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豬一樣的隊友

“那您給他打電話。”夏耀退了一步。

“我給他打?”這不是多此一舉么?

夏耀不松口,“反正我不給他打。”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磨嘰啊?以前不讓他進家門,你嫌我不厚道。現在請他過來,你又不樂意了!愛請不請,不來拉倒!哎呦我這胃……今天真得好好檢查檢查了……”

夏耀回嗆一聲,“打!我打還不成么?”

說完,拿著手機去了不遠處,手機選了號沒撥打,直接舉到耳邊,假模假樣地動了動嘴唇,點了點頭,就朝夏母走了過來。

“打完了?”

到時候袁縱沒來,就說他不樂意……夏耀是這么打算的。

結果等娘倆回了家,飯香味兒已經往鼻子眼兒鉆了。

袁縱一副以主人自居的派頭,穿著超大號的定制圍裙,從廚房大模大樣地晃悠出來。完全沒有絲毫差異的表情,直接和娘倆打招呼。

“回來了?”

夏耀臉上的肌肉瞬間扭曲變形,眼睛里迸發出熊熊烈火。

“你丫怎么來了?誰他媽讓你來的?”

夏母像看待神經病一樣的目光掃著夏耀,“不是你讓他來的么?”

“我壓根就沒打電話!”夏耀咆哮出聲。

夏母表情一陣糾結,扶額往廚房走。

“我去拿碗,順便看看他有沒有把煤氣關好……”

“甭裝了!”夏耀破天荒朝夏母嚷嚷道,“他都用那么熟了,還能關不好么?”

夏母完全沒理解兒子的腦回路,以為夏耀這么跟她過不去,是嫌她嘴上說著不待見袁縱,卻總是白收人家的“好處”,嫌她這個媽虛偽、做作了。當即露出受傷的表情,呆愣愣地看著夏耀說不出話來。

然后姑爺就出馬了,直接掐攥住夏耀的后脖頸,提到夏母的面前,怒聲朝他呵斥道,“怎么跟你媽說話呢?道歉!”

我操!夏耀醋壇子徹底翻了,豹眼圓瞪,直沖袁縱而去。

“你替誰出頭呢?啊?你他媽才來幾天啊!就要謀權篡位了!!裝什么B啊?誰他媽不知道誰咋回事啊?”

袁縱眸色一沉,一巴掌甩向夏耀的屁股,啪的一聲震天響。

“你敢犟嘴?給我認錯!道歉!今兒不道歉甭吃飯!”

夏耀捂著根本就不算疼的屁股,心里的委屈就甭提了,扯著嗓子一通嚎。

“不吃就不吃,我特么還不稀罕吃你丫做的那點餿飯呢!”

此話一出,夏母都開始擄袖子了。

“你這孩子怎么回事?是不是要造反啊?”

袁縱一副不愿讓夏母動手閃了腰的架勢,直接把夏耀拉到墻角親手打,巴掌依舊啪啪響,依舊有聲音沒力道,有幾下甚至甩在了自個胳膊上。

可夏母在一旁聽著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原本還想親自上手,瞧這架勢完全沒必要了。真敢下手啊!心里一抽一抽的,畢竟是自個兒子。

袁縱趁著夏母發愣的功夫小聲呲呲夏耀,“你是不是找揍?我這好不容易混出點樣了,你又給我拆臺!”

夏耀始終一副憤憤然的模樣,脖子梗著不領情。

袁縱又訓他,“你怎么這么小皮臉?說你兩句你就不愛聽了?”

夏母有點兒看不下去了,故意輕咳了兩聲。

“行了行了,他不樂意吃你就甭逼他了!”

行了?袁縱儼然覺得火候還不夠,他得把這明理老姑爺,向著丈母娘的戲份演足了。于是把夏耀拽進了衛生間,門砰的一聲關上。

不足五秒鐘,里面傳來夏耀的一聲嚎叫。

叫聲里沒有絲毫雜質,剛勁脆生、貨真價實!開始夏母一直覺得袁縱有作秀的成分,結果聽到這聲嚎叫,所有的懷疑都被掃清了。

袁縱把夏耀的手按進熱水盆,水溫很燙,剛才嗷的那一聲就是被燙的。

“我才幾天沒管你?你就把手弄這么糙!你自個瞧瞧,還有法看么?”

夏耀這些天總是出任務,春天風大氣溫低,手長時間暴露在外,長了一層皴皮,袁縱覺得有必要好好給夏耀褪褪爪子。

“伸進去!”袁縱又拽夏耀的手。

夏耀嚷嚷,“熱,熱……”

熱也不成,袁縱直接把夏耀的手往熱水里面按,夏耀剛觸到水就被燙得伸出來了。又被袁縱按了回去,觸到水又被燙得伸出來,反復試探、退縮、一點一點往手上撩。

“你這樣根本不管用,把整只手都沒進去,尤其是手背!”袁縱在一旁訓斥。

夏耀根本下不去收,就一直在那慢悠悠地撩水,呲牙吸氣。

袁縱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夏耀按進水里大手覆蓋在上面,動也不讓動一下。

夏耀熱得直跺腳,嗷嗷叫喚,叫得夏母心臟一顫一顫的。

“袁縱,你給我開門!”

聲音完全被夏耀的慘叫聲隔絕在外,只能干著急。

夏耀剛緩過來,袁縱又攥住他的手腕,特別用勁地給他搓手,就像褪豬皮一樣,一點兒都不含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