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反擊。

夏耀睡著的這段時間,袁縱給他擦了擦身上的汗,換了一身干爽的病號服,又把身體扳正,被子蓋好,全部歸置好了沒一會兒,夏任重就推門進來了。

“兒子,兒子……”

夏任重喚了兩聲沒人應,見夏耀也沒動彈,意識到他可能在睡著。先把東西放好,把衣服隨便掛在一個地方,朝床邊走了過來。

“什么時候睡的?”小聲問袁縱。

袁縱說:“除了接您的電話,其余時間一直在睡。”

夏任重起身要去接水,袁縱直接端到他面前。

“您喝水。”

夏任重下了飛機連口水都沒顧得上喝,就急匆匆地趕過來了,這會兒渴礙夠嗆,也來不及跟袁縱寒暄,端起水杯就咕咚咕咚一頓喝。

“要不要再去接點兒?”袁縱問。

夏任重擺擺手,把水杯一撂,發出暢快的喘息聲。

“不用了。”

袁縱發現夏任重的頭發還是亂糟糟的,大概是走得急被風吹的,可憐天下父母心。

夏任重歇了一會兒緩過來了,這才打量起袁縱來。

“你是……”

袁縱朗聲回道:“我是他朋友。”

夏任重突然意識到什么,募的睜大眼睛。

“誒,你就是把我兒子從井里救出來的那個小伙子吧?”

袁縱點了點頭。

“哎呦,恩人啊!這可真是恩人啊!”夏任重激動不已地和袁縱握手,“真不知道該說點兒什么了,我們夏耀積了多少德才能換來你的拼死一救啊!”

袁縱倒挺淡定地說:“沒事,應該的。”

夏任重之前聽說了這件事,現在急忙將目光轉向袁縱的腳,唏噓不已。

“你這腳……”

袁縱又說:“習慣了,對我生活影響不大。”

夏任重嘆了口氣,說:“小伙子,你放心吧,你在這住院的醫藥費叔叔全包了,另外還會給你一筆補償金,算是對你這雙腳的彌補吧。”

“不用了,醫藥費已經結得差不多了,過幾天就能出院了。”

“我知道你是做生意的,不缺這個錢,這就是我們的一番心意,你別嫌少。”

“不是多少的問題。”

“……”

兩個人聊著聊著,夏母也趕過來了,走到門口腳步一頓,瞧見夏任重正攥著袁縱的手,噓寒問暖,言語關切,好不溫情。

袁縱百般推搡,夏任重便直接站起身,拍著袁縱的肩膀說:“小伙子,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叔一定滿足你!”

夏母“……”

袁縱這邊還沒說話,夏任重就被夏母拽出去了。

夏任重將袖子上的褶皺拍打平整,皺眉看著夏母。

“干嘛啊你這是?沒看我正跟人家孩子道謝呢么?”

夏母氣不忿,“我要再不進去,你都把咱兒子賣了!”

“賣了?”

夏母一看到夏任重這副對家事漠不關心、稀里糊涂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耗

“里面住的那位,就是縱橫特衛的總經理,你兒子的相好,知道了么?”

夏任重虎軀一震,“你說什么?就是他?”

夏母那張臉難看到了一定地步,直接跟夏任重說:“去去去,你走吧,忙你自個的事去吧,這不用你操心了。”

“這事也不賴我啊!我提前也沒見過他本人啊!”

夏母說:“不賴你,咱家出什么事都不賴你,行了吧?”

夏任重這么久沒回來,顧念妻兒,知道夏母一個人持家很辛苦,不敢和她置氣。只能先好脾氣地安撫她的情緒,再商量解決對策。

夏任重說,“咱欠著人家一份人情……”這事不好辦啊!”

“所以說啊……”夏母眼圈都紅了,“這種氣我真是受夠了!”

“什么意思?他還仗勢欺人啊?”夏任重問。

夏母嘆一口氣,“要真仗勢欺人我就不這么發愁了,人家厚道著呢!對我、對咱兒子都沒話說。你瞧見沒?他的腳都成那樣了,我不在的時候照樣把咱兒子伺候得順順貼貼。飯他管去端,床鋪他管收拾,連褲衩、襪子都給洗了。

夏任重納悶,“那你還受什么氣?”

夏母簡直無語了,“我終于知道咱兒子的情商隨誰了!”

“咱兒子情商挺高的。”

“是,因為你比咱兒子情商還低。”

“這話說的……”夏任重說,“我在外打拼那么多年,腦袋瓜子不夠用,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么?”

“你混到現在這個位置全仰仗著你爸!”

這種話若是別的男人聽了,一定會自尊心受挫,當眾翻臉,可夏任重聽后依舊面不改色。

“你的意思是我兒子肯定會成材唄?”

夏母“……”

“行了行了,怎么說著說著說到我身上了?”夏任重好言相勸,“這種事急不來,等他倆病好了,咱好好跟他們談談,感情的事需要溝通。”

“這種事要是溝通就能解決,我還至于整天上火么?”夏母急得雙手互攥,“問題是咱們現在太被動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