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慰勞。

這股悶火一直熬到晚上,有人在的時候不好發作,等袁茹和探病的人全走了。夏耀那張陰黑陰黑的硬臉往那一擺,簡直沒法瞧了。

袁縱還沒完沒了地斗氣。

“小妖子,扶朕上廁所。”

“夏耀,跟你說話呢,給我削個蘋果。”

“你再拿屁股對著我,我可上巴掌了。”

夏耀知道這個時候炸毛只能助長某人囂張的氣焰,最好的方法就是臊著他。

袁縱又往夏耀床上扔了一袋怪味豆,“你愛吃的。”

夏耀看都不看一眼。

繼言語刺激和零食誘惑均告失敗后,袁縱終于有點兒不淡定了,一大步橫跨到夏耀的床上。大半個身體朝夏耀傾了過去,兩條胳膊支在夏耀的腦袋兩側,滿目柔情地俯視著他。

“真跟我生氣了?”

夏耀臉上的肌肉紋絲不動。

袁縱在夏耀的后脖頸上捏攥了一下。

“我這么疼你,你舍得么?”

夏耀差點兒被袁縱的,‘老虎鉗子”捏得眼前一黑,背過氣去。

袁縱見夏耀還不搭理他,直接大手一抄,不容分說地將人窩進懷里。像拍小孩一樣的把夏耀強按在腿上,手臂圈著他的后背,粗糙的手搓撫著他的臉蛋。

“我跟你鬧著玩呢,多大點兒事啊?不至于生氣。”

夏耀終于開口:“是,但凡是您干的缺德事,那都是鬧著玩的,都不至于。我要是說錯一句話,天都得塌下來!”

袁縱“……”

“每次都拿爺們兒的標準要求我,自個卻偷偷摸摸搞大姑娘那一套!!”

袁縱“……”

“好意思么你?”夏耀終于吼了出來,“三十多歲的人了,白活了”

袁縱明明很爺們兒地摟抱著夏耀,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卻被媳婦兒數落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實在繃不住了,終于從嘴角甩出一絲默認的笑容,轉瞬即逝。

夏耀總算在與袁縱的唇槍舌戰中占據一次上風位置,當即迫不及待地顯擺自個的勝利成果,揪住袁縱的小辮子一個勁地拽。

“你瞧瞧,我說到你心坎了吧?哼哼哼……”

“我不是想讓你多活動活動么?你平時沒病的時候我使喚過你么?”

夏耀噘嘴,“我根本不是計較干多少活兒的問題,我是操心你的病。你要是早點兒告訴我你身體好了這么多,我就不至于著這么多天急了!”

袁縱定定地看著夏耀,不說話。

夏耀越說越來氣,最后一煩直接去推袁縱。

“你離我遠點兒。”

袁縱強行將夏耀按住,一只手擰住他的下巴,說:“你再給我噘個嘴,我就松手。”

“滾一邊去。”

袁縱直接把捏在夏耀下巴上的手轉移到他的兩頰上,大力箍攥著,將夏熠兩個臉蛋的肉全都擠到中間,嘴巴自然嘟起來。

夏耀兇殘地用手去薅袁縱的頭發。

袁縱獰笑一聲,直接對著夏耀的“金魚嘴”親了上去。

夏耀薅著薅著,手就轉向了。

兩個人激吻長達半個小時。

從住院到現在還沒敢親熱過,袁縱肺炎剛好的那兩天,也只敢親親夏耀的臉蛋。直到確定徹底痊愈了,才敢這么激烈地折騰。

夏耀也是個長時間沒嘗到肉的小饞崽兒,逮著一口鮮肉就咬住不撤嘴,把袁縱的嘴唇都嘬出血了,把兩個人的褲襠都給嘬出狀況了。

兩個人沒完全閉眼,全都瞇縫著挑逗對方。

停下來的時候,袁縱的手不由自主地朝夏耀的眼角撫去,沉聲道:“真好看。”

夏耀哼一聲,“你不說沒有人樣兒么?”

“我的意思是好看得不像個人了。”袁縱總算說出實話。

夏耀特不禁夸,聽完這話當即爽快表示,“看在你這么實誠的份上,裝病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哈哈哈……”

袁縱把夏耀松開,說:“使喚了你這么多天,今兒我也慰勞慰勞你。”

“咋慰勞?”夏耀目放精光。

袁縱說:“給你擦一次。”

夏耀眸中的邪光異彩瞬間黯淡,“你是指這個啊?”

“不然呢?”袁縱故意問。

夏耀將修長的四肢舒展開,七仰八叉地橫在床上。

淡淡道:“沒事,來吧。”

袁縱干起活來比夏耀細致體貼多了,給夏耀擦臉的時候先把頭發用手撩到后面,露出完整的一張俊臉,然后才緩緩地從外圈到內圈擦。耳后、下巴,眼角……擦得特別細致,力度也掌握得剛剛好。

夏耀審問袁縱,“你是不是趁著我睡覺的時候偷親過我的臉?”

袁縱把毛巾投了投,又擦了一遍。

“是親過。”

夏耀問了一個特二的問題,“為啥親?”

“你說為啥親?”袁縱使勁捏了夏耀的鼻子一下,“瞧你往那一躺,可憐見的,就想親。”

夏耀撇了撇嘴,沒說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