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我看挺好

夏耀這一鬧騰,讓快吃到嘴的肉又飛了。

周一沒精打采地去上班,小輝盯著他的耳朵一個勁地猛瞧。

“縱爺夠粗魯的。”

夏耀哼笑一聲,“真要是他弄得也值了。”

“誒,對了,我好長一段時間沒瞧見他來接你了,他最近忙什么呢?”

夏耀幽怨的口吻說出今天袁縱的行程,“忙著跟我媽去參加中老年派對。”

“這就開始享受晚年生活了?”小輝笑著調侃。

夏耀腹誹:脾氣秉性老成一點兒我就忍了,只要JB別提前步入晚年就成了。可自打袁縱在家里公開吃了一頓飯之后,他和夏母的“地下情”有轉移到地上的去向,開始從針鋒相對走向情投意合了。心態一老,這性能力的前景也令人堪憂啊!

小輝在旁邊嘟噥道:“我得出去買包煙,幫我盯著點兒。”

“外面的商店不是重新裝修么?”夏耀提醒。

小輝一拍大腿,“哎呦,讓我給忘了。你說外面這幾個門臉兒一天到晚窮折騰什么?開了關,關了開,以往都是一家一家來,現在一裝修全裝修,裝修公司也有團購服務了?”

“這不是剛過完年么?都想有個好彩頭。”

夏耀說著扔給小輝一包煙,“先抽我的。”

“謝謝了啊!”

午飯時間,夏耀打算開車去溜達一圈,就勢找個地方吃飯。車開出去之后,聽到對面一陣嘈雜的叮當亂響,就在路邊停下了。

一個裝修工看到警察走過來,不由自主地放下手中的工具看著他。

夏耀只是隨便打聽,“這一條街怎么全裝修?”

“我也不太清楚,聽人家說好像要重新規劃。”

夏耀點點頭,就沒再問什么,重新開車上路了。

開了好幾條街,也不知道該吃點兒什么,最后開著開著竟然開到了袁縱的公司,公司內部的景象一切照舊,連看門大爺都沒換。

看門大爺掀開門簾,瞧見是夏耀的車,笑著朝他招招手。

“怎么不進來啊?”

夏耀剛要擺擺手,大爺就把門按開了,夏耀只好把車開了進去。

這會兒正是午飯時間,學員們三三兩兩往食堂走,有些人看到夏耀忍不住上下打量,眼神完全是陌生而好奇的。

夏耀這才意識到,去年的那批學員早就畢業了,現在已經換了一批新人。

辦公大樓外的公開欄變成了電子滾動屏,上面播放著會議記錄、集訓照片、獲獎學員風采照、歷任教官介紹以及隨時滾動的公司內部新聞,比袁縱管理的時候詳盡生動多了。田嚴琦沒有袁縱的掌控力和社會資源,但貴在做事認真、面面俱到。

夏耀一進辦公大樓,就嚇了一跳。

大廳中央竟然擺放著袁縱持槍射擊的蠟像,做得相當逼真,不知道還以為是真人。夏耀回過神來之后不由的暗罵:我操!這小田兒真特么能整幺蛾子!

夏耀好奇的過去摸了兩下,這眉眼做的,簡直太傳神了,讓多日未沾葷腥的夏耀差點兒脫褲子騎上去。

又盯著瞧了一陣,越看越帥,夏耀的眼神絲毫不像是欣賞別人,倒像是自戀。手背著,頭揚著,就差招呼一個人過來,瞧見沒?這蠟像的原型就是我爺們兒!

夏耀看夠了,咧嘴一樂,最后在蠟像的臉上捏了一下。

結果就這一下壞事了。

把專門管理蠟像的工作人員給招來了。

這管理員也是剛被聘請來不久,壓根不認識夏耀,剛才在旁邊的監管室就盯上他了。瞧見他又欣賞又拍照的,壓根沒想到他會認識蠟像本人,真認識誰能干出這種事啊?

拍照留念什么他就忍了,畢竟是個警察,不好當面訓斥。可這瞧著瞧著就動手算是怎么回事?這上百萬的造價,是你一個條子能賠得起的么?

“嘿,嘿,干嘛呢?”

夏耀扭頭看過去,管理員怒洶洶地瞧著他。

“別碰那個蠟像,聽見沒?”

夏耀笑著撤回手,“不好意思啊!”

管理員粗魯地推開他,走到蠟像面前用特別精細的那種布小心翼翼的擦拭,一臉嫌惡的表情,嘴里嘟嘟囔囔的。

“現在的警察都這么沒素質。”

夏耀心里雖然不舒服,但還用調侃的口吻朝管理員說:“至于么,哥們?又不是紙糊的,摸兩下不礙事吧!”

管理員臉色更難看了,直接朝夏耀嚷嚷:“你懂個屁啊?這是我們祖師爺,公司的創始人,我們老總每天都要來這瞻仰一下,是你能瞎碰的么?”

祖師爺……夏耀心里一陣惡寒,小田兒你是有多恨袁縱啊?你是不是每到清明節和鬼節還得來這上兩柱香啊?

管理員還說:“這不僅僅是蠟像,還是一種精神!你這動手動腳的,不僅僅是弄臟了蠟像,還褻瀆了我們公司的精神!”

不用說,這番豪言壯語肯定是田嚴琦貫徹下來的,夏耀但笑不語,本想直接走人,結果管理員又怒斥一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