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悉心照料。

“差不多得了。”袁縱略顯吃力地警告了一句。

夏耀偏不,擦完G頭櫓大鳥,擼完大鳥捏大蛋,再到會陰處走一遭,最后直接奔著溝壑深處去了。袁縱氣喘如牛,瞳孔冒火,手箍著夏耀的后脖梗強令他停止。夏耀非但不停止,還把爪子伸到袁縱結實的臀瓣上,揉面團一樣地肆意擰攥。

讓你丫前段時間一直讓我不順心,報仇的機會到了!

袁縱沉著臉呵斥,“你討厭不?”

夏耀得瑟地笑,完全不計后果地繼續折騰。

袁縱費勁地躲著,氣喘吁吁地威嚇道:“你再擰我一下試試!老子操哭了你信不信?”

“你來操啊!你現在就來操啊!”

夏耀又使勁擰了好幾下,擰完還啪啪打,存心臊著某位曾經的軍爺。

袁縱冷硬的眉骨散發著幽幽的殺氣,這是要烹煮炒炸美臀瓣的節奏啊!

夏耀還不怕死地嗆火,“你要是操不了,那只能換我來了。爺等這一刻等了好久了,知道拉我的那根繩子為啥斷了不?那是我故意解開的,就等著你丫臥床不起的這一天!哈哈哈哈哈哈……”

說著說著魔爪又朝袁縱的身上襲來,佯裝一副真要把袁縱怎么著的架勢,其實袁縱知道他在鬧著玩,但也哄小孩似的陪他折騰了一會兒,畢竟好久沒見他這么撒歡了。

袁縱再怎么體弱,收拾夏耀也不在話下,大手扣住夏耀的后腦勺,夏耀的臉就悶在他的肚皮上不能動彈了。

皮膚相貼的那一刻,夏耀的心口窩滾燙滾燙的,再也折騰不起來了。

突然開始挪動濡濕的薄唇,順著袁縱的胸溝一路向上攀爬,最后停在袁縱的臉頰處。剛要一口咬上去,就被袁縱一把薅到二十公分開外。

“你離我遠點兒。”

袁縱迫不得已厲聲呵斥,畢竟肺炎不是鬧著玩的。

夏耀的熱情一上來,真不是幾瓢涼水能撲滅的。

依舊在袁縱的嘴巴和脖頸處氣喘吁吁地瞎蹭,蹭得袁縱的心軟塌塌的,一點兒招架能力都沒有。

“你怎么就這么不聽話呢?”袁縱說夏耀。

夏耀說:“有聽話的,是你自己不待見。”

確實,袁縱也承認自己偶爾犯賤,要說聽話,誰也沒有田嚴綺聽話,可他就是不喜歡啊,能怎么辦?有人天天跟你反著,你想要的時候他推推搡搡,你不想要的時候他往跟前湊,你高興的時候他給你一悶棍,你不高興的時候他再補你一刀……就這么個混玩意兒,怎么就這么待見呢?

“行了行了,讓你在這趴一會兒,就一會兒啊!”

袁縱終于松了口,又給夏耀戴上口罩,才由著他趴在自個身上。

分開了三個月,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地粘靠在一起,心情和三個月前特別不一樣了。夏耀心里特別靜,特別踏實,大概經歷過死亡心胸都會豁達很多,說不上無欲無求,總之在很多事情上不會那么較真了。

“你準備把小田怎么樣?”夏耀問。

困擾了兩個人多日的問題終于正式擺上談判桌。

袁縱說:“該怎么辦怎么辦。”

夏耀大體明白袁縱的意思,雖然知道袁縱的分寸,但還是忍不住提醒一句,“你丫悠著點兒啊!實在不行往后拖拖,等他那臉好點兒再說。”

“再往后拖,你受得了么?”

夏耀現在特有底氣,“有什么受不了的?你也把我想得太沒風度了,我跟你說,我都沒把他當回事,當初我跟你說分手……”

說著說著掃到袁縱的眼神不對勁,心虛了,干笑兩聲。“好吧,我承認我碎嘴子,我就是為了一時痛快才那么說的。”

后來發現這句檢討沒誠意,袁縱依舊威瞪著他,頓時又矮了幾分。“行啦,讓著你,以后不說啦。”

袁縱不依不饒的,“你給我下保證。”

夏耀覺得面子上掛不住,賴賴地說:“我保證——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你給我認真點兒!”

袁總教官煞有其事地將夏耀上半身扶起坐好,非要讓他鄭重其事地給自己一個交代。

夏耀深吸了一口氣,說:“以后我再說分手,就讓袁老槍把我關進籠子里,小鎖鏈勒著,小皮鞭抽著,直接把屁眼干穿。”

袁縱心中暗道:這才實在么!

話鋒一轉,“要不……咱再說一回?”

“操,你丫可真不要臉……”

夏耀笑罵著,又被袁縱按回胸口上繼續趴著。

袁縱沉默了良久,又朝夏耀說:“這事也賴我,讓你受委屈了。”

夏耀心頭一緊,片刻后又坐起來,抄起手機舉到袁縱嘴邊。

“再說一遍,沒聽過癮,錄下來擱你們公司循環播放去。”

袁縱磨著后槽牙,“一點兒都不可人疼。”

后來兩個人又聊了好久,久分重合的兩個人,話總是特別多。深更半夜,值班醫生都睡了,夏耀精神頭卻越來越好,非要給袁縱擦擦身體。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