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一條短信引發的遐想

宣大禹又和夏耀說:“對了,我聽說袁縱把公司轉給那個小三了?”

“別提了,我的一大痛處。”夏耀目光悲戚。

宣大禹呲牙,“我操,敢情是真的啊?我開始還以為鬧著玩的!他都這樣了,你還陪著他去美國治病?就算是因為你把腳趾頭廢了的,也不能無底線妥協啊!”

“不是妥協不妥協的事。”夏耀解釋不清,“其實小田兒也聽不容易的。”

宣大禹恨鐵不成鋼,“你丫就是心眼太好了!我早就知道你跟他肯定得吃虧,他丫就是那種打個巴掌給個蜜棗的類型。”

彭澤倒是挺會安慰夏耀,“花錢買個心安吧,那孩子的臉我瞧了,說實話給我一百個公司我也不想燒成那樣。”

夏耀點頭,“而且我也不想讓他干這行了,風險太高。”

“那他有什么打算?”彭澤問。

提起這事夏耀就來氣,“誰知道他想干嘛?問他他也不說,整得神神秘秘的。”

“不會是軍火生意吧?”

夏耀呲牙,“別提了,要那樣我更不讓他干了。”

宣大禹不知道想起什么,忽然在旁邊呲牙一樂。

“讓他跟我一樣進軍娛樂產業吧,投資電影、電視劇一類的,眼光好還是穩賺的。不然直接拍電影也成,大小有點兒名字,身手又好,肯定能火,怎么樣?我新投資的電影正好缺這么一個角色。”

“滾滾滾……”夏耀惱了,“甭給我扯著沒用的。”

他能讓袁縱淌這個渾水么?

宣大禹酸溜溜的笑,“嘖嘖嘖……還怕他禁不起誘惑啊?”

夏耀嗤之以鼻,“就你們圈子里那些硅膠奶子,大錐子臉,我看一眼就夠了。”

“哈哈哈……”宣大禹揉了揉夏耀的臉。

夏耀把下巴墊在宣大禹的肩膀上,腦袋歪著朝宣大禹看。

“太太樂怎么沒來?”

宣大禹先是一愣,而后朝夏耀笑罵道:“你丫別嘴欠啊!哪壺不開提哪壺。”

夏耀也哈哈大笑。

彭澤在旁邊不明所以,“太太樂是啥?”

“你丫敢說一個試試!”宣大禹怒瞪雙目。

“我怎么不敢說?彭澤我跟你說啊,就大禹他……唔……”

宣大禹捂住了夏耀的嘴,夏耀一邊笑一邊撲騰,彭澤好奇心強,也過去跟宣大禹掰哧,三個人鬧成一團。

后來夏耀正經八本地朝宣大禹問:“王治水這段時間怎么樣了?我在國外待的這段時間也沒空關注他,醫院的網又不太好。”

宣大禹說:“讓我給雪藏了。”

“這才出來混幾天啊?就讓你給雪藏了?”

宣大禹哼了一聲:“丫忒不老實,曝光率太高對他沒啥好處!本來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蛤蟆,再包裝也成不了青蛙王子。他也就適合吃點兒麻辣燙、酸辣粉、肉夾饃、三毛五毛窮算計,錢一多就找不著北,還不如踏踏實實做個小老百姓。”

夏耀給宣大禹豎了個大拇指:“我贊成。”

宣大禹捅了捅夏耀,暗示他看彭澤。

彭澤正在用手機看著什么,眼眶中淫光閃閃,好不蕩漾。

夏耀偷偷潛了過去,嗖的一下搶走了彭澤的手機。

“我操!”

彭澤急忙過來搶。

夏耀趁著這個工夫偷看了兩句。

“老婆的小淫穴癢癢的。”

“老公的大JB濕噠噠。”

我操!夏耀差點兒吐了,他和袁縱激情是飆出的淫言蕩語,也沒到這么粗魯露骨的程度。正想膜拜一下與彭澤調情的短信對方是誰,彭澤就把手機搶了過去。

“彭澤……你讓我說你什么好……”

夏耀擠兌的話還沒說完,彭澤那邊倒先發制人了。

“大禹,你說咱要用妖兒的手機把一模一樣的短信發到袁縱的手機上,袁縱會有什么反應?”

宣大禹被酒熏熱的眼眶邪紅邪紅的,“我也很好奇。”

“操,你們倆別瞎鬧,把手機還我,我操你大爺……啊啊啊啊……”

夏耀玩命攔都沒攔住,手機被兩個損友搶走,“小淫穴癢癢的”這幾個字無情地進入到了發送狀態中,夏耀有種想把信號塔炸塌了沖動。

等屏幕一閃,“發送成功”四個字讓夏耀頭皮一陣發麻。

猛灌了二兩白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心里一個勁地祈禱袁縱不看信息,因為袁縱的收件箱里通常有N 多條未讀信息。

結果還不到一分鐘,袁縱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你干嘛呢?!”平淡的語氣中蘊藏著極度強烈的情緒。

夏耀臉色爆紅,“那個……大彭子和大禹丫的存心冒壞!把我手機拿走了,發了那么一條”

解釋了一大串,最后撂下手機的時候,臉紅得都快冒煙了。

彭澤和宣大禹兩個人就在一旁哈哈大笑,夏耀瞬間發飆,以一敵二,將兩個熊孩子一頓狠揍。最后兩條胳膊一邊圈著一個脖子,憤憤不平地看著他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