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歸國

夏耀在美國一待就是一個月,每天病房、復健室、休閑區三點一線。每天都嚷嚷著再多待一天就會死,爺受夠了!爺要撂挑子!結果袁縱讓他出去玩一天,放松放松,他又不吭聲,苦行僧一樣的在袁縱眼皮底下轉悠。

終于,今天病房里就剩下袁縱一個人,徹底清靜了。

看護袁縱的醫生是美籍華人,接觸時間長了,自然看出他們兩人的關系了。每天除了繁重的醫務工作,唯一的樂趣就是看他們兩個人的各種互動。感覺他們兩人獨處的時候,和外在的形象特別不符,有種強烈的反差感。

今天夏耀不在,醫生笑著問:“他終于出去了?”

袁縱嗯了一聲。

醫生邊為袁縱按摩腳掌邊說:“他對你可真好。”

袁縱硬朗的眉骨傲然挺立著,深邃的眸光中隱藏著濃濃的柔情,廢話,那是我傍家兒,我媳婦兒,能對我不好么?

“對了,你是怎么勸他出去的?”醫生好奇。

袁縱淡淡回道:“訓了他兩句,他不樂意聽,就走人了。”

“你訓他?”醫生調侃袁縱,“你舍得么?”

袁縱對自己的疼妻屬性毫無察覺。

“我為什么舍不得?”

“我只看到他整天跟你吼,沒見你黑過一次臉。”

袁縱說:“我那是攢著呢。”

“攢著?”袁縱點頭,“攢夠了很揍一頓。”

醫生哈哈大笑,“真難以想象。”

其實夏耀是主動自己走的,與袁縱的威逼利誘都沒有關系。一大早穿好衣服就出去了,也沒和袁縱打招呼。

袁縱猜他是憋壞了,就沒攔著他,由著他出去撒歡了。

本以為夏耀這一趟難得的放松,怎么也要晚上才能回來。結果剛到中午,病房的門就被推開了,夏耀抱著飯盒走了進來。

“嘗嘗,我親手做的餃子!”獻寶一樣地遞到袁縱面前。

袁縱原以為夏耀所謂的“親手”僅僅是買好速凍餃子自己下鍋,沒想到從皮兒到餡兒全是手工。至于是怎么判斷出來的,直接看餃子的形狀就知道了。

夏耀本來是想出去消遣的,結果逛著逛著就逛到了超市。這段時間吃快餐、生冷食物真是受夠了,滿腦子都是源自親手包的薄皮大餡兒餃子。又怕速凍餃子沒那個味兒,就買了原材料,租了間廚房自己做。

也許是憋悶太久了,連做飯這種膩人的活兒都干得勁兒勁兒的。

袁縱看到飯盒里那已經粘成一坨的餃子,嘲弄又心疼的口吻擠兌夏耀,“好不容易出去瀟灑一回,就搗鼓這個來的?”

夏耀哼一聲,“我跟你說,我現在根本不用多高端的消遣方式,只要離開你,哪怕幾個小時,我心里都特別爽。”

袁縱在夏耀屁股的軟肉上擰了一下。

夏耀疼得直咧咧,罵了兩聲后拿來濕毛巾給袁縱擦手,催著他試吃餃子。

“怎么樣?”夏耀迫不及待地問,“說實話啊!甭來那虛頭巴腦、強顏歡笑的一套,爺就要實打實的評價。”

袁縱吃著真挺不錯,雖然味道差了那么一點兒,但比起這些天的伙食已經算得上人間美味了,尤其夏耀還是第一次做。

“別夸好啊!”夏耀假模假式地警告。

袁縱應夏耀要求客觀地說道:“餃子皮兒有點兒厚,肉雖然多但不夠香,應該是沒放香油和姜的緣故。”

夏耀剛才還柔和的目光瞬間猙獰,怒喝出聲,“哪尼瑪那么多事啊?!”

“不是你讓我說實話的么?”

夏耀急赤白臉地去搶飯盒,“吃不吃?不吃拿來!”

“吃。”

夏耀因為袁縱這么幾句實話,生了一天悶氣,一直沒給袁縱好臉色。第二天一大早又出去了,買了一瓶麻油和一袋姜粉,回去繼續搗鼓。

心里暗道:我就不信這個邪,多兩樣作料能好吃多少?

結果,剛用筷子攪了攪,肉香味兒就出來了。

煮熟后迫不及待地嘗了一個,自己都不住地點頭稱贊,果然不一樣。

這頓餃子吃得非常和諧。

夏母為期一月的旅行度假結束,心境都和來的時候不一樣了,想著收了袁縱這么大一番心意,總要有所表示。既然袁縱就在美國住院治療,不來探望一下總歸不合適。

于是,啟程回國前,夏母還是來了醫院。

醫生本想去病房通知,夏母把他攔住了。

午飯的時間,袁縱一般都把門窗打開通風換氣。夏母走到門口的時候,正巧看到夏耀和袁縱在一起吃餃子。

心里沒有過多的震驚,她早就猜到夏耀會跟過來了。

兩個老爺們面對面坐著,你一個我一個地夾著那些賣相差勁的餃子,平靜的表情背后透著不言而喻的幸福和滿足。

夏母已經很久沒在夏耀臉上看到過這種表情,就像六、七歲的孩童,吃餃子的時候眼中就一盤餃子和坐在對面那個人,目光簡單純粹。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