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敗事有余

夏耀扭頭一瞧,劍眉星目、明眸皓齒一個小伙子,看著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兒,一身的朝氣蓬勃。身后還跟著兩個人,年齡比他大了十幾歲,既不像朋友也不像父母,看到宣大禹也是一樣地點頭問好。

“宣總,你也在這?”

“宣總,真巧啊!”

宣大禹隨便朝他們擺擺手,就把頭轉向了夏耀。

夏耀的目光還在小俊男身上,錯開眼珠前注意到了他微妙的表情變化,還未讀出個所以然來就被宣大禹的話拉回了注意力。

“我們公司新簽的藝人,怎么樣?”

夏耀用筷子夾了一口涼菜,邊吃邊問:“經紀公司都有了,你真打算在這行久干了?”

“有資源、有人脈,撈錢快,我為什么不干?”宣大禹挺享受地咂了一口酒。

很快,那個小俊男連同他的助理和司機在旁邊的位置就坐,夏耀掃向他的時候,他朝夏耀露出一個無公害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被坑多了,夏耀現在對這種“友善”的笑容有種條件反射的抵觸。

“怎么這么巧?”夏耀隨口拋出一句。

宣大禹沒明白,“什么這么巧?”

“你來這吃飯,他也來這吃飯,全北京城這么多知名菜館,光是試吃也得試到明年才能碰上吧?”

宣大禹還沒說話,小俊男倒在旁邊開口了。

“我是經人介紹的,說這條路上的菜館各個地道,回頭客特多。”說著嘗了一口湯,不住地點頭,“嗯,果然名不虛傳,以后我也得常來,哈哈……”

敢情一直支棱著耳朵在旁邊聽著呢,夏耀略顯尷尬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現在小孩真不簡單,太會來事兒了,一句話就夸到點子上了。不過夏耀高興歸高興,心里還是明鏡似的,這孩子就是追著宣大禹過來的。

“你老看他干什么?”宣大禹用筷子敲了夏耀的腦門兒一下,“趕緊吃飯。”

夏耀埋頭扒拉兩口飯,突然想起正事還沒說。

“對了,咱剛才聊到哪了?”

宣大禹神色一滯,“剛才?哦……說到那小2B變魔術的事了,我跟你說,這事特神,也不知道是我昨天喝多了的原因還是什么,就瞧著那個人剛從門口走,就從柜子里冒出來了,你說邪乎不邪乎?”

宣大禹以為夏耀不知道,又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講了一遍,講到精彩之處,夏耀明顯聽到旁邊傳來筷子滑落砸碗的聲音,余光掃到一張鎮定自若的臉,巨大的違和感讓他禁不住起了疑心。

“我知道。”夏耀突然開口。

宣大禹詫異,“你知道?”

“王治水把這事告訴我了。”

夏耀說完這話,旁邊這位仁兄繼續若無其事地吃著菜,只不過緊緊卡在一起的腳腕兒,反復跟一盤菜較勁的種種跡象還是表明他跟這事有脫不開的干系。

“你相信他真有這個本事么?”夏耀問。

宣大禹說:“我不相信是不相信,可他確實變出來了啊!”

“其實這事吧,它是有內情的。”

宣大禹擰眉,“什么內情?”

夏耀故作深沉地醞釀了一會兒情緒,剛擺出一副認真又不顯做作的范兒,旁邊突然闖出的一句話就把這種氣氛破壞了。

“宣總我吃完了,再見。”小俊男起身特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宣大禹頭也不抬地說:“這么快啊?”

夏耀往旁邊桌子上一掃,剩下一大半飯菜,助理的那碗飯剛盛過來,還沒來得及動筷子,很明顯是急匆匆撤走的。

小俊男一伙人走后,夏耀試探性地夸了句,“這孩子不錯嘛。”

宣大禹自灌半杯酒,挺自豪的口吻說:“我看上的人能差得了么?美國加州大學電影學院畢業,精通三個國家語言,家世好、背景好又會來事兒,火是早晚的。”

宣大禹這么一說,夏耀心里有點兒底了,既然后臺這么穩,那么剛入行就整幺蛾子的事也不是干不出來。

“你剛才到底想跟我說什么啊?什么內情啊?”宣大禹又問。

夏耀剛醞釀好的認真態度又被這一個打岔給攪混了,重新調整情緒,將臉上的八卦表情收斂收斂,轉歸一副深沉的態度,很長一段時間才入戲。

“你倒是說啊!”宣大禹急了。

夏耀依舊不緊不慢的,“這事吧,不能催,一催就影響你正確的判斷了。”

“我能不著急么?你這磨磨嘰嘰的,我最膈應別人說話說一半了。”

宣大禹越是這樣,夏耀越不能急著說,生怕營造一種屈打成招或者敷衍搪塞的嫌疑。于是他越玩深沉宣大禹越著急,宣大禹越著急夏耀越不能開口。最后宣大禹灌了將近一瓶酒下去,眼珠都紅了,夏耀才鄭重其事地開口。

“其實這事吧……”

“你甭說了!”宣大禹一擺手,“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夏耀一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