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愛的召喚。

生存的希望被時間的流逝殘忍地剝奪著,夏耀期間不知道哭昏了多少次,又在醒來后再次哭到昏厥。

直到某一刻,一股強光打到夏耀的臉上。

夏耀赫然驚醒,殘破的嘴角大聲朝袁縱叫喊。

“袁縱……快……快醒醒……有人來救我們了!!!”

然而,就在夏耀低頭的一剎那,赫然清晰的紅色井水將他的心再一次殘忍地砸碎。慟哭聲如同海嘯般洶涌而至,撕裂著救援人員的耳朵。

消防兵耐心安撫,“沒事,沒事,冷靜一下,馬上就上去。”

“先救他,先救他……”夏耀哭喊著哀求著消防兵。

盡管如此,消防兵還是按照自己的救援法則,先將生存希望大的夏耀拴在了繩子上。然后才把水中的袁縱拉出,拉的時候還有一些費力,感覺什么東西卡在了井壁上。后來顧不了那么多,直接把繩索卡在袁縱身上,利用井口旁的機器強制性地拽出。

又一股血水彌漫在井水里,將井水的顏色浸染得更加殷紅駭人。

后來直到兩個人被拽出井口,夏耀才發現血不是從袁縱的鼻子漫出,而是從他的腳。袁縱在感覺到自己快要體力不支的時候,殘忍地用腳趾的力量撬開了堅硬的石壁,十根腳趾幾乎都沒了,骨頭斷裂磨平,爛肉在強制性拽出的時候全部被撕裂扯斷。

只剩下一個腳掌,以一種畸形的姿態宣告著它的英勇和無畏。

醫護人員給袁縱施行一系列搶救措施。

夏耀就癱倒在袁縱的旁邊,抱著他的腳嘶聲痛哭,幾次昏厥后被醫護人員抬上擔架,和袁縱一起送上了救護車。

袁縱的頭在水下浸泡了半個鐘頭,而且是那么冰冷的井水,正常人就算不溺亡也被凍死了。夏耀僅僅是下半身入水,現在雙腿都已經喪失知覺。可偏偏有人就是鐵打的,袁縱只是深度昏迷,離死還有一段距離。

夏耀在救護車開到半路的時候就醒過來了,手緩緩地朝袁縱伸了過去。

但是他沒有拽住袁縱的手,也沒試探他的胸口,僅僅是將手伸到了袁縱的褲襠處,用他僅有的溫度給袁縱的“鳥蛋”暖著窩。

起初醫護人員以為夏耀是無意識伸過去的,又給把他的手拉回去擱好。

結果把夏耀的手放回去沒有三秒鐘,夏耀又緩緩地將手伸過去,依舊什么都不蓋,專門蓋在袁縱的褲襠上。

醫護人員又把他的手放了回去。

夏耀就是體虛得說不出話來,這要是有點兒力氣早罵起來了:我給我爺們兒護著鳥,你們丫的瞎攔著什么?凍壞了你們負青啊!

后來醫護人員看夏耀反復實施這一行為,突然明白了什么,面色泛紅,將目光移開裝作沒看見。

夏耀和袁縱兩個人一起被推送到搶救室之后,夏母才急匆匆地趕過來。

因為搶救室不讓家屬入內,夏母只能在外面等著,開始還罵夏耀不長記性,又和袁縱鬼混到一起云云的,后來了解了全部經過,突然就噤聲了。

有一種恐懼感由心而生。

夏母這輩子從沒怵過誰,但現在真的有點兒怕了袁縱。

這個人太強悍了,精神建筑太高大了,容不得別人一絲詬病。夏母哪怕從他身上找到一個小小的缺口,都有一絲贏的勝算,然而迄今為止她仍然一無所獲。

此時此刻,夏母只希望夏耀好好的。

他的人生中幾乎就只剩下這么一個精神寄托了,雖然陪伴她終生的人是夏任重,可現在夏任重存在的意義已經是形式化的了,真正撐起他全部生活的只有這個兒子。

夏耀和袁縱是在一個房間內搶救的,夏耀只是傷了筋骨,嚴重受寒導致昏迷不醒,加上身子骨硬朗,不到三個鐘頭就緩過來了。醫生本想把他推出搶救室,結果夏耀死活不肯,非要寸步不離袁縱的身邊。

袁縱腳趾嚴重受損,創口感染,身體受寒,而且還吸入性肺炎。

后來兩個人一起被推出來,袁縱依舊昏迷不醒,夏耀的眼睛直勾勾地楔在袁縱的病床上,直到推進一個重癥病房才安心。

夏母跟了進來,看著兒子這樣虛脫,心疼得說不出狠話來,只是好脾氣扯和夏耀商量,“兒子,媽剛才和那邊打了招呼,咱轉到高干病區,那邊的醫護條件更好一些。”

夏耀義正言辭地說:“高干病區是給軍級以上的干部特設的,我不夠那個資格。”

“那咱就換好一點兒的病房。”

夏耀雖然身體虛弱,但眼神依舊很堅定。

“我哪也不去,就在這待著。”

夏母的臉色有點兒差勁,“這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夏耀說:“如果您看了他的腳,還硬是要把我往外推,那我只能說您沒有良心和道德。”

“你……”

“要么讓我死,要么就讓我待在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