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內斗

大年初一,家家戶戶齊團圓,夏耀家里卻冷冷清清的。按照往年的慣例,夏家每到過年都要大聚一次,家族幾十號人在老宅子里歡聚一堂。今天卻只有夏任重過去了,夏母堅持留在家,夏耀也只好陪著她額娘。

“媽,您為什么不去?”

夏母懨懨地說:“我嫌吵。”

其實夏耀也不喜歡熱鬧,尤其是近兩年,長輩看到他就問戀愛的事。到時候怎么說?難不成說我已經有主兒了,趕明兒帶過來給你們瞧瞧,嚇不死你們!

“我現在特別怕聲音,我感覺我已經有抑郁癥了。”

夏耀腹誹:您哪是怕聲音啊?您是怕我不知道您怕聲音,平時掃地的時候都要開著電視,婆媳吵架的聲音特別大,也沒見您煩過啊!

“媽,您別多想。”夏耀給夏母夾菜。

夏母哼了一聲,“以前我就是想得太少了,才讓你鉆空子。”

夏耀悶頭吃飯。

夏母盯著他看了一陣,細想想,夏耀這兩天表現還不錯,貌似自打出院都沒和袁縱聯系過。回來幫著夏母收拾這個,操持那個,往年都沒干過活兒,今年還搭把手包個餃子,比起那些一到放假就到處風流的混小子倒是強多了。

晚上十一點多,夏任重才從那邊回來,紅光滿面,醉醺醺的,一進屋就大喊夏母的名字,把夏母煩的夠嗆,直拿白眼翻他。

“兒子,兒子……”

夏任重喊了兩聲沒人應,后來直接推開夏耀浴室的門,把夏耀從噴頭下面強行拽走,“爸有件事要和你談談。”

“不是……爸。您先讓我把衣服穿上行么?”

“去去去,麻利兒的。”

后來,夏耀就和夏任重在客廳的沙發上促膝長嘆。

“兒子,爸跟你說,我和你媽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那小子他對你怎么樣,我們都看在眼里。咱就說他,人品端正素質好,作風正派品德高,扶危濟困有愛心,好男人中為代表……”

夏母在一旁聽得急冒火的,“你是不是開會開魔怔了?別整那些空話套話,直接說主要的不成么?”

夏任重瞪了夏母一眼,“讓你發言了么?沒規矩。”

夏母諒在夏任重酒精上頭,懶得理他,陰著臉回了房間。

夏任重接著說。

“我和你媽不一樣,你媽是急脾氣,什么事發生之后恨不得一時半會兒就搞定,不然就吃不下睡不著的。我這人就是一步一個腳印,穩扎穩打向前進,積小勝為大勝,積跬步至千里。你倆的問題是心態問題,不是道德問題,所以一味地鞭撻是沒用的,最重要的是引導。”

夏耀拍手稱贊,“爸,我特別贊成你的觀點,有些人就把這看成道德問題,說是反社會反人類的,是大逆不道的。”

盡管夏任重心里也這么想,但他不能這么說,尤其在兒子稱贊自己之后,更要把英明爹的戲份演足了。

“是吧?所以說我們要先擺平態度,這個人好不好?好!為什么好?因為他救過我兒子!我們應不應該懷疑他救人的出發點?不該!為什么?做人首先就要學會感恩!”

夏耀繼續點頭稱贊,“爸,您說得太好了,我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夏任重為自己的感化教育沾沾自喜,姿態擺的更高了。

“所以,爸為了你!!特意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你猜猜是什么?”

夏耀故意配合夏任重,絞盡腦汁地想。

“不給他找麻煩?”

夏任重嗤之以鼻,“再想!”

夏耀故作一副吃驚的表情,“難不成您還要替他付了醫藥費?”

“使勁想!”

夏耀難以置信地看著夏任重,“醫藥費都掏了,難不成您要給點兒補償金?”

夏任重終于不賣關子了,大手一揮。

“這根本就不叫事!你聽好了,爸不僅要給他一定的醫療補助金,而且打算邀請美國最著名的骨科大夫為他治療腳傷!!”說完,大無畏的表情遲遲沒有收回來,等著夏耀歡呼雀躍,大贊一聲老爸你太偉大了,結果臉上肌肉都僵住了,也沒等來預想的結果。

夏耀小心翼翼的說:“爸,他……他已經在美國了。”

“你說啥?”

“前兒晚上走的,手術日期都約好了。”

夏任重臉色有點兒難看,但依舊不死心地比劃著手,“做這種精密手術,主要看醫生,爸給你聯系的這位……”

“是Nelaon博士么?”夏耀反問。

夏任重臉色更難看了,拿起手機就給遠在美國的表兄弟打了過去。

“王文啊!我問你個事,你咋專挑這個Nelaon博士介紹給我啊?就沒有別人了么?”

那邊的王文詫異地說:“咦?不是你兒子先來找我定的么?后來你又給我打電話,我以為你們爺倆是商量好的。”

夏任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