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斬斷情絲

臘月二十九這天,袁縱公司的人員基本都已清空,整棟辦公大樓就剩下田嚴琦和替他打下手的小方還在辦公室里說笑。

“黑豹那邊往咱這跑了好幾趟了,這回是真急眼了。”

田嚴琦哼笑一聲,“能不急眼嘛?這片墳地真要建成,他們的樓房賣給誰?就算真有人買,價格也得大跳水。”

小方幸災樂禍,“就是,說不定都不夠養活政府那幫孫子的!”

“賠——死——他。”田嚴琦悠悠的吐出這三字。

小方哈哈大笑,“田副總你太有才了,這種損招你是怎么想出來的。”

“我哪有那個本事?”田嚴琦感慨道,“是袁總想出來的。”

說道袁縱,小方禁不住感慨道,“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袁總了,我記得以前他總在公司里轉悠,大大小小的事都操著心,每一批新學員都親自帶。好像就從兩個月前?還是三個月前?他就開始做甩手掌柜了。”

田嚴琦面無表情地回道,“113天前。”

小方又補了一句,“當然,也是你有本事,才能讓袁總方心忙別的。以前沒有你這種能挑大梁的人,袁總哪敢啊?”

田嚴琦哼笑一聲,“趕鴨子上架,沒本事也得有本事。”

小方發現田嚴琦似乎并不愿意聊這個便轉移了話題。

“小田……不,田副總,你今年不回去過年了?”

剛問完就掃到田嚴琦這張傷痕遍布的臉,突然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這樣的一張臉,怎么敢回去面對父母?

田嚴琦倒不是很在乎,看小方挺尷尬的,主動開口調解氣氛。

“你呢?你也不回去了?”

小方說:“我買的明天上午的票,我家近,坐5個小時汽車就能到了。”

“這陣子辛苦你了。”田嚴琦說。

小方忙擺手,“這……應該的,應該的。”、

剛說完,田嚴琦的手機就響了。

接起電話,不到十秒鐘,田嚴琦整個人都僵化了。貼在臉頰上的手機一寸一寸往下挪,嘴里喃喃自語道:“企業法人變更……”

別說他了,就連一旁的小方都震驚了。

“什么?法人變更?也就是說……袁總把公司轉讓……給你了?”田嚴琦的后背狠狠砸向辦公椅,仰靠著,讓奔涌到腦袋上的血液緩緩地回流。

小方在旁邊一個勁地念秧兒。

“怎么可能呢?這公司是袁總一手成立的,剛成立那會兒只有七八個人,滿大街地貼小廣告,拉學員,差點兒給封了,熬到今天這個地步多難啊!我雖然是兩年前才進公司,可袁總對咱公司的上心程度我全看在眼里,訓練場上有個煙頭他都管撿起來,那一荷塘的蓮藕都是他親手栽的。”

田嚴琦的心涼涼的,“是啊……七八年的心血全撲在這上了,甩手的時候不覺得肉疼么?”

“這要是我,跳樓的心都有了,男人活這一輩子圖個啥啊?”

小方突然意識到現在說這話不太合適,便擠出一絲笑容朝田嚴琦說:“對了,我應該恭喜你啊!23歲一步登天,以后前途無量啊!”

“恭喜個蛋!!!”田嚴琦突然翻臉,一腳踹開辦公椅,幾大步飛跨到窗戶,對著窗外怒吼三聲,每一聲都有種聲嘶力竭的感覺。

袁縱就在外面,剛來不久。

像往常一樣,嘴里叼著煙,面色平靜,看不出任何情緒。闊步走過訓練場,就像走在自己家里,晃悠晃悠單杠和爬桿,看著還牢不牢實。又走到靶場,每把搶都拎起來擦了擦,再試一試,然后走進倉庫,檢查武器裝備,是否有發生爆炸的潛在危險……

最后走到離辦公樓最近的那棵大樹底下佇足凝望,這里曾經是大鷯哥和小鷯哥的棲息地,每天都在這里嘰嘰喳喳,鬧得歡實著呢。

田嚴琦直接從三樓的窗戶跳下,踉踉蹌蹌地朝袁縱急沖過來。

兩個人在樹下對望,袁縱立正站直,朝田嚴琦敬了一個軍禮。

這是袁縱第一次給田嚴琦敬禮,里面的意味不言自明。

田嚴琦的情緒瞬間收不住了,蹲在地上嘶聲痛哭。

“是個爺們兒就給我站起來!”袁縱厲聲喝道。

田嚴琦此時此刻寧可讓袁縱看不起,也不想讓他就這么走人。

袁縱轉身要走,田嚴琦猛地撲過去,一把抱住了袁縱的腿,哭嚎道:“我他媽根本就沒圖過你什么!你用不著這么羞辱我!你留下,我走,我走成了吧?”

袁縱用手扭住田嚴琦的衣領,一把將他從地上拽起來。

“你好好看看這,這是我袁縱的命根子,我能拿自己的命根子羞辱你么?”

田嚴琦淚如泉涌,“既然是命根子,你為什么說扔就扔?如果只是為了補償我,我告訴你我受不起,我田嚴琦還沒貪婪到一張臉換一個公司的地步!”

袁縱目光決絕,不容違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