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特殊待遇

夏耀微斂雙目,“喲呵,你怎么過來了?”

“專程給你這位爺做飯來了。”王治水故意說。

夏耀知道王治水偷聽了剛才他和袁縱的對話,笑著調侃道:“你這是給我做飯來了還是當作料來了?”

“當作料?”王治水沒反應過來。

夏耀捶著袁縱的胸口哈哈大笑,好半天才爬起來。

王治水這才想起他那個“太太樂”的雅稱,呲牙獰目朝夏耀撲了過來。

袁縱知道夏耀也吃不了虧,就起身去廚房做飯了。

兩個人鬧了好一陣才說起正事。

“你這么晚過來,就是為了串門?”夏耀問。

王治水嘆了口氣,“讓人坑了。”

夏耀露出大快人心的表情,“你丫也有被坑的那天?還能有比你心眼兒還不好使的?”

“我這心眼兒算什么?也就糊弄糊弄你們哥倆。”

夏耀的臉嗖的一下就冷了,“你特么說誰笨呢?”

“哈哈哈……聽出來了?”王治水得瑟地笑。

夏耀看著他笑,等他笑完了,手指指門外。

“有多遠滾多遠。”

“別介,跟你鬧著玩呢。”王治水攥住夏耀的手一臉諂笑,“我真是有求于你。”

夏耀挺不耐煩,“那你倒是說啊,我這等半天了,磨磨嘰嘰的。”

王治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給夏耀詳細地敘述了一遍,夏耀聽完之后挺納悶,“你不是自己解決了么?還找我干什么?”

“表面上解決了,其實危機四伏啊!”

夏耀不好奇破壞王治水和宣大禹關系的幕后黑手是誰,也不好奇宣大禹知道真相會怎么想,他就好奇為什么有人企圖制造與王治水“偷情”的假象時,王治水會那么著急把人藏起來,又那么害怕宣大禹誤會。

“你們倆到底發展到哪步了?”這才是夏耀最關心的。

王治水大言不慚地說:“就……和你跟袁縱差不多了吧。”

夏耀嘴角一撇,“都到這份上了?”

“誒?我怎么覺得你很不樂意似的?”

王治水說這話的時候,袁縱正好端著面條往這邊走,腳步明顯頓了一下。

夏耀立馬還嘴,“我有什么不樂意的?你倆愛怎么好怎么好。”說著接過袁縱手里的面條碗,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王治水的小鼻子像狗一樣湊了過來,“真香啊!”

夏耀被他的饞樣兒逗樂了,“你要是吃你就自個去鍋里盛一碗,還有好多呢。”

“我不吃了,我不餓。”

袁縱剛一走,夏耀就不死心地壓低聲音問王治水,“你倆真好到那份上了?為什么上次我跟大禹說起你,他愛搭不理的,好像沒這回事似的。”

王治水強撐起一絲笑容,“那個……他那人就那樣,刀子嘴豆腐心,你啥時候聽他說過一句好聽的?一般來說,他不罵你就代表他很喜歡你,他要是能夸你兩句,那就已經愛到死去活來了。”

夏耀一臉鄙夷的表情,“真的假的?”

“反正我就這么認為的。”王治水自我感覺良好。

夏耀吃完一大碗面條又去廚房端了滿滿的一大碗出來,王治水看得直瞪眼,“你還吃?你晚上吃這么多消化得了么?”

夏耀說:“我白天出了一天任務,吃兩碗面條還多?”

“可那是白天啊!白天多大運動量啊!晚上……”

“晚上運動量也不小。”夏耀直接打斷王治水。

王治水神色一滯,跟著露出會意的壞笑,好吧,當我這話沒說。

袁縱洗完碗筷從廚房走出來,把一個袋子往王治水手里一扔,什么也沒說,直接走到門口拎起夏耀換下來的那雙鞋。

王治水一打開,里面是一些零食糕點,全是這里的師傅們做的。

“謝謝啊!”王治水笑得特開心。

夏耀探過頭一瞧,心里有點兒不是味兒,他倒不是摳門,哥們兒弟兄來著提點兒東西走是常事。問題是袁縱從沒主動給過誰,就算袁茹過來也是自己動手拿,怎么到了王治水這就有這種特殊待遇?

而且貌似不是第一次了。

王治水的大白腿是袁縱第一個發現的,王治水的電影發布會袁縱積極參加,王治水演的電影袁縱熱情捧場……越琢磨越不對勁啊!

夏耀正想著,王治水主動朝袁縱走了過去。

“你這干嘛呢?”問袁縱。

袁縱擺弄著夏耀的運動鞋,沉聲回到:“他這鞋底踩歪了,我給他墊一層皮墊。”

王治水眼珠子煞是稀罕地在袁縱的臉上轉,這萬能又貼心的爺們兒給我該有多好,再一看袁縱手里的那雙鞋,忍不住唏噓道:“還真夠歪的,怎么能穿成這樣?”

袁縱冷哼一聲,“他就長了一雙大歪腳。”

“靠!你丫不說自個摳門說我腳歪!”夏耀氣不忿,“我這鞋穿多長時間了?你要是給我買雙新鞋,我至于穿成這樣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