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連老娘的醋都吃!

夏耀趁著夏母去收拾書房的工夫,偷偷潛進了她的臥室。現在叫她和夏任重的臥室已經不太合適了,應該叫夏母一個人的閨房。整個房間出來大床上的被褥和枕頭是雙人的,其余地方看不到另一伴的任何痕跡。

以往沉寂的梳妝臺又開始鮮活起來了。

梳妝鏡擦的锃亮,里面找出夏耀這張茫然又苦逼的面孔。

這段時間和袁縱接觸少,連倒飭的動力都沒有了,加上整天加班工作,整個人灰頭土臉,與額娘的精神面貌插了好幾個檔次。

夏耀在夏母琳瑯滿目的化妝品上仔細排查,拿起一個瓶子聞一聞,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么,夏耀總覺得這個化妝瓶上有袁縱的氣味兒。

而且這些化妝品都是剛拆封不久的,儼然就是近期買的,產品功能有重疊。以夏母的消費觀念而言,她不太可能會同時買很多套,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送的。

至于這個人是誰……夏耀手賤拉開了抽屜。果不其然,有一套禮盒還未拆封,上面一個赤裸裸的大粽子圖標。

這個圖標還是夏耀親手設計,后來做成了印章,沒事就在夏耀的本子、桌布或者一切帶盒子的生活用品上亂戳一氣。

夏耀心里酸得冒氣泡,下面那根都快變成腌黃瓜了。

你姥姥的!你都沒給我買過護膚品!都沒給我買過!人家宣大禹還給我買過呢!你都沒給我買過!!

可夏耀看袁縱給夏母買的這些,怎么看怎么專業,怎么看怎么用心。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如此關心愛護,那得是多上心啊?!!

夏耀離開夏母的梳妝臺,又在她的床邊磨嘰了一陣,在擺弄她枕頭的時候,突然翻出了底下的一個小本子。

這個小本子繼承了三十年前的功能--作詩!

夏耀簡單翻閱了一下,里面只有幾首,上面記錄的日期都是最近創作的。

第一首--《渴望愛情》。

愛情依然活在我的心底,

就像遺棄的火種在潛伏,

也注定在這沉靜的深夜,

唄某一只大手層層燎起。

愛情是無法抗拒的誘惑,

額頭與心雙雙失去年齡,

在嘆息與熱戀的碰撞中,

鋪成修遠漫長的這一生。

一看到這個題目,夏耀就倒吸了一口涼氣,五十歲的女人,有夫有子,平白無故渴望愛情?再往下看,“大手”?為毛是大手?夏耀滿腦子都是袁縱的“老虎鉗子”。在看到“失去年齡”四個字,滿腦子都是年齡差啊年齡差!

還有,為啥會有“嘆息”,是因為跟我爸生活不幸福么?為啥又有“熱戀”?跟誰熱戀?這“碰撞”又是怎么來的?沒有出軌、糾纏不清的兩段情,怎么會有碰撞?

夏耀正胡思亂想著,夏母的聲音突然在門口響起。

夏耀徒然一激靈,趕忙將小本子塞回了夏母的枕頭底下。

結果夏母只是在哼歌,沒有進屋來。

夏耀剛松一口氣,夏母的歌聲就猝不及防地傳了進來。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長大,長大后世界就沒有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長大,我寧愿永遠都又笨又傻。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長大,長大后我就會失去他。我深愛的他,深愛我的他,怎么會愛上那個他……”

不想長大……夏耀心里一哆嗦,我這個歲數的唱這歌都為時尚晚,您可敢哼啊!都說循環哼唱一首歌是潛意識的外在釋放,姑且不說夏母哼歌的出發點是什么,夏耀只是想知道夏母學唱這首歌的出發點是什么。

夏耀不敢再想了,趁著夏母進衛生間的工夫,匆匆忙忙從她的臥室撤走了。

睡覺前,夏耀給夏任重打個電話。

“爸……”患難同胞的口吻。

夏任重感覺像是要睡了,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

“怎么突然想來給我打電話了?”

夏耀說:“想您了,想問問您最近怎么樣。”

“我啊?一直那樣,總有忙不完的事。”

夏耀說:“你別總是忙,也要注意身體。”

更要注意我媽……夏耀心中暗暗提醒。夏任重毫無危險意識,在手機那頭開心地笑了兩聲。

“嘴兒這么甜,又干什么壞事了?”

夏耀的手一邊把玩著床單一邊說:“瞧您這心理素質,關心您兩句就承受不了了?”

“我不是承受不了,我這走思維慣性,被你媽數落多了,有點兒被迫害妄想癥。”

夏耀一聽這話,神經立刻繃了起來

“我媽又數落您了?”

夏任重說:“幾天前的事了,這程子一直沒通電括。”

我滴個擦擦擦,夏耀心中吶喊,我的爹啊!您能不能有點兒憂患意識啊?您再這么沒心沒肺,《雷雨》的改編版就要在咱家上演了啊!

夏任重又說:“自打我過年回到這邊,你媽就一直不給我好臉看,她出去度假一個多月,我一直打不通電話,派人到家里找,才知道她去了美國。后來我就埋怨了兩句,你媽就跟我急了,說我干涉她的個人生話,說我不尊重她。你聽聽這叫什么話?兩口子都不能干涉,還能叫兩口子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