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完結章

夏耀受不了袁縱滿口的酒味兒,等他躺好之后,端來刷牙杯給他刷牙。

袁縱真是喝高了,一點兒都不配合,夏耀剛給他刷了沒兩下,他就用大手掐攥住夏耀的后脖頸,使勁往自個的胸口按,獰笑著看夏耀掙扎撲騰。

“別尼瑪鬧了!!水要灑了!”

袁縱好半天才撒手,張口配合夏耀刷牙。

“臉往那邊側一下,張嘴,對,就這么張著別動……”

夏耀特別認真地清理著袁縱里里外外的牙齒,兩個眼珠隨著牙刷上下左右轉動,廉價就伏在袁縱的視線上方。袁縱灼熱的目光盯著他敲了一會兒,猛的一口逮了上去。

“我操……你丫親我一臉牙膏!”

袁縱還親,混合著酒味兒的牙膏親得夏耀滿臉都是。

“你再這么折騰我不管你了……啊——我操你大爺!你竟然敢咬我,我特么給你刷牙你還咬我,你是不是要造反啊??”

夏耀急赤白臉一通吼,袁縱就膩歪著他,怎么呵斥都無濟于事。最后夏耀使勁將腦袋從袁縱的手里掙脫,拼盡全身力氣將他按回床上。

“別鬧了,聽話。”夏耀用手擺正袁縱的頭,柔聲哄道:“寶寶,配合點兒。”

袁縱收回玩味的目光,躺得端端正正的。

我擦……原來這招兒對糙老爺們兒也管用啊!

袁縱再次睡著之后,夏耀給田嚴琦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一下那塊地。果然確有此事,不是袁縱故意編造的,而且這事還有點兒難辦,不是只言片語能解決的。

夏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現在已經沒心情去想什么生日、壽日的事,滿肚子都是袁縱將來的打算,越想越發愁,三更半夜做起來,呆呆地注視著袁縱的臉,抽了好幾顆煙,還是無法冷靜下來。

后來又將身體倒轉,頭朝下和袁縱摟抱在一起。

以前在美國住院的時候,兩個人就用這種姿勢睡過,當時夏耀怕袁縱的腳胡亂蹬踢,又不想讓他總被強制綁著,就頭朝下用胳膊困住他的小腿。

有一天晚上,夏耀睡得無意識,腦袋枕上了袁縱的腳踝,頭發絲鉆進了袁縱的腳趾縫里,那是袁縱的腳趾第一次有感覺。

現在也這么摟著,看著袁縱雖然已經康復了,但依舊異于常人的腳趾,心疼得不行。

以為搞了個爺們兒就可以一勞永逸了,結果替他操了這么多心!

而且你丫還把我生日給忘了!

夏耀越想越憋悶,恨不得把那些腳趾頭一個一個薅下來。后來壞心眼地將自個的腳塞進了袁縱的嘴里,卻被癢得迅速縮了回來,又塞進了袁縱敞開的睡袍領口。再把頭往袁縱的腳踝處一埋,就這么熬著熬著,終于熬到了天亮。

離上班還有一段時間,頂著兩個黑眼圈先回了趟家。

夏母每天早上都有看日期的習慣,安排近幾日的行程和掐算夏任重回家的日子。昨天把夏耀的壽日給忘了,今天總不能還想不起來吧?

夏耀回到家的時候,夏母正要出門。

靚麗的妝容畫著,時尚的小包挎著,一副要去相親的架勢。

“媽,您這么早出去干嘛去?”

夏母說:“去見朋友。”

夏耀不放心的問:“去見誰啊?男的女的?”

“你管得著么?”

夏耀急了,“我怎么管不著啊?您是我媽,我沒有權利干涉您,總有權利關心關心您吧?您這一天到晚往外跑,還弄得神神秘秘的,我能不擔心么?”

夏耀苦口婆心地說了一大堆,夏母就輕描淡寫地回了一句話。

“我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可能要很晚才回來。”說完,不顧夏耀的勸阻,徑直地上了一輛出租車。

夏耀看著出租車漸行漸遠,氣得直用腳踹墻,看來不僅是忘了自個的受案日,還尼瑪有點兒要拋夫棄兒的節奏啊!

回到警局,也一點兒祝福都沒收到,還惦記著袁縱的事,想趕緊把手頭的活兒忙完了,出去給袁縱跑動跑動。

結果越著急越踏實不下來,越踏實不下來外面越鬧騰。

一陣噼里啪啦的爆竹響傳到夏耀耳朵里,把他煩的夠嗆。

“我操!咱這不是禁止燃放爆竹么?”

小輝說:“人家新店開張。”

夏耀才不管開張不開張,影響他干活兒就不行!直接打開窗戶就對著外面一通罵:“傻b!鬧騰尼瑪什么?操!就沖你們這股子得瑟勁兒,開店也賺不著錢,賠死你們!2B!”

小輝撲哧一樂,“你這干嘛呢?人家找你惹你了?沒那么大仇吧?”

“他煩著爺了!!!”

夏耀繼續對著窗外咆哮。

尼瑪的,一堆糟心事,過個生日都這么憋屈!老子逮誰罵誰!活該你們倒霉!操!罵死你們!

結果,真有人回夏耀了。

“有本事你下來罵!!”

嘿!我這暴脾氣!夏耀拎著警棍就往外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