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番外之玩大飭了

王治水假裝沒聽見,繼續悶頭鼓搗自個的東西。

宣大禹怒喝一聲,“你沒聽見我說的話么?滾!”

“沒聽見。”王治水輕晃晃三個字。

宣大禹猛的薅起王治水的衣領,想像以前那樣,一把將他扔到門外。可卻在王治水熾熱的目光望向他的一剎那,愣是下不去手了。最后將王治水甩到一米開外,把地上的這些“個人用品”扔出了窗外。

王治水說:“外面有風。”

“有風又怎么樣?正好把你這些惡心人的東西刮得遠遠的。”

“內褲上有咱倆心心相印的LOGO。”

憂患意識相當強烈的王治水去內衣店定制了一批內褲,俗得掉渣的一箭穿心圖形,里面印著他和宣大禹兩個人的名字,目的就是防止宣大禹把這些東西丟出去。

宣大禹給氣得夠嗆,當即指著窗外喝令道:“你給我一個個撿回來!”

“如果我出去撿,一會你不讓我進門了怎么辦?”

宣大禹冷著臉不說話。

王治水不知又哪根筋搭錯了,突然不怕死地躥到宣大禹面前,手擰著他繃得緊緊的面頰,笑著調侃道:“你吃醋發飆的樣兒真萌,尤其現在這個表情,對對對,瞪著我的,又愛又恨的,好有感覺……”

不料,百試不爽的耍賴加嬉皮笑臉的招數絲毫沒緩和氣氛,還讓宣大禹的態度陡然轉硬,拎著王治水的領口就往門口拖。

“不用撿了,愛飄哪飄哪去,丟人現眼我認了,總之別再讓我看見你……”

王治水被推搡到門口才露出急切的表情,一條腿死死卡在門縫處,不死心地追問:“為什么啊?你總得給我個理由啊!”

“要什么理由啊?我特么煩你、惡心你,就想轟你走!”

王治水突然一副受傷的表情,語氣從未有過的認真,“宣大禹我告訴你,惡心這個詞別瞎用,真的,尤其對于一個愛你的人。”

宣大禹不怕王治水嬉皮笑臉,就怕他忽然認真那么一下子,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少特么扯淡!就你丫干出的這點兒事,我說惡心都抬舉你了。”

王治水急了,“我干什么?我要是真跟他有一腿,犯得上到家里冒險么?再說了,那貨什么樣你也瞧見了,我特么放著高富帥不珍惜,跟一個膀大腰圓的有婦之夫瞎搞什么?你用屁眼想也應該能想到我被人黑了啊!”

宣大禹冷哼一聲,“我的屁眼沒那么本事!”說著又把王治水往外推。

王治水硬的不行來軟的,腦門被夾出深深的大印子,可憐巴巴地問:“你真不要我了啊?我都把這當成自個的家了。”

宣大禹眼神明顯松動,但嘴上依舊不饒人,“我沒把你當家人。”

王治水繼續磨人,“別不要我,天這么黑,我一個人在外面帶著害怕,我……”

“少特么提你奶奶!”宣大禹冷聲打斷,“回回提你奶奶,你奶奶是因為我上的吊啊?!”

王治水不說話了,眼淚汪汪地瞧著宣大禹。

宣大禹發現了,不讓王治水繼續當演員真是屈才了,這一出一出的,真特么讓人招架不住。心里剛有點兒不落忍,手機就響了。

“宣總啊,哈哈哈……我是王維,我想跟你聊聊王治水上我們節目的事,沒打擾到你休息吧?我為這事也……”

宣大禹的臉噌的一下就黑了,“不上了!”直接講電話掛斷。

王治水試探性地問:“他還想讓我上他的節目?”

“是,從沒見一個編導對一個半紅不紅的小嘉賓這么上心過!!!”宣大禹再無半點兒惻隱之心,直接一巴掌將王治水揮出門外。

王治水咬牙切齒,這電話來的,未免太是時候了吧?悻悻地將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撿起來,重新裝進包里,沒好氣地在門上踹了一腳。

“這可是你讓我走的,你丫別后悔!”

宣大禹都沒往外面瞧一眼,王治水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半夜一點多鐘,宣大禹迷迷糊糊醒了,大腿習慣性地朝旁邊跨去,結果騎了個空,“人肉大抱枕”不見了,就剩下冷冰冰的被單。宣大禹的手在上面摩挲一陣,突然直起身體,仰靠在床頭,點起一顆煙。

五個小時過去了,心中的怒火一旦熄滅,可怕的習慣后遺癥又會冒出來。

王治水在這張床上睡了多久?三個月?五個月?大半年?……對于他和夏耀的過往,宣大禹一直如數家珍般地印刻在心底。而對于王治水,宣大禹只知道他們一起生活了很久,久到王治水的東西一旦被清理出去,整個房間都會變得空空蕩蕩的。

宣大禹現在想想王治水剛才說的那番話,好像有點兒道理,如果他真要偷情,犯不上偷到家里來,偷到宣大禹的眼皮底下。

平時兩個人有個小吵小鬧實屬正常,宣大禹也沒少撂狠話,可王治水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死粘死粘的,怎么轟都轟不走。今兒貌似踹出門就沒動靜了,難道真是誤會他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