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追丈母娘

袁縱并沒有走,而是把車開到了距離夏耀家不到一百米遠的地方,視線所對的方位恰好是夏母的臥室。

夏母正準備拉窗簾睡覺的時候,突然就掃到了不遠處的車。她認識袁縱的車,心中腹誹:知道你就不會痛快走人,果然跟那貓著呢!

于是,這一宿夏母都睡得非常警惕。

中途去窗戶口看了好幾次,袁縱的車一直停在那。至于袁縱在不在這里,夏母看不清楚,只能潛到兒子的房間門口聽動靜,里面什么動靜都沒有。又悄悄地將夏耀的房間門打開,看到夏耀一個人老老實實地睡在床上。

難道他不是要趁機鉆空子,而是在外面守夜?

假如夏母養的是一個閨女,有個男人這么心甘情愿地在外面守著她們娘倆,夏母心里一定特別感動。問題是她養的是兒子,還是體格健壯的刑警,一個糙爺們兒守著一個壯小伙,有這種必要么?

所以,夏母覺得袁縱要么就是車壞了,要么就是別有用心。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夏母再去窗口看的時候,袁縱已經走了。

這個時候夏耀還沒起床,袁縱也沒打任何招呼,就這么悄無聲息地走了。

其后的幾天,夏耀無比正常,正常得夏母有些理解無能。以前他和袁縱的關系沒有曝光的時候,夏耀天天以加班為由夜不歸宿。現在把話攤開說了,夏耀反倒低調著了,每天按時回家,還經常幫夏母干干家務,變得異常孝順。

夏母晚上吃飯的時候故意探話,“你這幾天怎么沒去找袁縱?”

“您希望我去找他?”夏耀故意逗夏母。

夏母別了他一眼,“跟你正經的呢,這段時間怎么回事啊?”

夏耀被夏母問得莫名其妙,“什么叫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夏母突然有點兒不知道從何說起。

“就是你這段時間怎么這么聽話?每天到點就回家,也沒見你和袁縱聯系。”

夏耀無奈,“我聽話還不好么?難不成我要天天不著家,存心跟您作對,您心里才舒坦么?”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夏耀把筷子一撂,“媽,我實話跟您說吧,袁縱這程子正忙自個的事呢,一天到晚逮不著人。我覺得他應該是故意避開我,想讓我多花花時間陪陪您。”

夏母哼了一聲,“他有這份好心?”

夏耀沒再說什么,但是臉上的表情無半點兒虛情假意,事實上他這段時間對夏母的態度確實變了很多。父母對兒子的愛總是被兒女漠視,兒女對父母的愛卻對被父母放大無數倍,夏母說不動容是假的,只是需要一個確認罷了。

晚上睡覺前,夏母再去拉窗簾,又看到袁總的那輛車了。

這些天,夏母每天晚上都會看到袁縱的車候在這里,但又從沒見過袁縱出來過,更甭說跳窗而入了。白天夏耀照常上班,在單位的動態都在夏母的掌控之中,下班后又按時回家,兩個人基本沒時間見面。

這么一來,夏母有點兒相信袁縱是過來守夜了。

為了讓愛人多陪伴母親,彌補母親,故意減少和愛人的見面時間,但卻又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因為抵抗不住思念在愛人窗外靜靜守候。

多么感人的戲碼!

可夏母卻覺得袁縱玩這套有作秀的嫌疑,明擺著在逼她讓步。

于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夏母沖動了。

直接走到袁縱車前,悄悄車窗。

“出來。”

袁縱從車里走出來,高大英武的身形佇立在夏母身前,硬朗的面孔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淡淡的男人味兒,笑容醇厚迷人,讓毫無心理準備的夏母心里咯噔一下。

看來不光美女對什么年齡段的男人都受用,美男對什么年齡段的女人也都受用。

夏母只是停頓了片刻,便言歸正傳。

“阿姨告訴你:你對我們家夏耀做的這一切,我們和感動也無以為報,但是對于你來兩個人的關系,我們的態度是非常明確的,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不會因為你守他幾個晚上就點頭的。”

“誰說我是來守他的?”袁縱突然開口,“他一個小伙子有什么可守的?”

夏母臉色一變,“那你是來干嘛的?”

“我是來守著您的。”袁縱說,“我怕您一個人睡覺害怕。”

夏母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好一陣,半天沒說出話來。

袁縱就用那深沉的目光凝望著夏母,里面滿滿的真情實意,“叔叔常年在外,把您一個人留在家。無論多大年齡段的女人都會缺乏安全感,尤其像您這么漂亮的。”

夏母憋了半天才甩出一句話。

“你是不是有病啊?”說完,斂著一身無處發泄的憋悶之氣轉身走人。

袁縱望著夏母的背影,舔著嘴唇笑了笑,果然夏耀這脾氣秉性全隨了他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