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真的非常可愛

“那以后咱指望什么?”

袁縱說:“咱不是還有一塊墓地么?”

“要那么大一塊地干嘛用?把你剁碎了埋也用不了那么多坑吧?”

袁縱,“……”

夏耀知道袁縱不是發展殉葬業,畢竟豹子的商業版圖已經規劃好,他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它遭人踐踏。唯一的自救方式就是拿出一筆巨額資金,買下這塊地,然后由著袁縱揣著豐厚的資本另起爐灶。

“你回去之后到底有什么打算啊?”夏耀一臉堪憂。

袁縱頒開夏耀的臀瓣道:“開個鴨店,讓你做頭牌怎么樣?”

夏耀伸手捏住袁縱的下巴,幽幽地看著他。

“你舍得把我賣了么?”

袁縱含著夏耀的手指說:“不賣你,就讓你在那學學技術,練練活兒,以后把我伺候得更爽一點兒。”

夏耀齜牙,“我技術不夠好么?”

“論技術只能說一般,好評也是靠著你的顏撐起來的,以后多看看片,瞧瞧人家是怎么做的。姑且不說花樣,就談積極性,人家一個眼神就趴床上撅好了,你什么時候能那么聽話?”

夏耀飽受打擊,當即一蹶不振。

袁縱本以為說完了夏耀會一拳頭揍上來,生龍活虎一頓鬧騰,結果夏耀伏在他的胸口一聲不吭,面色晦暗,目光冷淡,蔫不唧唧。

袁縱不怕夏耀炸毛,就怕夏耀這樣,心被狠狠揉了一把,頓時慫了。

“得了,得了,我跟你鬧著玩呢……”

袁縱一邊哄著一邊將手插在夏耀腋下,把他整個身體提到與自己齊平,親他的嘴,咬他的耳朵,舔他的癢處。

“我就是逗逗你,不是嫌棄你……你每次都把我伺候得特爽,我能挑你的不是?誰有你口活兒耍得那么花俏?嘬得那么帶勁?誰能長出你那么個騷屁股,每次都把老子夾得受不了,里面又緊又熱的……”

終于換來夏耀一聲粗口。“滾蛋……”

袁縱這才停口,笑著將發飆的夏大少箍進懷里,好一陣順毛。

后來夏耀心情平緩了一些,繼續刨根問底兒。

“說正經的,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袁縱沉默了半晌,淡淡回道:“再說吧。”

第二天下午,醫生為袁縱的腳趾進行了手術。因為手術難度大,對精細化要求程度非常高,所以手術耗時相當長。從下午兩點被推進手術室,一直到凌晨三點多還沒出來。

夏耀一個人在手術室外靜候,十幾個小時沒吃一口飯,沒喝一口水。不知道什么叫餓,什么叫渴,什么叫累。醫護人員好心勸慰幾次,夏耀都寸步不離。

雖然知道袁縱做的是腳趾手術,無關生命安全,失敗也不過是殘損,可就是有無數種概論極低的醫療事故沖撞著腦神經。讓夏耀的精神始終處于高度亢奮的狀態,三更半夜不知疲倦地端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直地望著手術室的指示燈。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夏耀的雙腿已經凍麻了,手術室的門才打開。

主刀醫生走了出來,朝夏耀打了一個OK的手勢。

夏耀一瞬間滿身的虛汗都落了下來,那感覺比媳婦兒生孩子還要命。

等袁縱被推出來,夏耀反倒沒那么急了。

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手在被推過來的袁縱腦門上彈了一下,戲謔道:“你丫還真出來了?我還以你死里邊了呢。”

袁縱身上動刀,傷了這么大元氣,說話依舊底氣十足。

“只要菊花依舊鮮艷,黃瓜就不敢獨自凋零。”

夏耀東北話笑罵一聲:“滾犢子。”

袁縱已經被推了很遠,夏耀才抖了抖凍麻的腿,一瘸一拐地在后面跟著。后來走到病房門口,兩個小腿肚兒開始劇烈抖動,完全控制不住,就像肥肉突然松懈下來的神經抽搐,帶動整條腿都在打哆嗦。

“真操蛋……”夏耀自個兒都沒想到,他會有這么慫的一天。

醫生出去之后,夏耀的腿還沒停止抖動,進去怕袁縱笑,不進去又想看看看他的情況。就在門口探出個頭,鬼鬼祟祟地朝里面看。

“干嘛呢你?”袁縱看著他。

夏耀嘿嘿一笑,“跟你藏貓兒呢。”

袁縱又不是傻子,臉當即沉了下來。

“你要是不進來,我就去門口拽你了。”

夏耀只好三步一顫,兩步一顛地走了進來,姿態特別滑稽,自己都被自己走樂了。不好意思說是嚇的,就干笑著跟袁縱解釋,“那個……剛才坐外面凍著了……”

袁縱瞪著他,心里都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樣了。

“你過來。”袁縱伸胳膊。

夏耀僵著沒動,“干嘛?”

袁縱也不等他主動探下身,直接用大手抄著他的后腦勺將他按倒在床,屁股撅著橫趴在自己的胸口上。

夏耀以為袁縱要打他,迅速伸手護在屁股上。

結果袁縱根本沒打他屁股的主意,直接把手伸到小腿上,幫他放松肌肉,還對夏耀手護著屁股這個動作調侃了一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