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你往哪躲?

夏耀以為到了衛生間肯定能有個鴛鴦浴,氣氛一撩撥上來,到時候誰還去想電影的事啊?

結果想得很美好,袁縱壓根就沒打開淋浴噴頭,而是直接用盆接了些熱水。

“你干嘛?又擦?”夏耀問。

擦?袁縱把水盆往地上一撂,沉著臉朝夏耀走過來,手臂一彎,直接將夏耀夾抱起來,直奔著水盆而去。

“諉,你干嘛呀?我自個兒能洗!”

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身體一陣下沉,袁縱直接蹲下身,把夏耀強按在腿上,然后就去脫褲子。

夏耀這會兒才明白過來,袁縱這不是要給他洗澡,而是直接洗屁股。

要是洗澡的時候袁縱把手伸過來,在他屁股上搓兩下也就忍了,只洗一個地方也太丟人了。一個大老爺們兒自己洗屁股的時候都嫌臊得慌,更甭說這樣被人抱在腿上洗。

夏耀赤紅著臉掙扎,手肘狠戳袁縱的胸口,一個勁地怒罵。

“你滾……有你這么寒磣人的么……放開我……”

袁縱一只手臂死死箍著夏耀,強行將他的褲子褪到膝蓋的位置,手臂挽著他的腿彎兒,讓整個屁股袒露在水盆上方。

“袁縱……你別讓我跟你急啊……”

剛說完,袁縱的手就揚起水花,朝夏耀的私處撩去。夏耀腰身猛的一震,掙扎得更兇了,無奈袁縱的手勁哪是一般人能抗衡的?又撩起一些水朝夏耀的私處沖去,順帶著用大手在上面細致地搓洗。

夏耀被這撓心的癢勁兒和別樣的舒服刺激得喘息粗重,瞬間就折騰不起來了。腰身軟塌塌的,在袁縱的膝蓋上不受控地抖動,震得袁縱兩條腿都麻了。

袁縱細致地搓洗夏耀的陽物,尤其側重清洗上面的小孔,濕潤又粗糙的拇指肚兒在上面一個勁地刮蹭,惹得夏耀呻吟不斷。

“……別……我要來勁了……啊啊……”

洗完前面,袁縱又調整了一下姿勢,把夏耀的兩條腿往高抬,幾乎貼到腦口上。再將自己的膝蓋壓低,讓夏耀的兩個臀瓣距離水面更近,密口充分暴露出來。

然后,袁縱才開始用手攜水朝夏耀的臀縫內側撩去。

“……爽……舒服……”

夏耀的膝蓋幾乎頂到了臉頰,褪至那個部位的內褲恰好就在鼻息上方,淡淡的肥皂香和男人體液的味道混雜著刺激雄性荷爾蒙的分泌,讓夏耀氣息越發紊亂難控。

袁縱拿出那瓶護理液,倒在手上一些,清涼滑潤,涂得密口四周油膩膩的。

啊啊啊……爽死了……”

夏耀撅在水面上的臀瓣一陣激烈的震顫,密口縮得很厲害,腰身不由自主地扭動,呻吟聲中滿是欲罷不能的哭腔。

袁縱又用手指攜著護理液順進甬道內部。

夏耀腰身狂抖,兩個臀瓣上的肌肉像是觸電般高頻率抖動著。

“老實點兒……”袁縱故意在夏耀臀瓣上抽打一下,濺起色情的小水花,呵斥道,“不許扭屁股……”說完捅得更深,手指在內壁上細致又緩慢地刮蹭著,相當折磨人。

夏耀這副敏感的身子骨那忍得住啊?袁縱越是讓他老實,他越是不老實,屁股顛著差點兒栽進水盆里。

“你還扭……再扭一個試試……”

屁股抽得挺響亮,完全是助紂為虐的意圖。

“不行……我受不了……啊啊啊……”

袁縱故意在這個時候問:“老子給你洗個屁股怎么了?瞧你那不樂意勁的

夏耀剛才不樂意,現在早沒那心思了,滿腦子都是要洗就給我洗得徹底點兒。

袁縱頭俯下去咬著夏耀的嘴唇問,“老公能不能給你洗屁股?”

夏耀沒說話。

袁縱使勁用手指貫穿他的甬道,利齒依舊在夏耀嘴邊粗暴又溫柔地啃咬著,不罷休地質問:“老公能不能給你洗屁股?嗯?”

“能……啊啊……別捅那……要射了……”就在夏耀即將低吼出來的時候,袁縱的手指突然拔了出來,用毛巾給夏熠擦擦濕處。冷厲的目光注視了夏耀一秒后,獰笑二聲,化為滿滿的溫柔,給他提上褲子,扛抱著回了病房。

夏耀被袁縱甩在他的病床上后,就一直賴在那不走。

腦子一邊想著那些淫蕩事兒,一邊惦記著電影的事,怎么掐算今兒都得大干一場。

于是,翻身摟抱住袁縱,將袁縱嘴里的煙抽出,捻滅在煙灰缸里。然后將自己的手指插入袁縱的口中,在袁縱的舌頭上摩擦生熱。

袁縱一口咬住夏耀的手指頭,嘲弄的目光拋射過來。

“別瞎鬧著……”

夏耀不死心地將攜著袁縱津液的手指伸進袁縱的褲襠里,拎起那根大物件,轉著圈地蹭。

袁縱啞然失笑,手扼住夏耀的手腕,故作正經地呵斥夏耀。

“耍流氓是不是?”

夏耀熾熱的氣息撲到袁縱的臉上,“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