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變!變!變!

夏耀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袁縱才騰出一天的工夫。

“晚上去我那吃。”袁縱說。

夏耀暗笑,算你丫有點兒良心,還記著日子。

不過按照往年的慣例,壽日這天晚上,夏耀一般都在家里陪著夏母。因為夏母怕他在外面搞一些亂七八糟的派對,所以不讓他出去,只是在家里簡單慶祝。

“我怕我媽不樂意。”夏耀說。

袁縱說:“你先問問你媽。”

“這樣吧,我先回家轉一圈,陪我媽一會兒,然后再去找你。”

袁縱點頭,“就勢跟你媽說,今晚就在我那住了。”

夏耀心里沒出息地雀躍了一下,面上還裝得正經人似的。

“這個難度很大,我盡量。”

夏耀回到家的時候,夏母正在大刀闊斧地歸置房間,物品四處散布。夏耀從沙發上拿起一個包裝精美的禮品盒,暗道:往年都不給我準備禮物,今年竟然還有這份心,那我今晚不陪她豈不是更沒良心了?

正想著,臥室門口傳來夏母一聲呵斥。

“你把我東西給我放那!我還沒來得及拆封你,你瞎碰什么?”

我操……夏耀暗自尷尬,敢情是人家送她的,白白自作多情了。

夏耀又進了廚房,這會兒已經六點多了,里面半點熱氣都沒有。別說菜了,連點兒像模像樣的食材都沒看見。

看來是準備出去吃了……夏耀暗想:那我幫著一起收拾收拾吧,早收拾早完事早吃飯早去袁縱那。

結果,剛搬起一樣東西,就被夏母一通數落。

“你別瞎折騰,那東西不是放那的!”說著,夏母就沉著臉走過來把東西搬走了。

夏耀長記性了,不再亂碰東西,乖乖站在一旁,等著夏母差遣。

夏母在夏耀身邊轉了幾個圈之后,煩躁的目光對著他。

“離我遠點兒!別站在這擋道成不成?”

“……”

夏耀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艱難地開口請示道:“媽,我今天晚上能出去吃么?”

本來看夏母這種臉色,夏耀以為沒戲了,結果夏母想也沒想就回道:“你還指望我給你做晚飯啊?早著呢。”

夏耀又試探性地問:“那我要是和袁縱一起吃呢?”

更出乎意料的是,夏母臉上一片祥云,“跟誰吃不是吃啊?”

夏耀心底反倒沒底兒了,訕笑著說:“您這么痛快,我都有點兒不習慣了。”

“我什么時候跟你磨磨嘰嘰過?讓你出去吃就是圖個省事兒,我自己吃飯隨便湊合湊合就成了,多你一個還得弄倆菜。”

夏耀不管夏母是真大方還是假大方,總之就順著桿往上爬了。

“那要是吃得太晚,我可能就不回來住了。”

事實證明,夏母是真大方,直接擺了擺手。

“我正要把你的床單、被褥重新拆洗,你在家住也沒床被,就在外面湊合一宿吧。”

夏母這么一說,夏耀心里的驚喜有些變味兒,也忒大方點了吧?往好了想那是開明,往不好了想不就是不在乎我么?都說孩子的生日是母親的難日,你起碼得尊重一下自己的“勞動成果”吧?

“媽,今天這么特殊的日子,您就別讓自個受累了。”夏耀貼心勸慰。

夏母一臉茫然,“今天怎么特殊了?”

夏耀一甩手,得!敢情您都不記得這碼事!早知道一通電話了事,白瞎這么多工夫了!

從家里出來之后,夏耀落寞的一顆心瞬間得到治愈,您不把我當回事,有人不把我當回事!我們家大粽子肯定不會忘了這碼事!最起碼小蠟燭點著,小紅酒端著,還得有神秘大禮等著我。

想到這兒,夏耀心里這叫一個蕩漾,幸虧車有蓋,不然都能飄出去。

“過來了?”

袁縱開門的時候,表情和往常沒什么區別。

夏耀早就習以為常,我爺們兒無論遇到多大的事兒,都是一副從容有度、波瀾不驚的模樣。就稀罕他這副淡定勁兒,老酷了!

“飯菜準備好了么?”夏耀問。

袁縱說:“早就準備好了,你去看看還有沒有什么想吃的?”

夏耀一聽心里就沒了,那邊把日子忘了,這邊連飯菜都備好了,這就是差距啊!

興沖沖地走進廚房,看到一桌子的菜,眼神稍稍黯淡了幾分。沒有蠟燭、紅酒也就算了,爺們兒也不注重那種形式。但好歹是他的壽日,幾個雞蛋和一碗面條應該是有的吧?

“你沒煮雞蛋么?”夏耀問。

袁縱說:“你不是不愛吃雞蛋么?”

夏耀暗暗磨牙,行,我就當你是顧及我的喜好!

“那面條呢?為什么不吃面條?”

袁縱又說:“你想吃面條啊?那我去和面。”

“算了!”夏耀眼神黑幽幽的,“甭費事了,就吃米飯吧。”

頂著一張零下二十度的臉坐到飯桌旁,沒有紅酒烘托氣氛就算了,袁縱好歹拿出了一瓶白酒,爺們兒間喝點兒烈的更能烘托氣氛。可問題是袁縱壓根沒給夏耀倒,只是自己滿了以備后,就開始自顧自地吃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