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到底誰不正經?

第二天,夏耀整整睡了一天。

期間夏母來了兩趟,在這待了七八個小時,夏耀愣是眼皮都沒睜。夏母叫他起來吃飯,他翻個身吧唧吧唧嘴,說:“一點兒都不餓。”

夏母疑惑性地摸了摸夏耀的額頭,沒發燒啊!

又仔細盯著他的臉看了看,氣色紅潤,輕松安謐:又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翻身、踹腿、甩胳膊……一切都正常。

就是一個字——困!

真邪了門了,夏母把質問的目光投向袁縱。

“昨天晚上你們倆干嘛了?”

袁縱明擺著一副”丈母娘,您連這個都看不出來么?”的表情,卻回的是:“他打了一宿的游戲。”

夏耀雖然睡著,可人家耳朵精著呢,心里哼一聲:你丫真行!竟然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不過推就推吧,總比實話實說強,不然額娘得反了天了!

夏母心里明鏡似的,但又不能真說,或者說打心眼里不希望這是真的,有點兒自我欺騙的感覺,但訓斥的話卻一點兒都不含糊。

“瞎折騰什么?大過年的都不讓人省心!”

“明明再有兩天就該出院了,又弄成這副德行!”

“你就作吧,有你后悔的那天!”

夏母這番話明著是對夏耀說的,但是個人都能聽出來是罵袁縱的,當然也包括在一旁洗耳恭聽的袁縱。

夏耀睡是睡著,但夏母罵人還是能聽見,眼皮撬開一條小縫,被袁縱那副任其青罵,喪眉搭眼的窩囊樣萌翻了,心里一個勁地幸災樂禍。

有本事你還嘴啊!你不是能耐著么?你不是整天一副唯我獨尊的牛逼樣幾么!怎么不敢吭聲了?哼哼哼……慫了吧?該!

女婿的槍桿子再牛逼,也斗不過丈母娘那張嘴。

夏母走了之后,夏耀也沒醒過來,袁縱也不忍心吵醒他,由著他一直睡到第二天。

上午九點多,王治水過來看夏耀。

夏耀剛住院那會兒,王治水陪著宣大禹來過兩次,那會兒袁縱還在昏迷中。后來趕上電影上映,宣大禹和王治水都成了大忙人,就一直電話問候,也沒抽出空來看。

“他還在睡著?”王治水小聲朝袁縱問。

袁縱點點頭。

王治水小心翼翼地將禮物放在柜子上,然后坐到袁縱身邊。

袁縱壓低聲音問:“宣大禹沒來么?”

“他出國了。”王治水說,“得過兩天才能回來。”

袁縱沒再問什么。

王治水從包里掏出光碟遞給袁縱,說:“這是我們電影未刪節版的,有床戲,你有空可以看看。”

袁縱說:“本來還想著親自到影院去棒場。”

“沒事,沒事……”王治水急忙擺手,“你有空看看就成,第一次演電影,演得不好別笑我。說實話,高富帥這種角色對我而言是很大的一種挑戰,怎么說呢,就當是一種歷練吧。沒有人天生就會演戲,我想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夏耀迷迷糊糊聽個大概,心中腹誹:這官腔說來就來了,還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王治水和袁縱又聊了一會兒,嘀嘀咕咕的聲音絲毫沒影響到夏耀的睡眠。好幾次王治水都以為夏耀要醒了,結果翻了一個身又睡過去了。

王治水看了看表,朝袁縱說:“還睡呢?要不我把他叫醒了吧。”

袁縱估摸也差不多了,就由著王治水去了。

王治水小聲叫夏耀,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后來捏鼻子,讓夏耀一巴掌抽過去,手腕子差點兒折了。然后就采取他對宣大禹慣用的那一套,大聲嚷嚷、拖被子、扒眼皮、晃悠床……完全忽視了“旁觀者”的感受。

袁縱終于忍不住開口,“你這么叫他他醒了煩。”

“那怎么叫?”

袁縱把王治水撥弄到一旁,親自把手伸進被窩,在夏耀癢處咯吱兩下,說道:“醒醒吧,人家都過來看你了。”

王治水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雖然袁縱說話語氣還是慣有的低沉,沒有刻意地膩歪,可在王治水耳朵里就是滿滿的溫柔啊!要知道宣大禹平時叫他起床都是用腳踹啊!

果然,夏耀一邊笑著一邊就醒過來了。

醒來之后先抽顆煙清醒了一下,精神頭很好,笑容滿面地看著王治水。

“怎么樣?電影票房如何啊?”

“就那么回事吧!”王治水挺謙虛,“就幾千萬。”

夏耀笑了笑,“你們才多大投入成本啊?賣到這個票房不錯了!哎呀……現在是大紅人了,我是不是應該清你簽個名,合張影啊?”

王治水謙虛地笑笑:“沒,人家都是奔著藤蘿來的,我就是個小襯托。現在尚有一絲知名度,但是比起前輩來還差得遠呢,我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怎么說呢,我覺得新人還是低調一點兒好,起點太高容易樹敵,我只希望在未來五年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