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怎么會是你?

晚上,夏任重和夏母離開過后,病房里就剩下夏耀和袁縱兩個人。

夏耀一直在衛生間沒完沒了地打電話,接了打,打了接,袁縱進去好幾趟,夏耀都在那急赤白臉地跟人家嚷嚷。

好不容易喘口氣,回病房里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

“你這干嘛呢?”袁縱問。

夏耀說:“預約美國那邊的醫生給你治療腳傷啊!”

“這么快?”

“趕早不趕晚啊,治病這種事能拖么?”夏耀突然急了起來。

袁縱疑惑地打量著夏耀,說:“咱不是商量好了一個月后再去么?你單位一堆事,我公司的事也沒處理完,趕得太急容易出亂子。”

“真的不能再等了!”夏耀一臉慎色,“我有種強烈的預感,我爸媽一定會想方設法把這份人情還給你,然后再翻臉不認人。咱必須得趕在他們前面把事辦了,不能讓他們有可乘之機。只有讓他們虧著你,欠著你,你才能守住主動權。”

袁縱啞然失笑,手擰著夏耀的臉說:“你爸媽怎么養出你這么個白眼狼?

夏耀也訕笑兩聲,“我也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這人憑道理辦事,誰有理我向著誰。”

“那你說說,我有什么道理?”袁縱問。

“你想想,要是沒有你,他們連兒子都沒了,還談什么結婚生子?再說了,你對我媽什么樣她自己心里還沒數么?換成哪個媳婦兒也做不到這份上。而且我一直信奉一個道理,人如其雞,你的羽粗長挺直,寓意憨厚可信、為人正直。”說完,自個兒都忍不住,哈哈一笑,攥住了袁縱的大鳥。

袁縱提醒他,“現在不怪我罰你下蹲了?”

夏耀都把這一茬給忘了,經袁縱一提醒,才張牙舞爪地朝他撲打過去。

“對,白向著你丫的了……”

袁縱一把摟住鬧騰的夏耀,說:“昨天折騰一晚上,今天也沒睡好覺,你不困么?”

“困……”夏耀說著就仰躺在大床上,四肢攤開,目光懶懶散散地望著天花板,悠悠地說:“今天我得早點睡了。”

“還沒洗澡呢。”袁縱說。

夏耀說:“不洗了,累著呢。”

“那我給你擦擦。”

夏耀神經一緊,“又擦?”

“你睡你的,我擦我的。”

袁縱說完就進了衛生間,等把東西準備齊全端出來的時候,夏耀已經睡著了。知道他是真累了,袁縱沒舍得像上次那樣折騰他,而是認認真真地擦洗。

不過為了擦著方便,速戰速決,袁縱還是把夏耀衣服全脫光了。

“請問,夏警官是住在這個病房么?”

突然闖入的一個聲音瞬間將夏耀驚醒,再一瞧身下,一絲不掛。

袁縱去衛生間換水了,沒來得及為夏耀遮擋,就這么讓媳婦兒暴露在陌生男人的眼皮下。

這個人不僅沒敲門就闖進來,而且看到夏耀的私處,還調侃了一句,“不是我說……哥們兒,你這怎么看著有點兒眼熟啊?”

整個病房都靜了。

陌生男人感覺到后方一股殺氣,急忙轉過身,看到袁縱那張陰黑駭人的面孔后,心里一陣寒噤,瞬間收起笑容,誠懇地道歉。

“那個……玩笑話……”

夏耀瞬間急了,“有你這么開玩笑的么?你他媽誰啊?”

“敢問一句,你是夏警官么?”

夏耀陰著臉點點頭,“是我,怎么了?”

“我是被你救上來的農民工,專門來這道謝的!謝謝夏警官英勇相救,也謝謝夏警官在井下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將生的希望留給了我,你才是真正的人民警察,你才是……”

“行了行了!”夏耀沒好氣地擺了擺手,“不早說。”

害得他還以為是上門討人情債的,一開口就那么“驚艷,”

既然走過來探病的!手里還拿著東西,那就算客了。袁縱心里再怎么不好服,也不能當面打臉,枉費了人家一片心意。

農工兄弟將東西放下后,默然站立在夏耀的床邊。

那天井下一片黑暗,夏耀也沒看清這人長什么樣,現在才仔細打量起來。

歲數跟夏耀差不多,長得特別有辨識度。也不知道老天爺在他臉上動了什么手腳,很一般的五官,配合在一起特別扎眼。眼窩略深,眼神情別精,有種民工服遮掩不住的鋒芒畢露,讓夏耀無法想象他是怎么掉到井里去的。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韓天王,今年26。”

夏耀腹誹:好家伙,人不怎么滴,名字倒起得挺響亮!

韓天王那兩道精銳的目光瞬間看透了夏耀所想,開口說道:“就因為名字起得太大,命主壓不住,才打小多災多難的。”

“你還信這個?”夏耀哼笑一聲。

韓天王說:“我不僅信,而且我還會看。”

夏耀嗤之以鼻,“真的假的?”

“夏警官眼光精明,犀利,鼻挺,頤侵夫妻宮,兩面對玉枕,形同三才督天……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命中佳偶是個男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