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太沒節操了

夏耀發現,這幾天夏母不怎么管他了。

以前下班稍微晚一點兒,就要提前和額娘報備,敢忘了?立馬電話過來“審問”。現在無論回家早晚,加班與否,夏母好像不關心了。甚至有兩次夏耀和同事出去喝酒,提前給夏母打電話,打了好幾個才接通,夏母特別敷衍地應了兩聲就掛斷了。

這些還不算什么,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晚上的查寢。以往夏母都要很晚睡,很早起,中途還要潛到門口看看兒子的睡態。現在愛睡不睡,愛起不起,人家一大早就光鮮亮麗地出門,晚上看都不看夏耀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間。

要說這樣也算好事,證明夏母對夏耀的防備心沒有了,夏耀可以為所欲為了。

可問題是夏耀也沒能為所欲為,因為夏母對他放松警惕的這幾天,袁縱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夏耀有時候很早下班回家,我額娘額娘不在,聯系袁縱一直在忙碌中,一個人閑得都快發毛了。

突然有點兒皮癢了,想念夏母對他嚴加管教的那段日子。

又是一個加班夜,忙到晚上九點多,夏耀特意沒給夏母打電話,想等夏母主動打過來,結果一直等到下班也沒動靜。

我擦,都對我放心到了這種程度?

夏耀回到家之后,才發現夏母還沒回來。打她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正著急的時候,門口傳來一陣開鎖聲。

夏耀轉過頭,看到夏母正往房間里面走,高跟鞋發出清脆的嗒嗒聲。

“您去干嘛了?”夏耀問。

夏母淡淡回到:“和一個朋友去逛夜市了。”

夏耀呲牙,這小日子過的,比我還瀟灑啊!看來已經把您兒子的婚姻大事置之度外了啊!

為了找存在感,夏耀故意和夏母說:“我也剛回來不久。”

然后一直等著夏母問他去干了什么,結果夏母完全沒有打聽的興趣,脫了外套直奔自個的房間。

卸妝、洗臉、做美容。

夏耀就一個人在旁邊念秧兒。

“我今天九點多才回來。”刻意強調的口吻。

夏母悠悠地問:“然后呢?”

“然后……”夏耀語塞,“然后,您咋不問問我為什么這么晚才回來?”

夏母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你不是加班嗎?”

夏耀竟然因為夏母的極度信任而覺得掃興,為了找到夏母對他“嚴盯死守”的那種親切感,刻意清了清嗓子,故作一副心虛的表情。

“其實吧……我沒加班。”

夏母在鏡子前左照照、右看看,完全沒搭理夏耀這茬兒。

夏耀又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媽,我實話跟您說了吧,我剛才去和袁縱約會了。我這段時間憋得太難受了,實在沒忍住就……”

不料,夏母輕飄飄地甩出仨字,“蒙誰啊?”

夏耀真懵了。

過了好半天之后赤白臉地跟夏母嚷嚷,“媽,您就這么信任我?您就不能懷疑一下我的人品?”

夏母終于放下手中的面膜,臉上浮現一絲慍色。

“你能不能別再這吵吵八火的?”

夏耀驚了,這怎么還冒出一句東北話?

夏母斜眼掃著夏耀,“有事沒事?沒事趕緊出去。”

夏耀面色又柔和下來,和額娘硬來是沒用的,袁縱曾經叮囑過他,對待額娘要用哄。于是雙手作揖,一臉堆笑地看著夏母。

“媽,我求求您了,您罵我兩句,您嘮叨我幾聲,您就我和袁縱的問題給我施加一點兒壓力,真的,我現在生活好空虛……”

夏母終于惱了,“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啊?非得數落你兩句心里才舒服是吧?

夏耀點頭。

“去去去,我沒工夫跟你白活。現在已經將近十一點了,美容時間到了,我得馬上上床睡覺。”

夏母將夏耀推搡到門口,“你自個反省去。”說完,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

第二天中午,夏母憑借自主之力買了菜回家,路上沒有袁縱尾隨。心中暗喜:這小子一上午都沒露面,是攤上什么事了吧?

終于可以吃上一頓消停飯了……

一邊想著一邊摸鑰匙,結果鑰匙插進去,還沒擰就打開了。

額?家里進人了?

廚房里飄來一陣極度誘人的菜香味兒。

夏母一路小跑走過來,看到袁縱英武的身軀屹立在灶臺旁,手中的炒勺揮舞得異常瀟灑,好像就在自個家做飯一樣。

“你怎么進來的?誰讓你進來的?”

袁縱理所當然的口吻說,“不想讓油煙子熏花了您臉上的妝,就進來了。

夏母面露慍色,精亮的目光怒瞪著袁縱,好半天才嗆出聲來。

“你還真不把自個兒當外人了?”

袁縱還真沒把自個當外人,直接推著夏母往外走。

“行了,您就等著吃現成的吧。”

“我告訴你袁縱,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我好吃好喝的……誒,你給我等等!鍋貼兒餃子你往鍋里倒什么水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