我不信。”夏耀抽抽噎噎地說,“這么光的井壁怎么往上爬?”

袁縱說話間就給夏耀綁好了,拍了他的屁股一下,佯裝輕松的口吻說:,你忘了我是誰了?多陡哨的石壁我都徒手攀巖過,這么一圈墻還能難得倒我?

“陡哨它也有棱有角啊……”夏耀還在執拗著。

袁縱不顧夏耀的掙扎,直接敲了敲井壁,又晃了晃繩子,夏耀的身體開始緩緩地上升。

“袁縱……袁縱……”

夏耀每上升一米就會焦灼地喊著,每喊一次都拼盡全身力氣,袁縱總只是不厭其煩地應答著,緩緩地跟在夏耀的身下往上攀爬。

“大粽子……你還在不?”

袁縱喘了一口粗氣,沉聲應道:“在呢。”

“為啥你的聲音越來越遠了呢……”

袁縱爬到半截卡住了,這段石壁異常光滑,而且松動易開裂,袁縱剛才腳一出溜差點兒跌下去。往上爬一寸都異常艱難,而且通常都會爬十公分出溜北公分,幾乎到了寸步難行的境地。

“大粽子……大粽子……”

袁縱拼盡全身力氣應答,也只能讓夏耀聽個模糊的大概。

夏耀突然慌了,腦袋更加清晰,越清晰就意味著對井底的環境越發明朗。他完全是無意識地開始晃悠自己的腳,想讓拖拽的速度慢一些,想用腳踢到袁縱,不想把袁縱一個人拋在井底,因為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拖上去,就沒有人再去救袁縱了。

結果,繩子就在夏耀這種反復晃悠的動作中卡在一個凸起的石壁上,拖拽的時候反復磨損磨損、突然在某個時刻赫然斷裂。

“啊——”

夏耀的身體急速墜落,猛的撞擊到卡在半截的袁縱身上,巨大的沖擊力讓兩個人的身體都不由自主地開始降落,再一次沉到水里。

“怎么回事?”井上的工人一陣驚愕。

“不知道啊,貌似是繩子斷了。”

旁邊的人著急道:“再去找一條啊!”

“貌似……就這么一條……”

“我操,趕緊去買一條啊!”

“最近的一家雜貨鋪還有十幾里地呢!”

“那就趕緊拉出來……拉出來……找一根短一點兒的繩子接上。”

兩個人再次墜到井底后,夏耀的情況更危險了,井里黑暗,袁縱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是憑借觸覺可以感覺到夏耀的嘴唇一點兒血色都沒有。

即便這樣,夏耀也只有懊惱沒有后悔。

“你說說你……你要是老老實實的,現在已經被拽上去把繩子給我放下來了。”袁縱心疼地埋怨著。

夏耀費力地說:“是繩子自個……斷的……不賴我……”

袁縱自己可以往上爬,如果夏耀棉衣沒有注水,也能試著扛著他一步一步往乒移,但現在問題是夏耀棉衣注水,無形中增加了很大重量。而夏耀幾乎巳經喪失了活動能力,根本不可能配合自己。

在水里浸泡多一分鐘,夏耀就多一分危險。

袁縱突然把手伸到夏耀的屁股上,一把將他托抱起,扛坐在肩膀上,自己則被夏耀的重量拖累得大半個身子入水,只有肩膀和頭露在水面上。

“你干嘛……”夏耀驚了,又開始掙扎。

袁縱凍得嘴唇打顫,使勁穩住聲音說:“別動……我聽到他們放繩子下來的聲音了,你試著夠一下……看看能不能夠到……”

其實,這個時候井上的民工還在接繩子,他們既要找到繩子,還要保證繩子的牢實程度,所以花費了不少時間。

其實袁縱就是想把夏耀托抱起來,想讓他離開冰冷的井水。

“我摸不到……”夏耀說。

袁縱說:“那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再試試……”

夏耀沒有起初沒有意識到袁縱的這一做法,僅僅是覺得在增加兩個人被救援的可能性,于是拼盡全身力氣站起來,身體貼靠在井壁上,費力地摸索著繩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